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渡江湖否之江中梅雪 > (六十九)少年名利牵牵引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先生。”薄霏慢慢走过来,冷冷一笑,道:“不知道此刻你心中作何感想……”

    “她到底是风鸢呢,还是不是风鸢呢?”

    高不落刹那站起,薄霏再看向他时,他的刀已经抵在薄霏的脖子上了。

    “为什么杀她?”高不落侧着身子,垂着头,没有看他,通红的眼眶里,泪水轻轻的流动,“唰”的掉出来。

    “你还想杀我吗?”薄霏心惊胆战的看着高不落……

    “能对抗柔山六剑士的人物……”高不落抬起头,看向薄霏,见他还欲张嘴,轻轻一动手,他的喉咙就被割破了。

    几个小厮屁滚尿流的逃走了,林子里又恢复了寂静,他站在那,背影苍凉,如是落叶,一吹便飞,如是云彩,一挥就乌有……

    “则袖……”浦玉敲了敲则袖的门。

    他听到脚步声渐近,接着,门就被打开了。

    “进吧。”则袖转过身,让夏浦玉进来。

    夏浦玉坐下来,看着则袖把帘子拉起来,舀上茶水,坐在他对面,没有说话。

    “你信白匙的话吗?”则袖突然发问。

    夏浦玉看向他,掂量了几分言语,道:“我信不信有什么用……”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又看向则袖:“你不去找找吗,起码试试。”

    则袖仰身躺下,然后枕着臂膀:“不知道……”

    “竹子则袖的妻子,因无法承受酷刑归顺彼阎洞。”则袖苦笑了一声,又接着说:“今后记事先生要怎么写葛氏后人,怎么写我,怎么写竹子塘?”

    “……”夏浦玉没有再说话。则袖说的确有道理。如若此刻则袖还站在墨锵锵一边,反而叫人伸出小指来比划他。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被女子左右?如此女子,也要玷污了樊氏葛氏……

    如今则袖能为墨锵锵保留的情面是不予休书。四下风言风语已经起来。他万不可往星汉平原多踏一步,无论是几分几寸,他不是孤零零一个人,牵扯着一个家族与一个门派的名声。

    只是如此一来,墨锵锵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颜面扫地,无法立人。孤身一人在彼阎洞承受着。如若白匙说的话是假的,则袖便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墨锵锵这辈子,又如何面对世人……

    旁人信得是白匙的真,则袖信得,是旁人的全部目光眼神,谁会信那一丝的假,则袖会信,但他有心无力。还有一个人会信,就是老不阚。

    大概二更,夏浦玉离开了则袖的屋子。他在廊子上走着,看了看廊子外的天色,轻轻叹了口气。此次前来,他的目的,就是要证明自己还活着,却没想到引来那么多纷争。不老莺芳死了,霜满夜死了,白钏也死了,高不落又不知去向。不到两个时辰,生死决绝,新仇旧恨。此后妙春堂与彼阎洞,半惹囚与月后山庄……

    他看到自己房门口站着一个人,穿着浅海蓝色衣裳的衣裳,眼睛上缠着一层纱布……

    是宋鸿春。

    “鸿春?”夏浦玉歪歪头,见宋鸿春扭过来头。

    她只能听见他一步步靠近自己,紧接着,她又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如同雷声一样大,一样波动。

    “你为什么还活着?”她的语气极其冰冷,甚至有些不甘,甚至愤怒,或许愤怒里还有悔恨,似乎还有胆怯,她何时这样和他说过话。

    “说什么呢?”夏浦玉笑笑,可他听的明明白白,那语气里带着针,带着刺。

    “我在竹屋等了你三天你没回来,我回到了玲门你没回来,我刺瞎自己的眼睛你没回来,如今你回来干嘛?”她的泪从纱布下流出来,她的声音颤抖着,如同火在她的喉咙烧着,如果可以,她一定会痛的吼出来,可她压抑着,显得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一样。

    “你不想叫我活着吗?”夏浦玉看着她,学着她的语气,说。

    “你现在活着还有什么用……”她冷笑一声:“我又看不见你。”

    夏浦玉皱着眉一歪头,满心的疑惑:“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我活着只为叫你看到吗?”

