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血宇星罗 > 驱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进了房间,找见了一个由一条条白色布条裹着的东西,这就是师傅所说的剑了。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开,但刚要用手去撕开这些布条时,发现怎么使劲也撕不烂。然而我想要找到这布条的源头,从源头出将它解开,事实是我办不到。这完全就是一整条环装的布。

    我把木条全部剪烂后,又一层层的剥去它上面的烂布条,一个十分圆滑的剑柄露了出来,丝毫都不会有粗糙与刮手的感觉,让人握上去十分舒适。它上面用黄色的符纸贴满了,我扒下符条,一把深红棕色的木剑展现在我面前,它的红犹如鲜血浸染,光滑犹如剔去肉的骨。我带着好奇心,褪去了遮住剑面的那部分布条,又是同剑柄一样的贴满了符条。我摘掉后,发现这个的剑尖缺了一部分,看上去十分不和谐,但剑还是与柄一样都是深红棕色,刃也十分锋利。我不禁皱眉心中,这老师傅也是坑徒弟呀,给把剑还是个瑕疵品。

    我也不顾及那么多了,拿起剑挥了起来,在我正高兴这剑的顺手时,意外出现了,我竟把房间的花给削了下来,我感叹花的可怜时又对剑的锋利再次震惊了。这可是把木头的呀,要是铁的,那真是削铁如泥了。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练练这剑法了,毕竟有把剑,不用白不用,说不定以后有了剑就能把恶鬼一刀削岂不是美哉。想着想着我就已经进入了,边看书边照书上描述的姿势拿剑,我多练了这个甩剑的姿势与收剑的姿势,就又看起了符咒的画法,我对照着书上的驱鬼符拿出了一张师傅给的符纸,书上说必须用朱砂写或者是血液,这给我出了一个难题,谁没事会给自己放血?这不是找虐?我无奈的左想右想,最终下定决心还是用自己的血吧,万一再遇到鬼可不是留点血就能解决的。

    我用木剑划破右手的食指,以瓢画葫的花了个样子,与书上一对比,哇呀呀,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是驱鬼符。我看到避鬼咒,准备再给自己放回血时,一个电话铃如震魂曲一样,吓得我一个手抖划深了手指,我赶紧捏住了伤口,用多余的手机按了接听键,怒道:“谁呀?啊~是云洛伊呀,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哦,好的我马上到。”

    我立马拿起写好的符纸带上了桃木剑,就开车前往云洛伊所说的云氏集团了,停好车后,我看了看桃木剑觉得太显眼了,就放在了后座上了。来到云洛伊的办公室后,看到有一个中年大胖子坐在云洛伊的对面,旁边还有俩个点烟的随从。云洛伊看见我来后,就对我点点头示意我坐下,只见那大胖子手一拍椅子冷笑道:“云小妞,我的人在你这发了疯,还说跟你没关系,你倒是会撇,再不给个说法,嘿嘿,那就别怪我了”说吧那胖纸盯着云姑娘的胸部漏出来邪恶的笑容。云洛伊说捏着眉心问道:“你想怎么办?”只见那胖子立起了三根带这大蓝宝石的手指甩了甩,冷笑道:“嘿嘿,起码得这个数!”云洛伊里面站起来双手拍桌子怒道:“你这是敲诈,信不信我去法院告你!”只见那胖子对后面拍了俩下手笑道:“好啊!张律师你可听清了?”只见从后面走出一个中年男子,梳着大背头,穿着一袭墨色西装。那男子低着头对那胖子说:“王老板,我已经把他们强词夺理,歪曲事实的话录下来了!”

    云洛伊像失去骨头一样的,倒在椅子上有气无力的问道:“能不能换个条件,三亿我办不到!”只见那胖子看着云洛伊舔了舔嘴唇大笑道:“哈哈哈,云老板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钱没有咱们可以换个条件,不如今晚云老板陪我一夜良宵如何?”我头上的青筋暴起的怒道:“死胖子警告你,放尊重点点”那胖子猥琐笑容的脸一僵,缓缓扭向我,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冷道:“哼,哪来的黄毛小子,没长眼睛不知道我是谁吗?”我故作洋腔道:“我可不认识地痞流氓!”只见那胖子气的抖着手指着我对旁边的随从说:“给我宰了他,快!给我宰了他!”见那几个下手从上衣内兜掏出了一把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冷笑着朝我走来。我一摸后兜,想起来符纸只对鬼有用对人它就是纸,我心下凉了半截,步步后退以保持距离,只听到旁边云洛伊怒道:“住手,这里还轮不到你们撒野,王玉龙不想以后和我们交恶,就让你的手下住手!”那胖子笑嘻嘻道:“既然是云老板的要求,那就住手吧!”只见他对着旁边随从的头子使了个颜色后,那些随从都退回到了原位,我僵着身体,喘着粗气。

