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玄天魔帝 > 第二千八百三十三章欲寻故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时空之地外的修士眼中,黑水魔主等人的确在轰击。

    但这效果却是神威,他们并没有轰打在时空之地的核心。

    “他们怎么回事?”众人狐疑。

    “被拉入时空之道了!”有人沉声道。

    “这什么鬼?”

    “大道虚幻,道至高本源真真假假谁搞得清,此刻黑水魔主等人就迷茫了!”有人惊骇出声。

    “这陈然…好恐怖!”

    他们越看,竟是都有些感同身受,惊悚的很。

    而此刻。

    黑水魔主等人神色阴沉的很,因为他们也很清楚自身此刻的状态。

    “继续!”

    “我不信他能持续支撑!”

    黑水魔主绝对不信陈然能一直维持这般恐怖大道!

    大道有始终!

    等陈然力竭,就是他们反击的时候!

    “因果往生,大道纪元。时空之上,尔等皆死。”陈然不断低语,混沌之书已然出现在他面前。

    以时空为主,万道为辅!

    陈然爆发了如今最强战力!

    “该死,神神叨叨!”诸多强者怒骂。

    陈然神色冷漠,既然这些人不愿退,那陈然自是不会客气。

    “不过,力量还是有些不够。”陈然挑眉。

    想要彻底打服,打死这些强者,单靠此地的力量的确不够。

    “轰轰轰!!”

    大道顿时轰鸣不断。

    陈然不断汇聚力量。

    这是大道之斗,道强自然就能碾压一切!

    时间流逝。

    陈然与黑水魔主等人对峙。

    “坚持住!”

    黑水魔主厉喝。

    “他撑不了多久!”

    他能感觉到陈然的大道在衰竭。

    如此下去,他们必胜!

    陈然神色冷漠。

    化时空为印记,大道成天然。

    时空之地上方有恐怖的时空印记在凝聚。

    黑水魔主他们感受到了,却是冷笑。

    他们知道这是陈然的绝杀一击,但若是没有足够的大道支撑,又岂能伤到他们。

    而一旦陈然力竭,还不是任由他们宰割。

    “继续!”

    大喝回荡。

    时间…不断过去。

    一日,两日,三日……

    时空印记越发璀璨。

    但显然,还没有达到能磨灭一切的程度!

    而陈然的大道,已经开始衰竭。

    又或者说,时空之道已经开始衰竭。

    时空印记中的道陈然自是不会动用,毕竟关乎月九陵生死。

    而此刻时空之地,月乾尘等人的大道已经无法再支撑他壮大头顶时空印记。

    “他的道还是弱了一些。”无双战帝开口。

    “不是道弱,是积累不够,比不过五百纪元修士的底蕴。若他有五百纪元的修为,黑水魔主等人这次至少死一半。”纳兰雪淡淡道。

    “你觉得会如何?”无双战帝忽然问。

    “还未结束,谁说得准。”纳兰雪盯着陈然,眼眸幻灭不定。

    而这时。

    “哈哈,小子,你再嚣张啊,我看你能支撑到几时!”红莲老人大笑。

    “是么。”陈然幽幽出声。

    继而。

    “诸位,出来助我一臂之力。”陈然朗声。

    “哈哈,陈道友,我们来了!”忽然有大笑回荡。

    “没想到陈道友与时空一脉有渊源!!”

    “哈哈,我们也来了!”

    远处。

    光阴之土,岁月之地的修士到来。

    光阴老祖,岁月老祖等人有些震惊,也惊艳的看着陈然。

    他们可是知道领悟了毁灭至高本源,而现在好像又要领悟时空至高本源了!

    惊才艳艳!

    绝世妖孽!

    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如此想着,他们冲入时空之地。

    “永恒黑夜的修士!”纳兰雪眼中爆发精光。

    “这下完全逆转了!”无双战帝也开口。

    “轰!”

    原本衰竭的时空之道顿时爆发。

    黑水魔主等人脸色狂变。

    光阴老祖和岁月老祖虽只有四百纪元,但这等力量加持在此地,却是能爆发压住他们的威力。

    “事不可为,走!”黑水魔主当机立断。

    其他强者也不慢。

    两地修士到来,他们就知道此事没有结果了!

    毫不犹豫的,他们就是要冲出时空之地。

    “我时空之地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么!”陈然冷厉开口。

    “轰!”wavv

    更为磅礴的时空之力如洪流般涌入头顶时空印记,而后狠狠压下。

    无尽之虚都是震旦。

    纵然时空之地脱离中央纪元,但偌大中央纪元依旧受到影响,至少数十个势力都是忍不住看向这边,感受到无边伟力。

    “该死!”

    “小子,你真要与我们闹这么大?!”

    黑水魔主等人纷纷怒骂。

    “我等因果已然结下,这才刚刚开始,往后慢慢算!”陈然冷漠开口,大手猛地一压。

    “轰!”时空印记狂暴压下。

    众人都是惊骇。

    这一代时空之主…好霸道!

