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国之蜀汉中兴 > 第648章 自以为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夏侯霸请战,与他同列的曹泰、典满等期待杀敌立功的年轻武将都纷纷支持,虽然都说蜀军强大,但这些将门之后,可都是个个不服气。

    傅玄言道:“岂不闻水利万物而不争?眼下之局,唯有以守为攻,以不变应万变,只要将蜀军挡在洛水以西,避其锋芒,待援军赶制,便可全面反攻。”

    “整日在岸边挖土筑墙,这是要做缩头乌龟么?”曹泰作为曹仁之后,虽然其父以善守为名,但他却是个主攻派,愤然道,“若传出去,岂不被天下人耻笑?”

    面对几位五大三粗的武将,略显单薄瘦小的傅玄却丝毫不为所动,依然云淡风轻,抱拳缓缓道:“自古以来,胜者为王,唯有败者,才会贻笑大方,昔汉高祖被困汉中,后暗度陈仓而得天下,被天下人说笑者,乃是项羽耳!关羽进犯襄樊,忠侯保守樊城,待援而反胜

    ,孰人不念昔日曹将军之功?”

    曹泰见傅玄提起当年曹仁镇守樊城之事,微哼一声不再说话,当年关羽在襄阳威震华夏,曹仁何尝也不是凭借此战名扬天下?

    “诸位且先退下,容某三思!”见文武双方争执不下,夏侯楙一时也犹豫不决,只好先暂时罢议。

    他急于与刘封一战,但更想最终取胜,曹宇战败,让夏侯楙更加谨慎,面对刘封,不敢有丝毫冒险,所以他对一向主张以不变应万变的傅玄颇为倚重,拜其为军师。刘封诡计多端,文武各有才干,无论是对敌还是破计,都让人防不胜防,而他与傅玄几次交谈,都觉得用其法应对刘封,才是稳妥之举,任凭你诡计多端,我不予理睬,

    稳扎稳打,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

    众人散去之后,只留下陈佐一人,夏侯楙这才皱眉问道:“刘封无缘无故便放回乐琳、牵弘二将,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陈佐正记录着军中之事,闻言眼睛一转,问道:“将军之意,莫非是怀疑此二人已经……”“这倒也为未必!”夏侯楙微微摇头,“乐进将军乃是武帝股肱之臣,牵弘一家更是远在幽州,与蜀军并无瓜葛,吾虽不解刘封此举,却也不敢贸然断定,否则早就押送他们

    往邺城去了。”陈佐略作思索,皱眉道:“昔日我军中将领被蜀军所俘,或被送到敬贤院软禁,任凭多少钱粮都不肯释放,或被暂时关押,只以前两交换,乐将军无恙自行而归,着实让人

    费解。”“所以本将才心中不安呐!”夏侯楙叹了口气,脑海中浮现出当年刘封的模样,不屑地撇了撇嘴,“刘封此人,唯利是图,睚眦必报,绝不做任何吃亏之事,此次自行放了乐

    琳、牵弘,必有所图,我们万不可掉以轻心。”

    陈佐低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昔日于文则深受太祖其中,评为五子良将,尚且投敌,更何况此二人乎?”

    夏侯楙神色一凛,沉声道:“你是说……”

    陈佐言道:“虽不敢尽信,但也不得不防,将军可派人暗中监视,若是此二人于蜀军暗中还有来往,便需小心应对。”

    “嗯,倒也有理!”夏侯楙微微点头,抿着嘴唇思索对策。

    正讨论之时,却见傅玄去而复返,进帐言道:“将军,荥阳太守王经领八千援军已经过了虎牢关,明日便能赶至军中。”

    “好!”夏侯楙神色一松,终于有了几分喜色,“中原援军陆续前来,某不但要守住洛阳,还要将蜀军赶出河南,夺回弘农,方不负陛下一番信任!”

    傅玄言道:“属下闻此消息,忽有所想,河南尹几处要地,不得不防。”

    夏侯楙示意傅玄落座,言道:“军师有何御敌之策,尽管说来便是。”

    傅玄言道:“方才闻说虎牢关,吾倒是想起一事,刘封用兵,向来擅用奇兵致胜,子午谷偷袭长安,从凉州奇袭西河郡,如今为取洛阳,早派兵占了函谷关……”

    听到此处,夏侯楙不禁恼怒,沉声道:“哼,若不是刘封诡诈,先夺走函谷关,焉能叫他轻易便危及洛阳?”

    傅玄点头道:“正是如此,我们才不得不防其故技重施,虎牢关乃是与中原交通要道,将军不可不防!”

    “虎牢关?”夏侯楙正在懊悔,忽然听傅玄提起这里,不由怔住了,疑惑道,“蜀军尚在洛阳以西,他如何能绕道洛阳前往汜水关?”

    虎牢关本名汜水关,建于汜水之上,是洛阳东边门户和重要关隘,因周穆王在此牢虎而得名,此关南连崤山,北濒黄河,山岭交错,自成天险,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傅玄言道:“正因如此,才要小心防备,若是此关被蜀军所占,非但与中原断了联络,就连我们的退路,也不复存在了。”

    “嗯,如此重要之地,倒是不得不防,”夏侯楙沉吟片刻,忽然抚掌笑道,“多亏军师提醒,倒让本将有了一条妙计,或可白蜀军。”

    傅玄反倒一阵错愕,忙问道:“将军有何计策?”

    夏侯楙自得一笑,背着手微微侧目看向帐外,此时阳光明媚,一如他豁然开朗的心情,看到傅玄和陈佐都等着他说话,才暗自满足,轻咳一声言道:“崤山险峻,山岭交错,毒瘴猛兽极多,就是山中大雾,也容易让人迷路,而蜀军水军两年前便可与东吴正面交战,吾料其仗着水军优势,必会从孟津水路前往汜水,偷袭

    虎牢关。”

    傅玄闻言,微微蹙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看夏侯楙的神色,却不好反驳于他,只能低头思索,陈佐则缓缓点头,显然觉得夏侯楙之言有理。“既然如此,何不将计就计?”夏侯楙见有人同意他的看法,更来了精神,凑到二人面前,低声道,“本将可派一支兵马埋伏于黄河与汜水交汇渡口之处,但见蜀军出现,趁

    其登岸之际将之尽数斩杀,再派人向刘封报信,谎报虎牢关已被攻下,吾再领兵假意撤退,刘封必定引兵追杀,那时候,嘿嘿……”夏侯楙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变成了阴笑,想着日后的胜利,脸上的皱纹堆成了秋日的菊花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