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岑少的枕上甜妻 > 第423章:饮其血,食其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恨死了云翊,我每天都恨不得杀死云翊,可是我又必须要依仗云翊的势力,才能为父母报仇,我当时只想给父母报仇,然后再去和他们相聚,去和妹妹忏悔,只是没想到,当时的行动暴露了,我也差点死在了仇人的手中,当时那样的情况下,没人敢来支援,我觉得我肯定要葬身在仇敌手中的时候,是念念小姐赶来了,如果没有她,也就没有现在的我。”

    “后来我问她,难道就不怕来了就回不去么,你猜她当时说了什么?”斐然偏头笑看着林深问道。

    林深看着斐然在笑,却宁愿她别笑,这样的笑容实在是太牵强了,他看着很心疼,是真的很心疼,从小在衣食无忧家庭和谐的环境中长大的他,没有办法体会到斐然说的那些苦难,只是光是这么听着,他就已经心疼的不得了了。

    如果能够早一点认识她就好了,能够早一点认识她,将她护在怀中,弥补她这些年所遭受的苦难……

    “你肯定也猜不到吧,毕竟念念小姐的心思真的很难懂,毕竟那个时候我和她还属于相看两厌呢,只是我真的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被我找过麻烦,也同样看我不顺眼的人,就这么单枪匹马的来救我了……”看林深不说话,斐然又自顾自的开口说道。

    “后来她才告诉我,那一次她来了确实没打算活着回去了,如果她的仇不能报了,那么至少也要让我把仇报了,这样看的话,人生也就没那么糟糕了,后来我们两都没死,念念小姐对云翊而言实在太重要了,原本已经被放弃的我,因为念念小姐捡回了一条命,也报了仇,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下定了决心,我这条命就是为了念念小姐而活着。”像是诉说别人的故事一样,斐然语气淡然的说着曾经的事情。

    林深也很是吃惊,没想到对云翊而言,舍念竟然这么重要,但如果舍念这么重要,又何必要这么折磨她呢?

    “后来念念小姐知道了我这样的想法啊,还取笑我呢,她说我的命要握在自己的手中,她说她自己都还自顾不暇呢,哪里有时间管我的命,你看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刀子嘴豆腐心,其实就是想要我好好活着,偏偏要用这种话来表达。”也就只有说到舍念的时候,斐然脸上多少才会有点笑意。

    林深很是感慨,不管是对斐然还是对舍念,她们都很不容易,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对女性本就不仁慈,她们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的活着,他也希望这世界对她们多一点善意……

    “为什么云翊那么看重舍念?你知道吗?”林深心中还是有一些疑问,联想到那一次为舍念检查的时候,她的验血报告上的内容,让他如今也耿耿于怀……

    “我只知道当年是云翊亲自去青城,把医院中的念念小姐带走的,两人之间做了一些交易,念念小姐为云翊办事,云翊给她很多经验,必要的时候还有人脉,念念小姐生过孩子,那会她才来的时候,我听到阿衡和佣人说,念念小姐刚生过孩子,身子不好需要补一补之类的话,我还以为她是给云翊生了孩子,还挺看不起她的,后来才知道并不是这样,但是关于孩子的事情,对念念小姐而言是一辈子的伤疤,所以我从来都没有在她面前提过……”斐然陷入了回忆种一般,缓声说着当年的事情。

    林深心中十分心惊,舍念的资料上并没有她生过孩子这个消息,她结过婚是没错,但生孩子……

    “我现在心中有很多疑问,看来只有找到舍念之后,才能够解答了……”林深缓声开口,感觉好似有迷雾即将被揭开了一般。

    听到林深这么说,斐然有些疑惑:“怎么?”

    “我怀疑,岑少的孩子,就是小少爷啊,不是岑少和唐忆慈的孩子,那孩子估计和舍念也脱不了干系……”林深也没打算隐瞒斐然,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斐然。

    斐然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深:“不可能吧,念念小姐在认识我之前,各奔就不知道岑峥是谁,怎么可能和岑峥生孩子!”

    “岑少因为身体上的种种原因,几乎是不可能有子嗣的,但你也知道他的家世,这样的一个的家族,怎能允许没有继承人呢,所以林夫人想尽了一切办法,这世界上总有适合岑少的女人,上一次舍念受伤我刚好给她验血,舍念是那千万分之一可能,能够和岑少生出健康孩子的千万分之一!”

