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渡江湖否之江中梅雪 > (五十二)竹林一议诡论为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浦玉站起身,来到案后坐下。

    “说说看。”夏浦玉道。

    宋鸿春看向门外,听到几只鸟叫,接着就见几点黑影朝南去了。

    “当年门祖立门派后,著有四本门书。”宋鸿春扭过头,道。

    “什么意思?”夏浦玉问她。

    “就是如今玲门弟子必学的门数。”

    “分别是《善》,《攻》,《盈》和《方》。”宋鸿春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

    “《善》是指周旋游说之术,《攻》是战事,《盈》是财,《方》是各种疑惑或杂事措施的汇总。”

    “前三者倒是像朝廷的政,军,和经济。”

    “为首,就是《攻》。而其开篇第一卷第一句就是——”

    “守不可无援,攻不可无理,无援而破,无理而不立,不立而树敌。理者,又正弗正之说也,而凡有理者,则可攻之。”

    “大意应是清晰了然。”

    “你就是那个‘理’。”夏浦玉站起身。

    宋鸿春点点头,继续道:“尽管此理牵强,却也成了理由。”

    “那此书里可有什么方略与当下形势相同?”夏浦玉偏头看着宋鸿春的眼睛,继续问道,手足举止显得倒有些好奇。

    “有——”

    “势可慑敌,而敌亦假之真之。于危难处而驻三日,于假敌户而慑,占据地险,其意在后,稍吓,亦破后者胆,后者闻风而动,急不可耐,援前者,则后者之门户空也,则前者佯攻,后者夜袭,必破之。”

    “你的意思是说,玲门是要攻打的,其实是彼阎洞后的风雨阁吗?”夏浦玉向前。

    “若是林琰来助白匙,那就定然如此了。”宋鸿春站正,皱眉。

    倒是一出妙戏。

    玲门伪装彼阎洞杀害落雾道长,实现竹子塘后第二次嫁祸于白匙,夏浦玉来到彼阎洞,正好牵扯住白匙,于此同时,带领弟子佯攻,其意实是在夜袭风雨阁盗取光天书,彼阎洞危难,风雨阁定会担心下一个鱼肉会成了自己,定然要前去彼阎洞援助。而欲要摆脱嫌疑,就需要再次带上彼阎洞假面,将其嫁祸彼阎洞,说是白匙见风雨阁空,起了盗取光天书之心,玲门最后也不过是解救弟子无果的名声。

    夏浦玉思绪散尽,就要往外走,宋鸿春一把拉住夏浦玉:“你干什么去?”

    “……”夏浦玉停下脚步,心想,如今就是告诉白匙业已是晚了,彼阎洞已经陷入进退两难,里外难仁之地,白匙若是无力,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

    他缓缓转过身,摇摇头说:“不做什么……”

    宋鸿春看着他,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第三日。

    玲门数百死士(其实不过是门下弟子罢)单膝跪地,箭镞绕火,直指苍穹。就听高疆一声哨响,箭雨为火,聚为火球,飞进迷雾林,一阵接着一阵的箭雨像是坠地流星,落入林中。火一遇到木,遇到叶,瞬间腾烧起来,熊熊之火立刻在高荀眼前滚起,阵阵黑烟在林子上方卷入白云,如同一片墨水淌尽天边,晕染阴森之色。

    白匙站在门口,与白钏并不说话,四目紧紧盯着那股浓烟,心中怒气似冲天,发冠如顶云。

    “洞主,风雨阁林念率三百弟子前来援助。”一窃仕拱手跪下禀告。

    接着,就看到林念和一众风雨阁后生映入眼帘。

    “见过白洞主。”林念作揖。

    “闻彼阎洞受压,又见前方浓烟滚滚,阁主惶惶不安,恐彼阎洞上下与星汉平原安危,特命在下前来协助。”林念拱手道。

    白匙冷冷一笑:“彼阎洞上下就不劳阁主费心了。”

    林念低低头,又抬起来,看向白匙:“听闻,夏浦玉与玲门左将军在此,可是真的?”

    白匙揣着胳膊,笑道:“就在后方竹林之中。”

    林念笑笑,走过来:“洞主欲如何处置?”

