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 第70章 想干掉又干不掉的死样

第70章 想干掉又干不掉的死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鸩羽毒再现,锦王睹物思人,顿生惆怅。

    素暖暗惊,这人虽生在皇家,然而没有其他皇子的骄横之气,宅心仁厚,委实难得。

    更惊骇的是,大凤帝国的亡国太子竟然也是用毒的高手?莫非,锦王心里已认定,刺杀他和萧跃的便是他?

    锦王意味深长的瞥了眼素暖,“傻子,跟我去镇国府!”语气蛮横霸道,不容人抗拒。

    素暖翻了个白眼,干嘛拉她去那个鬼地方?她哪次去镇国府不是一身伤痕累累的?

    “不去。”

    锦王笑得邪魅,“哦,怕被欺负?”

    素暖粽子手拍在桌子上,“谁怕了?哎哟……”伤口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痛处。

    锦王笑着走向门外。“阿九,备马车!本王和王妃要去镇国府奔丧。”

    素暖屁颠屁颠的跟上来,锦王知道,自己的激将法果然凑效了,忍俊不禁。

    萧氏父子也一同前往。萧跃卧病在床,并未通知他。

    因轻舞伤势较重,素暖勒令她好好将息。

    萧夫人又担心素暖,拨了自己的丫头凰羽给素暖使用。

    坐在马车上,锦王才想起一件事,“傻子,云柳呢?”

    从前觉得她傻,又不定时抽风,觉着拨再多的丫鬟也是浪费。今日才知,只有轻舞一人伺候她,实在是力不从心。

    想起云柳,随口一问。

    素暖有些心虚,毕竟云柳原本是他的人,却被她拉来做了人肉盾牌,被射了无数个窟窿,死状凄惨。

    “嗯?”阴冷的声音响起,素暖望着他傻乎乎的笑。

    “死了。”素暖小声道。

    锦王鹰隼的眸子倾泻出一抹异彩,她终于出手拔了这颗眼中钉,却佯装愠怒,“怎么死的?”

    想她虽然医手遮天,却到底是弱质纤纤,又有一颗济世为怀的善心。想必不会无由杀人。

    他很好奇,她为什么会对云柳动手?又是以怎样的手段除去云柳的?

    素暖装作无辜的模样,“镇国府的弓箭手将我们围困住的时候,云柳替我挡了剑,英勇牺牲了。”

    锦王俊彦抽了抽,云柳这么惜命的人会主动替她挡箭?恐怕实情正好相反,是她拉着云柳做了垫背的肉盾罢了。

    她的力气,他可是领教过得。力大如牛,一点不似千金小姐那般柔弱。

    云柳只怕是对她不设防,所以死的稀里糊涂罢了。

    素暖偷偷的瞥了他一眼,“殿下不生气?”

    锦王望着她,“本王不生气。不过太后生不生气,本王就不太清楚了。你还是想想怎么给太后交待吧。云柳可是太后的人。”

    草泥马!

    素暖顿觉全身无力,早知道不需要跟他交待她心虚个毛?

    挺胸抬头,舒展眉毛。不屑倨傲流露出来。

    锦王忍俊不禁。

    马车到了镇国府,萧炎大将军和萧南骑在高头大马上,候在镇国府门口的镇国公见到萧氏父子,冷声道,“萧大将军何故去而复返?”

    萧炎依旧是一贯的温润有礼道,“镇国公,老太爷的丧礼,我怎可不来?”

    素暖和锦王憋在一个马车里,被气得够呛,到了目的地后素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下了马车。

    镇国公看到素暖,更是横眉怒目,“傻子,你还有脸回来?”

    然而,看到锦衣玉带的锦王走下马车时,镇国公的脸色瞬间黯然。  锦王负手矗立,浑身气场凛冽,寒芒掠过镇国府三兄弟,最后落在镇国公脸上。出口,声音宛若罩了层冰霜,“混账,锦王妃回府奔丧,聊表孝道,你身为人父,不但不表彰其孝道可嘉,还对她出言不

    逊。难道镇国府一门从来就没有把孝道放眼里吗?”  镇国公脸色很灰,他本以为锦王和锦王妃不过是挂着夫妻名分,锦王这么高高在上的身份,倨傲的性子,断然不会为了一个不心爱的女人出席镇国府的丧礼。毕竟,出席丧礼是很晦气的,许多人忌讳

    。

    素暖没有说完,只是冷淡的望着镇国公吃瘪的表情。心里暗暗得意。

    锦王忽然向素暖伸出手,素暖一愣,心里算计着此刻若是能跟这傲慢的家伙秀下恩爱,想必会起到威慑的作用。遂毫不犹疑,将自己的柔夷伸了过去。

    锦王拉着素暖的手,旁若无人的向里面走去。

    萧炎见锦王如此厚爱素暖,脸上浮出欣慰的笑庵。连萧南也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镇国公灰头土脸的缩着脖子退了退。

    一路上,素暖有恃无恐,一双乌黑灵动的眸子顾盼生飞,四处张望。

    老太爷的灵堂已设,就在祠堂里。四处点着白色的蜡烛,烛光惨白,映衬着跪在祠堂里的人也是灰白灰白的。

    镇国府一门三房,虽然没有先前跪的那么隆重,但是几位姨娘,孙辈孩儿依旧是跪着,哭了一天,嗓子也哑了。眼睛也肿了。

    几位夫人则为来奔丧的客人递香,见到素暖时,大夫人立即红了眼。指着她声嘶力竭的嚷起来,“你……”

    然而,一抹素白锦衣,刺绣着行云流水的裙角浮现,大夫人立即住了嘴,所有咆哮立刻消弭,隐忍在心。

    素暖想笑,她就是想看到她这一副想干掉她偏偏又干不掉她的死样子。

    凤爵看到素暖,本来跪着的人要爬起来找素暖算账。哪里知道,锦王一出现,整个人立即瘫软的跪了回去。

    素暖怔了怔,脑袋里有一瞬间的懵逼状态,古代丧礼的礼制,她一无所知。

    锦王掠过他身边,径直走到灵柩前,从二夫人手里接过三只香,转头递给素暖,自己接了三支,便对灵柩拜了三拜。然后默不作声的站在边上。

    素暖走到灵柩前,刚要参拜时,大夫人板着一张僵硬的脸冷冰冰道:“你已经不是我凤家的子孙,没有资格祭拜我镇国老太爷。”

    素暖微楞,不怒反笑。“母亲,我若不是凤氏子孙,那又当姓什么?”  素暖本就不是凤氏子孙,只是这是个没有公开的秘密,所以她还得恪守凤氏子孙的规矩。她倒想知道,大夫人有没有胆量说出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