    “啊啊……”

    惨叫开始回荡。

    五百纪元的存在能撑住,但其他百纪元的强者却是明显撑不住,肉身,魂,大道纷纷开始崩碎。

    陈然神色冷漠,终点关注黑水魔主,红莲老人几个强者。

    “你等着!”红莲老人怒叫,口中鲜血狂喷,乃精血业火,席卷全身下拼命冲出时空之地。

    黑水魔主也爆发,浑身染了古老黑水,大道在迅速消泯,向外冲去。

    其他强者纷纷效仿,花费大代价逃出此地。

    半日后。

    时空印记散去。

    四周修士远远看着,忍不住吸气。

    陈然这一下,五百纪元的修士没杀一个,但百纪元的却是死了十几个,其中更有一个三百纪元的!

    这在中央纪元都是鲜少发生的!

    “这下时空一脉又崛起了,不会有人再来惹了。”众人忍不住低语。

    而这时。

    “陈道友,此乃无双之果,可塑大道。”无双战帝走来,赠出一果。

    众人惊呼。

    这可是无双帝朝的至高宝贝,百纪元才出一个。

    陈然眼眸一闪,这无双战帝显然是猜出他要救月九陵。

    不过他也没拒绝,直接手下:“谢战帝。”

    无双战帝冷淡的脸上流露一丝笑容,道:“若陈道友有空,可来我无双帝朝一座,到时我必然盛情相迎。”

    “好。”陈然应承。

    无双战帝点点头,转身离去。

    无双之果很贵重,但他知道此果送的绝对值。

    “若月九陵真能活过来,估计便会领悟时空至高本源。到时时空一脉两强者,中央纪元也没几人敢惹。”他想着,已然消失。

    而这时。

    纳兰雪也是过来,送出一滴彼岸之水。

    这是领悟彼岸至宝本源的强者凝聚,世间难寻,不比无双之果差。

    “陈道友,之前多有得罪,望不要介意。”纳兰雪沉声道。

    倒不是她忌惮陈然,而是看重陈然的未来,不想与之交恶。

    “纳兰道友能退出,已然是对我时空一脉手下留情。”陈然笑道。

    纳兰雪笑了笑:“时空一脉经此大劫,必然越发昌盛。我也就不打扰,道友有空可来彼岸岛一观。”

    “会有机会的。”陈然眼眸倒是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嗯。“纳兰雪点头,不在意的离去。

    而此刻。

    林朝歌也哇哇叫着跑过来了。

    “兄弟,牛掰!”

    “兄弟,我服了!”

    他一脸炙热的看着陈然,就像在看美女。

    “呵呵。”陈然皮笑肉不笑。

    “不过可惜了。”林朝歌忽然轻叹。

    “可惜什么?”

    “你可能不知道,纳兰雪至今单身,你应该多和她说说话,要是成了彼岸岛的女婿,那就真牛掰……”他唏嘘,但下一刻就是戛然而止,惨叫出声。

    “砰!”

    陈然一脚就是将他踹飞。

    死性不改。

    陈然不想再惯着他了。

    接着。

    陈然就是把月乾尘等人放了出来。

    他们一脸激动,自然是不断感激陈然。

    时空一脉…因陈然而没有彻底衰败!

    对于他们而言,陈然就是恩人!

    对此陈然只能笑道:“月老前辈对我有大恩,这是我应该做的。接下来,我会助月老前辈重塑大道,再活一世。”

    众人一听,更是振奋。

    时间悄然流逝。

    很快半年即过。

    时空之地重新融入中央纪元。

    时空之山虽然没了,但时空一脉却没有衰败。

    此事在中央纪元传开,倒是引起了巨大哗然。

    而陈然之名,也是彻底在中央纪元传开。

    半年过去。

    陈然打造了一座伪时空之山,此刻正在其上闭关。

    至于岁月老祖他们,则是在时空之地呆了几日便是回了永恒黑夜。

    对此陈然自是将此事记在心上,毕竟两族此次动手也会得罪不少修士。

    大山巍峨。

    陈然有些受不了时空一脉的热情,索性以救助月九陵为由,封山闭关。

    此刻他前面时空印记臣服,混沌之书在其下。

    其实想要唤醒月九陵并不简单,毕竟月九陵可以说已是化道。

    不过好在此事及时,以陈然大道为引,让月九陵的大道吞并时空印记,再有陈然在往生洞得到的传承,想来能让月九陵再活一世。

    当然。

    这需要比较漫长的时间。

    “老人家,看来我们真正见面还需一段岁月。”陈然笑笑,让时空印记沉入这座假时空之山。

    接着陈然站起,开始引动往生洞。

    他自然不会长久留在时空之地,不过离去前也要留下些保障,免得某些宵小之辈再次过来。

    “岁月沉浮,沧桑万变。我此次若是来的晚一步,估计便再无缘与老人家一见……”

    陈然低语,眼眸有些复杂,也有些伤感。

    “看来,我也要去见见我的朋友,以及弟子了。岁月不易,就怕晚一步便见不着了。”

    陈然站在大山之巅,微风拂来,眼眸映着年轮沧桑,轮转不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