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之魔道小娘子 > 第一百二十六章吃干抹净

第一百二十六章吃干抹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甚至有点不敢看江眠的眼,只能在床下,隔了些许距离说道:“江眠,我俩都喝醉了,所以……昨晚上的事当做都没得发生过好吗。”

    本有些几分愧疚的江眠闻言怒气上了心头,他几乎后瞪着降火俸,一字一句道:“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降火俸,你白白睡了我江眠,吃干抹净后一句喝醉了就能将所有的责任脱的一干二净了吗。别忘记了当初我经历过什么,对你,我下了多大了决心。”

    降火俸站在地上,未穿鞋的白嫩脚趾都曲了起来,一向清冷的他,面上慌乱无比,看样子着实不知该如何了。

    江眠蓦的心脏一痛,他恨了恨心,道:“降火俸事已至此,我们都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你……”

    江眠也半起了身子,*着上半身,离降火俸算不得多远,他伸直了胳膊抱住降火俸瘦弱的腰肢,颤着声音道:“陪着我,就行。”

    …………

    中午时分渐渐都起了床,洗漱好一通后,余鸢老远便听得楼下热闹的厉害,隐约还有几句庆贺或是叹气,和当时赌石那天如出一辙。

    他对收拾房间的叶清之随意说了两句便跑着去了楼下。总归温阮还未下来,吃不得饭,找点事做也是不错。

    阿悄手里惦着一蓝色包裹,纷不停从里面拿出一块连着一块青苔满布的石块放在桌上。

    老板,小二,客栈所有的人堵在一起将阿悄围了起来,盯着桌上那几块石头低声不知说些什么。

    “唉唉唉,我赌是个二级宝石夜询王爷赢。”

    “切,老子压二十个,百分百夜询王爷赢。”

    阿悄静静听着,一下将袋子里的宝石尽数倒在桌上,冷声道:“三十个紫色宝石,我赌我家主子赢。”

    几人都被阿悄这豪大的手气怔住了,紫色宝石啊,上号的二级宝石,虽不得蓝色宝石那般珍贵,倒也只是若了三分,在寻常人家中算是宝了。

    老板盯着桌上那价值不菲的宝石看,惊讶道:“我说阿悄少将,虽说四皇子孟勇善战,可到底离开奈何桥多年,赌石赌的是两分昨日,七分实力,一分眼里力。夜询皇子这些年在奈何桥这里可是出了名的神机妙算,片片不会得失太多,开石最起码也是二级。你这,可别因为这次夜询王爷与四皇子对战,脑子一热下了这么大赌码。”

    另一位小厮也道:“老板说的极为有理,阿悄少将,这些宝石怕不得也是你所有家产了吧。”

    面对所有人怀疑,劝导,不相信的讽刺。阿悄很淡然,眉头都未皱一下可看出他并未将这些怀疑的话听进去。

    余鸢站在楼梯口听到现在,听得迷迷糊糊,恰好老板向这望来,冲余鸢招着手。

    余鸢回个微笑,小心翼翼的下了楼梯。

    老板笑着道:“这位姑娘赌谁赢?”

    余鸢迷茫道:“我也听了不少,恕我直言,未听懂多少。”

    老板哈哈一笑,道:“对了对了,忘记姑娘你是外来的了。是这样,前两日在下应该说过这几日奈何桥会热闹起来。”

    余鸢点点头。

    老板指着桌上的还未开光的宝石,继续道:“明日晚上便是赌石大会,所有奈何桥的人都会前去观看,无论懂与否,不参加也可,去了便行。因真正进入最后缓解的寥寥无几,近日便已开始筛选了,淘汰了不少曾也挺厉害的赌石高手,连着王书人都差点被后辈挤掉,你说吓人不吓人。现在的年轻人啊越发猛了,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一块宝石最起码要观个两三天,青苔,纹路,连着寿命,一一算齐后才可将其定价,可麻烦了。”

    老板说的偏离了主题,且越说越起劲,余鸢尴尬的笑着,小厮和阿悄终是不忍继续听下去的轻咳一声,打断了老板的徐徐光辉事迹。

    小厮他心里不禁道:若是当年真有这么厉害,何必现在开个这么破旧的客栈,收入微薄,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吹牛有吹牛的发,在外人面前吹吹也就算了,还偏偏当着他们几个晓得内情的人面前,这就有点忍不下去了。

    老板嘿嘿一笑,摸了摸下巴的两撮小胡子,说道:“这次去边疆打战多年的四皇子回来,也参加了这次赌石大会。真没想到离开奈何桥这么多年了,四皇子懂的不少啊,真是一匹黑马啊,力压王书人不说,一路斩杀无数在奈何桥算是德高望重的老者,没有一次失误过,直直逼向夜询王爷蝉联了三年的宝座。”

