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渡江湖否之江中梅雪 > (六十)断崖下脱尘不为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念……”鬼见怜安抚住江岸冬道:“你是晚生,但我还要说你。你与林琰相比,你的才德,你的武艺,只能胜过林琰甚至与林商有一比,何苦屈于林琰之下做仆从,若是你想的开,想必能还风雨阁乃至江湖一个安宁。”

    “僭越之事,晚生做不来。”

    “那你只能一辈子卑躬屈膝的,将来林琰死了,你还要继续做奴效忠下任阁主,你的子孙都要如你一样做这奴才。”鬼见怜白林念一眼,将事实摆在林念面前。

    “如若他听劝,哪还有那些是非作乱……”江岸冬嘟囔。

    林念突然站起,拱手行辞礼。

    礼罢又道:“几日后会在梨麟坊开武林盟主更迭大会,还望前辈前来。”

    “什么?!”

    门外雨声渐沸,林叶被打的声声繁脆,风声萧瑟,人影已旧,茶温炉凉。

    “更迭……谁下的命令?”江岸冬站起身。

    “白匙对外讲武林盟主已死,需要新选盟主,规则,与上次依旧,玲门拿着光天书,优势很大。”

    江岸冬看着林念离开,扭头对鬼见怜道:“浦玉哥哥生死未下定论,况且,我们都没有收到请柬。”

    鬼见怜站起身踱了两步道:“应当是……只与几大门派邀请,并不打算与我们对抗。”

    果然,这次大会收到请柬的有彼阎洞,风雨阁,玲门,半惹囚以及其他各山门派,唯独没有妙春堂,鬼冥洞,江雪斋。意图是相当明显的。

    “那怎么办?”江岸冬看向鬼见怜。

    鬼见怜低低头,看向门外:“看来,我只能跑一趟黄泉谷了。”

    “则袖在妙春堂吗?”江岸冬又问。

    “应该吧。锵锵被抓走后他整个人都看起来十分颓丧……”鬼见怜轻叹口气。

    “他……不曾寻过锵锵?”

    “应当吧,重伤初愈,况且,浦玉还出了这种事……”

    江岸冬看着门外漆黑喧闹的雨夜,风声仓皇,波浪滚滚。

    浦玉就坐在竹屋门口,看着屋外的雨,抱着膝盖,无奈的叹口气。

    “怎么回事,唉声叹气的?”柳莫笑走过来,侧坐在他旁边。

    “这断崖之下是真的好,若是能在此生存,倒是不错。”

    “可是呢,崖上还有那么多事等着你,对不对?”

    浦玉看着柳莫笑,低低眸子,点点头。

    “有的东西啊……”柳莫笑将手放在浦玉肩上:“就是宿命。但活的潇洒贞义与否,还看你自己。”

    “不过……柳大侠……”浦玉看向柳莫笑:“妙春堂的各位前辈都在等您回去啊,而且,我师父的冤屈……”

    柳莫笑笑着将手放在膝盖上:“这我知道。待我书信一封,等你回去的时候捎去就好。”

    “前辈也想叫我回去?”

    “人不能松懈惯了,瞧瞧我与东方,就知道这松懈的坏处。”柳莫笑说罢,站起身,又接着说:“不如,我教你几招。”

    说罢,柳莫笑从旁边挂着的剑鞘中拔出剑来。一个腾跃,就在雨中站立。

    “前辈!”夏浦玉连忙站起。

    “记住,脚步身影,不能因外界而乱。”说罢,剑身劈空而出。挽了一个剑花,反身冲去。剑法潇洒轻盈,宛如此剑为纱,为缎,却又有刃,有力。自当是操控自如,方得此感。有种醉仙舞剑而人正剑稳之意。

    虽然风斜雨骤,寒气侵骨,却四处可见阳气围身,正刚之力护体,衣袂不因雨垂,发丝不因雨坠。

    这便不像是试剑教子了,倒像是舞。挽剑收尾站立,当是舞毕。

    柳莫笑拾起身旁的一根树枝,走上来递给夏浦玉:“试试吧。”

    夏浦玉走到雨中。运气而出。柳莫笑说过,剑,与棍用法相同,融会贯通一切都可。

    “若是剑,棍,连树枝你都能上手,今后,你也不怕什么了。明日早晨,若是能成,就离开,不能成,就继续待着吧!”柳莫笑语罢,就冻得哆哆嗦嗦的进屋换衣服去了。

    夏浦玉将柳莫笑的一步,一招都记在心中。一丝不出差错的练。从下午,到晚上,从晚上到夜里,等到风止,等到雨停,他始终得不到境界,练不到骨子里。偶尔手中的树枝还会掉落。

    他累的一下坐在地上,垂下头去……

    成局子看着夏浦玉的背影,与也来凑热闹的东方云倾道:“二哥是不是要求太高了?”