    云洛伊把我倒带了外面怒道:“我叫你来是想办法的,不是来打架的,竟给我添乱。”我刚想反驳一下,想了想也是自己刚刚从动了,就问道:“那个疯的人是怎么了?”只见她摇了摇头叹气道:“我也不知道,刚让他去把地下停车库的车去出来,但他进去后就跟疯子一样,见人就咬”我问道:“可否让我看一看那人?”云洛伊苦笑道:“看了也是白看”我依旧是要求看看那人,无奈之下云洛伊带着我回去对王玉龙说道:“我要看看那个疯子 ,让人带路!”在那个随从头子带路下,我们一群人来到了公司的医务处,只见一个被五花大绑嘴也被胶纸封着的年轻人,我上前打算仔细瞧一瞧,谁想到刚蹲下,那人立马冲着我咬,吓得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站了起来对他们说道:“可否把他控制起来?”那王玉龙对着随从打了个手势,三个大汉就把疯人控制的死死的。

    我从后兜里摸出了写好的驱鬼符,对着那疯人的额头一贴念道:“邪灵退散,神庇生人。无极借法,驱鬼!”只见那人挣扎的更加的剧烈,那三个人眼看就要制不住他了,又有两个帮手去控制住了那人的下半身,我被这人剧烈的反应感到震惊,他身体已经被鬼给占据了。我立马不管这一群傻眼看我往外跑的人,我到了地下车库,从后座拿了那把深红棕色的桃木剑又急忙跑回到了医务室,我把另一张黄符掏出,按照之前画的那样,有画了一张,毕竟我以前可是艺术生画和记个东西都不是事。

    我对那几个随从说道:“把他嘴掰开!”我看了他们半天发现没人听我说话,只见那王玉龙对手下说道:“掰…掰开!”我把符纸握成团塞进他的嘴里,用剑在他的手心里划了个十字迅速收剑,这就是我今天练的剑法配合这完没的收势,简直有牛皮老道的风范,我看那疯子挣扎愈来愈厉害,就赶紧念道:“邪灵退散,神庇生人。无极借法,驱鬼。”只见那人满脸青筋暴起怒吼,一个小黑影冲他的身体里窜出,我口袋里一下鼓动,有一个黑影窜出,瞬间吃了那道黑影,那女鬼浑身不在那么暗淡了,对着我舔了舔嘴角又钻回了瓶子,我被她诡异的一幕吓傻眼了,这不就是之前差点要我命的女鬼吗,要死刚刚冲我攻击我恐怕也难逃一死。

    我被众人喊道:“你醒了?有没有感觉哪来不舒服?”只见那几个随从对着这个青年关切问了起来,那个打手头子激动的说道:“大哥可有感觉哪里有不适应的地方?”那青年面如菜色的摇摇头。云洛伊把我拉到一边好奇的问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这回多谢你帮我的忙了!刚才的话别往心里去。”我头有点轻微的眩晕笑道:“你别怪我就行!”那王云龙对着那个打手头子说:“带着雷子回去,好好照顾你们大哥!”

    只见他们匆匆抬着叫雷子的青年离开了,我有点抵不住眩晕蹲了下来,云洛伊把我扶起来柔声的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摆摆手说:“没事,就是有点累了。”她搀扶着我走到地下车库,还没到车子傍边,尽然被围了!我冷笑道:“有什么冲我来,让她走!”我把云洛伊护在身后,头因为晕眩使我忍不住摇摇头试图提神,云洛伊大喊道:“你们…你们在过来,我就喊人了!这可是云氏集团”

    我看见他们围的还不算严实,就立刻冲着缺口出刺去,我并不是为了刺人,而是为了让这个缺口更大一些,眼看他们闪了,我立马把云洛伊推了出去,只见她还傻傻的站在那看我,我怒吼道:“跑啊!”只见有人要转身去围云洛伊,我立马把那个人扑倒在地,只见云洛伊跑的不见后,我背后一整撕裂的疼痛传来,我扭头看去,发现白惨惨的刀子已经扎在了我的背上,那刀子又顺势被拉了出来,只见那血槽里的血滴答!滴答!的掉在地上。伤口的痛楚让我头脑瞬间清醒,因为刀进刀出的太快,我连痛的喊都没来的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