    小厮接着话道:“明上说是所有人都有可能,这次约摸都晓得真正较量的只有夜询王爷和四皇子了。其他的人啊不过都是个陪衬罢了。”

    阿悄横了眉,道:“所以,我为什么不可赌我家主子赢。”

    老板道:“阿悄少将,这不是同理之话,四皇子固然厉害,一路斩马杀敌,十成九赢,一眼便可辨出二级灵石,可要比寻常有了三四十岁的男子要有天赋的多,可询王爷在奈何桥的威名你可知道多少。”

    沉默片刻,阿悄抿着唇道:“英勇善战,文韬武略堪称灵川国前三,最爱游玩山水,与人赛文,赌石天赋极高。”

    小厮发出一声轻笑,阿悄斜着眼看他。小厮忙捂住嘴,身份高低在此,这般便是愉悦了礼仪。他忙轻扇了自己一巴掌,赔罪道:“小的该死,小的该死。”

    阿悄略冷,因不止小厮,连着老板也是轻笑不语,显然是觉得阿悄这番话是个笑话。

    余鸢心里也颇有了几分疑问,她所了解和知道的与阿悄所言无差,但看老板二人的反应明着这话不对,或许这些只是冰山一角,皮毛都算不上,却让阿悄当成了全部信之,心里颇觉好笑。

    她在一旁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挑眉道:“老板这话的意思,询王爷的威名不止如此啊。我这初来乍到的很多事情不明不白的,老板若是有时间,有雅兴,不如上两道小菜,摆一壶好酒好好畅聊一番。”

    余鸢几句待着玩笑的话适合适宜的到处,老板暗暗冲她竖起了拇指,笑容也多了几分爽朗之气:“姑娘好话,今儿午饭在下在这明着给姑娘免单了,随意吃,我这饭菜虽没有宫里的精致,但味道后我敢保证绝对不输一分一毫,绝对让姑娘满意。”

    余鸢道:“那可不,昨天吃着就挺好。只是,老板,别扯开话题啊,我想问的和想象知道的不止这些呢。”

    她眉头冲阿悄高挑,道::“对吧,阿悄少将。”

    阿悄抿着唇一言不发,但目光却是紧紧盯着老板,意思不可言说。

    老板讪讪后笑了两声,挠着头道:“也怪不得同为皇室中人,阿悄少将不知,约摸四皇子也是不晓得的,只有上年参加赌石大会进去前十的人才知。赌石大会远远不止赌石那么简单,可以说是赌命。”

    余鸢错愕道:“命……”

    小厮道:“可不,要不然灵川国这里怎么会被称之为奈何桥。姑娘,你也别逼我们家老板了,这些事说不得。”

    内幕不少啊。余鸢撇撇嘴,道:“不可说,前十得知,你家老板怎知这么多?”

    老板虽喜才人,自己赌石看着却是一般的,莫说夜溧,怕是连前十都未进,只在第一轮就被淘汰的王书人都比不过。又谈何知晓前十名才可晓得的秘密。

    提起,老板脸色猛然苍白了几分,哆嗦着唇角,欲言又止。

    小厮许是不忍见自家老板这模样,摊开手,洒脱道:“不说兮颜姑娘,怕是阿悄少将都不晓得,从前奈何桥这有位赌石十分有天赋的农家女子,名唤莺歌。在为数不多家贫中,她是唯一一个上了前十的女子,固之被称为千年一遇的天才,再后赌石大会结束之际她随着十位天赋极高的人进了奈何桥。出来后,心情低落,那几日郁郁寡欢,家里种的庄家也不问了,整日埋头喝醉,又没钱,她又不肯帮人看石,那里有钱整日游手好闲,只有我家老板人好,管她米酒。一次喝醉,那女子发疯似的在这里说奈何桥什么都是骗人的,那里根本不是公平公正的赌石大会,那是命啊,一步一条命。”

    说着小厮自己也忍不住全身打了个寒颤,看样子当年的事的的确确亲眼目睹过,那名唤莺歌的女子怕便是说的远远不止这些。

    余鸢未说什么,倒是阿悄接着问道:“后来,莺歌呢?”

    “死……死了。”小厮一字一句道:“第二天尸体就在客栈门口趴着,头都断了半个,眼睛瞪的老大,身体没一块好的地方,锁骨处的锁骨乃至胸口都被人挖去,死相极惨。”

    老板惨着脸道:“传说是招惹了鬼物,缠死而至,她家人都不愿认她,尸体在我可笑门口又不好一直摆放,我便买了个凉席,草草将莺歌安葬了。”

    余鸢听得颇有几分不舒服,道:“谁杀的你们可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