    东方云倾微微笑着摇头:“不。这小子有这个本事。只是他的肩太重,真的有莫笑那样的乘化之感,确实难。”

    “乘化,天星照的人可是天生就有的。”

    “别高估他们。你若是想开了,拿上拂尘,张口闭口无量天尊,你也行。”东方云倾笑着点点成局子的头,转身离开了。

    夏浦玉坐在地上,头埋在怀里,始终不抬头……

    乘化,脱俗,潇洒,他何尝不愿如此。可……他是夏浦玉,他有太多的使命。夏葛两家已是几百人,还有师父,前辈,亲人,朋友,还有她的期望,整个江湖正义侠客的期望,所有的恶人贼子都在看他的笑话,都等着他死在泥潭里,然后继续为非作歹……他如何放松,如何乘化,如何潇洒……无责任时,他是父亲肩头,母亲怀里的稚儿,有这些时,他没了父母,没了时光,似乎,还没了夏浦玉……

    “夏浦玉!”成局子喊道。

    “所谓乘化,就要把天地都看做是你的!而你,便是万物!你并非要去操控,而是融合,无论是你的剑,还是德景棍,你们是伙伴,是至交,真正的潇洒,是由内而外的,不是你什么都不去担着,而是你就算担着万物江山,你还能是夏浦玉!”

    成局子使命已至,便不再言语,接下来的,便全是夏浦玉的造化。

    就算,天塌在他肩上,他还是夏浦玉吗?

    他的鬓发被晨风吹起,身上的寒意不再,而是被一团阳黄的气体包裹着的自己缓缓轻盈站起……他挥手而出,树枝划过之处,清风扬起,刃至树干。轻重缓急,游刃有余。

    谁道少年有志,潇洒独步可千里?

    一转身抡花,如见剑,如见棍。如见侠客天穹而来,胜似仙。

    这不是仙,是雨后风去的王者。

    他将柳氏剑法与东方云倾的轻功相合,今后,他亦能御风逞云。虽不是真的比得上天星照,比得上无脸客,却也独步江湖,无人可匹。

    没错。就算天塌在他身上,他也能扛,他也依旧是,那个扬言要搅弄江湖,惩恶扬善的夏浦玉!

    林念再至彼阎洞。

    “不知先生再光顾我彼阎洞,是何贵干啊?”白匙将绕指花放在桌案上,舀了一杯茶,看向林念。

    林念笑着看着茶杯里的茶水:“来与洞主,要个人。”

    “什么人?”

    “易芳。”

    “我凭什么给你?”白匙面不改色,但心中之感,已经波动万分。

    “凭……”林念微微一笑:“据我所知,夏浦玉尸身,洞主派人并未去找,如此有自信吗?”

    “这与此事有关?”白匙暗暗摸了摸绕指花。

    “说笑罢了。”林念拱手笑道。

    接着,林念又言:“不过……洞主抓了溢华亭老不阚之女墨锵锵可是真的?”

    “自然。”

    “洞主差易君去寻月后山庄风卫可是真的?”

    “……明知故问?”白匙的手攥成拳头,却还冷冷的笑着。

    “看来记事先生,是真的去世了……流火阁岂不要重新任命……”

    “先生究竟何意?”白匙一挽头发,不耐的站起身。

    “我在玲门,买了一个点子……墨锵锵是竹子则袖的妻子,牵扯一人,足可拉住则袖。”

    “如何?”

    “既然洞主想让墨锵锵为自己所用,大可告诉墨锵锵,如若不听从与你,便杀则袖。对外则宣称墨锵锵因经受不住拷打最终归顺彼阎洞,断掉竹子则袖念想。”

    “如何断?”

    门外的风声突然紧啸起来,云层笼罩,枝丫奏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