    “不能留活口。”

    子夜。风冷。月隐。

    林间草动。白影倏飞。剑光皱目。

    那是有多少人,看不过来,前头二人跳入墙中,抓住门前两个小厮,迅速掏出匕首给抹了脖子,接着与同伴招手,示意前去。

    紧接着,这大概二十个人潜入了风雨阁。

    檐上,廊间,林里。

    摸爬着来到房舍最深处,门檐下挂着一块匾——闻天下。

    进入屋内的只有四人,先一个已经把看守给干掉了,紧接着,几个人开始在众多书架内寻找。

    风雨阁的人事相当之多。相传风雨阁人事,从百姓什伍,到皇家宫苑全都有记,杀人放火,行侠仗义,凡是可以卖出价钱的依然有。大概被装订的足有上千本册子,每册又有几百页,从林机到林琰,业果就这么积攒下来了。

    于是乎,几人找了约摸一时辰,也不见光天书。

    就这时,门外响起抓刺客之声,几人并未慌乱,跳窗而去。

    然后,几人攀上房檐,往林琰的主屋游走而去。似是夜间的蜥蜴,白日里的优伶。

    就见林琰房内灯火通明,定然是按捺不住了,林念带着三百人离开第一晚,就遭到此事,心中必然如火焚烧。

    一人从书屋窗外溜进来,晃动门帘,林琰立刻警惕,却一掌被另一人给打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然而。

    当几人乘胜欲归时,竟在夜色里遇见了彼阎洞的人。

    领头的就是白钏。她竖眉发冲冠,看着几个贼人:“竟敢冒充彼阎洞偷取光天书!”她一招手,立刻,几十支羽箭就朝他们冲来。几人身份暴露,随即围做一阵,护送持有光天书的人离开,而那几个以身为盾的人,死在了荒郊野外之地。

    扒开白色的衣服,绿的衣衫之色似是已经死萎的丛林,在黑暗里欲要重生,却发现自己的根基已被火烧个干净。

    白钏为何会赶来?

    竹林里来了客人。林念独自一个人来到竹林里,与看守的人说了几句,就叫道:“夏浦玉!在下林念!”

    夏浦玉从屋里走出来,看到林念就站在路的那边,朝自己拜了一下,似是等自己过去。

    宋鸿春走出来:“你要去吗?”

    夏浦玉看了宋鸿春一眼,拍拍她的肩膀,走下来,朝林念走了过去。

    宋鸿春看着他走过去,心里紧张起来,大概是风有些紧了,可她还是想看着他,却不知何缘故,就是揣揣不安,似乎看到林念这等人,也应当不安。

    “你知道这的路通往哪吗?”林念与夏浦玉往林子深处走去。越往里走,路越窄,越久,越葱郁,似与外界非一界一样。

    “哪儿?”

    “百里断崖。”林念看了一眼夏浦玉,笑道。

    “我记得,百里断崖旁有竹林。只是,不在我叔叔坟那片区域。”夏浦玉斩开拦路的乱草,说道。

    “为什么要去那里?”夏浦玉又问。

    “有什么还要到那里说?”

    “你明明知道的。”林念回头又看了夏浦玉一眼,笑道。

    “要在那里杀了我吗?”夏浦玉咧咧嘴角,不由的笑出来。

    “阁主是这个意思。要我把你推下崖去,权当是你失足。”

    “一个一直沿着悬崖走的人怎么会有失足这等事。”夏浦玉和林念走出了竹林,眼前果然是百里断崖。

    崖下的风萧萧的呼叫,而崖上的风却逼人的畅快。虽然冷,却把人的心刮空了,把人的身刮空了,于是人也轻了。

    林念看着崖对岸,听着夏浦玉告诉他高荀的计谋,之后半响才道:“玲门的计谋,倒像是……打仗一样。”

    “我有一个方法。”

    夏浦玉见林念不说话,就继续说:“去把贼人抓个现形。”

    林念依旧不说话。

    夏浦玉看向林念:“你不想帮风雨阁吗?”

    “你为何要帮风雨阁?”

    “光天书在林琰手里,比在高荀那个女人手里强。”

    “你为何不想帮风雨阁?”

    林念看着日头渐垂,他的发带在身后荡漾,他手里攥着剑,迟迟不曾语。

    他看向崖那边远处山顶的紫烟:“我想帮。”

    可我还爱过一个叫七女的姑娘。她还在牵绊着我走向林琰的路,还常常出现在我眼前,以烟,以云的形式飘在我梦里。

    “可有个人,好像不让我帮林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