    “对啊,你夏浦玉,是为了谁活呢?”宋鸿春又是冷冷一笑:“为了江湖?为了忠义?为了江岸冬吧?她确实很厉害,那么会等……”

    她顿了一下,抬抬眉毛:“会等你,会等消息,还会等死。”她扭过头去,找着来时的感觉离开了。

    夏浦玉眉头之间锁的很紧,宋鸿春的话像是一个锥子一样扎在他心里。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但无人可否认,江岸冬等到人,等到消息以后,如若江湖还没有被平定下来,她的命运与江雪斋一样,都是等着死。江雪斋不行了,可江湖还那么动乱,她还能守多久?他还能守着她多久?

    他推门走进屋子,又轻轻从背后关上了门。

    烛还未点,又突然走了出来,直直的看着廊子外的院子。

    拱门处站着一个男人,头发在背上散着,清风轻轻的吹开他的头发,看到他一下巴的胡子,却看不见其他的五官,因为他沉沉的低着头。

    他手里拿着一把剑,腰上带着一个荷包。

    “又来杀我?”夏浦玉皱皱眉头,无奈道。

    “为何不去找她?”

    夏浦玉没有再说话,依旧看着他,额带在头后轻轻的飘着。

    接着,易君就离开了,走入夜色里。

    他只是来提醒夏浦玉一句,还有个人在等他。

    第二天清晨,就见清牧师父急急忙忙的穿堂而过,风风火火的往则袖屋子走去。

    夏浦玉听见动静,立刻走出屋,穿上鞋子,往则袖屋门看去。

    “则袖!”清牧师父推开门,见则袖正往门口走。

    “怎么了?”则袖看着清牧师父一脸的不安。

    “你岳父……昨夜连夜去彼阎洞了!”清牧师父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了神色一怔的则袖。

    恕老夫教女无方。先生无法寻妻,老夫自当寻子,子善,也是朽之子,子丑,也是朽之子,不与先生为难,此去彼阎洞,履为父之责。

    则袖双手一颤,立刻冲出屋去,往正堂走。

    “怎么办啊?”锦声看向鬼见怜,鬼见怜摇摇头,等待几人前来。

    则袖走到此行了礼,就要往外走,一下被赶上来的清牧师父拦住:“你要干嘛去?”

    “岳父与锵锵都在彼阎洞,你说我干嘛去?”则袖急恼的说。

    清牧师父,甩甩袖子,斥道:“不准!”

    “此去,你八成连墨锵锵的面都见不到,就要死在那了!”

    则袖扭头看着她:“难不成,我就能看着我岳父去赴死吗?”

    高荀冷冷一笑,道:“一个叛女,则袖先生哪来的责当去施舍那个善心……”

    “对啊,都已经叛变了,也不避嫌。”锦声身后一个小姑娘低声嘟囔,一下就被锦声听到了。受了锦声一记白眼,吓得立刻闭眼了。

    则袖慢慢展开手里的明竹扇,看了好久,一动不动的看。接着就见他眼眶红起来,突然甩手,扇子就借手劲飞了出去,削入石柱足足一尺,石柱残处碎石沉沉的摔在地上,碎成粉末。

    扇子上的竹叶如同鸟雀背上的羽翼一样明亮,三两只鸟雀站在梅枝上,红梅要败了,大多都败了。再过段日子冰雪融化,姹紫嫣红,春天就能来了。这年冬天太长了,气候又冷,这都已经立春了,江岸冬也没见门口的雪化得多快,淞江边水洼里的冰也没融尽,几只麻雀站在门口那一片化了雪的空地中央跳来跳去的。

    江岸冬坐在门口,身上盖着毯子,看着江上,偶尔飘过一只小船,树影稀疏中,日光慢慢透出来,顿时浑身懒洋洋的。等她再睁开眼时,已经过了中午了。

    她活动活动肩膀,就见江边有人上了岸。就仔细瞧了瞧。再走近些,那人竟然是直径走过来的。

    她心里突然打起鼓来,掀开毯子,缓缓站起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