    “当时我也觉得太巧了,也没去细想,但是你看,你说舍念生过孩子,但孩子没了,舍念离开青城的时候,小少爷那个时候也刚出生,而岑少也是那一段时间的记忆缺失了,我想这些连起来就真的不是巧合了!”林深很是严肃的看着斐然,认真的分析着。

    林深说的这些,串到一起之后,确实让人觉得这巧合的实在让人诧异,可是单单凭这样的几个凑巧,真的能证明舍念和岑峥的关系吗?

    “所以我们一定要找到舍念,一定要把她给安全的带回来,只有才能够证实我们心中所想,如果是真的,那么不管怎样都要让舍念知道这个事实啊!”林深握紧了斐然的手,眼神坚定的开口。

    斐然重重点头,心中也是忧心忡忡,希望林深说的事情是真的,这样的话,念念小姐还有家人,那个她十分十分疼爱的孩子,就是她的骨肉,对于念念小姐而言,或许没有任何事情会比这更开心了的吧。

    但是又担心这都是他们自己一厢情愿想象的,万一最后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那么就更加让念念小姐失望了。

    在这样的纠结想法中,斐然稍微了睡了一下,林深叫醒她的时候,斐然知道是有结果了。

    “这个海岛,最近几天都有飞机往返,私人飞机之类的,如果不出错的话大概就是这样了。”林深指着靠近东南亚的海岛,缓声给斐然说道。

    斐然点点头道:“那我们今天就行动吧,距离这个海岛最近的是这里,我们飞机先到这里,然后乘快艇过去,这样比较安全一些!”

    “我已经雇了直升机了,有飞行员送我们过去,并且会在指定的地点等着我们。”林深也赞同斐然提议。

    斐然感激的看着林深道:“我还有一些需要的东西,你能不能去帮我准备一下?”

    林深不疑有他,点头道:“好,我们还有一些时间,我这就去替你准备。”

    把林深支走之后,斐然检查了一下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林深前脚离开酒店,斐然后脚也就跟着离开了,当初她在这里存着一些东西,现在也该去取回来了。

    来到当初舍念工作过饭店,员工休息区找到了23的员工柜子,斐然从柜子左侧找到了的钥匙,打开之后里面的东西都还在,取了东西斐然从饭店的后门离开。

    刚刚走出来,就看到站在门口等候着她的林深。

    “你……”

    斐然很是诧异,没想到林深竟然还能够找到她。

    “我知道,你觉得带着我是累赘,但是斐然我真的很想帮你,也很想帮舍念,我保证我不会成为累赘的。”林深无奈苦笑,之前斐然让他帮准备东西的时候,他就知道斐然是想要支开他自己行动了。

    所以他其实并没有走,只是躲起来了,果然不出所料,他才刚刚离开斐然后脚就离开了酒店,一路跟着她来到这里,林深心中也很是别扭。

    听着林深的话,斐然很是心酸:“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但这件事情本身就很危险,我不想把你牵连到这事情中来,你该有平稳的生活,而不是跟着我这样一个人到处颠沛流离。”

    听到斐然这么说,林深连连摇头:“我不觉得颠沛流离,而且我从小就很想要叛逆一次,小时候也梦想做一个流浪诗人,现在刚好可以实现了,所以你可别甩掉我!”

    林深的话让斐然感动,但心中实在不想林深跟着去冒险。

    以云翊的本事,不管她们逃到哪里去,他都能够找到她们,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云翊死,只有云翊死了,一切才能够结束,所以斐然这一次去,就没打算活着离开……

    “谢谢你,林深。”斐然走向林深,伸出后想要拥抱林深。

    林深有些受宠若惊,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斐然已经一手刀下去了。

    “抱歉,我是个亡命之徒,我们本不该有交集的,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我很幸福,谢谢你,以后……忘了我吧。”斐然紧紧抱着昏过去的林深,眼眶泛红。

    过了一会儿,斐然小心的把林深放下,拿出他的手机拨打了电话,告诉对方林深的位置后,斐然起身大步离开。

    终究是两条平行线,许是在某一个瞬间出了问题,两人有了那么一丁点交集,但现在一切已经回归到了正轨上,一切也该结束了。

    斐然是感谢林深,在她灰败又黑暗的人生中,浓重的添上了一笔色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