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曲歌小说 > 魔门孽徒 > 第十九章 大明尊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曲歌小说]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秋铭和龙四悄悄地对视一眼,都能看出彼此的惊讶。

    龙四传音道:“你们中原的美女,跟我们西域的一样可怕。”

    陈秋铭暗自苦笑一声,继续关注着场上的形势,珞小小舞动着一对天魔双斩,敌对端木汐汐的色空剑,这两人,真是棋逢对手。

    端木汐汐将《慈航剑典》练到最高的剑心通明的境界,珞小小,同样也将《天魔诀》,练到了最高的十八层,这是继婠婠和武曌之后,阴癸派又一个将《天魔决》练到十八层的人,所以实力上,两人基本上算是差不多,要分出胜负,打上三天三夜也未必能行。

    其余宗师方面,左氏兄弟和慧能、慧广拼得旗鼓相当,但另外两位宗师就有点敌不过慧远和慧通了,陈秋铭认出来了,这两人,有点像是圣门圣极宗和灭情道的高手周川和肖成智,没想到,都被阴癸派网罗了。

    至于手下之人,那就是明显阴癸派一方占优势,因为他们人多。

    陈秋铭一点也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尽管他也是圣门中人。不是说他师傅和阴癸派有什么仇怨,也不是陈秋铭对阴癸派缺乏好感,而是陈秋铭不愿意掺和到阴癸派和慈航剑斋的纷争中去。

    他想做的,就是尽快完成师傅交代的任务,然后从此自由自在地活着,想干嘛,就干嘛再说,像他这样的无名小卒,掺和进去,搞不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两人看得津津有味,这场打斗,就算是中原也不常见,特别是端木汐汐和洛小小之间,那真是精彩纷呈,偏偏两人又都是绝世美女,这场面,花钱买票都难得一见。

    何况,现在还是免费的。

    这场打斗持续接近半个时辰的时候,惨烈程度终于加剧了。

    持棍的僧人几乎死伤殆尽,能站在的一只手都数得清,阴癸派这边,至少还有三四十人。眼看手下僧人就要被屠杀殆尽,慧远大吼一声,拼着挨上一掌,然后全力一拳击中周川的心窝,周川惨叫一声,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击飞数丈,倒地之后一动不动,估计神仙难救。

    另一边,慧通也趁机打伤了肖成智,跳到树下,和慧远一起,联手对付阴癸派那三四十人的一流高手。

    这两名宗师高手加入后,也不是一边倒,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打到现在,慧通和慧广也不是金刚不坏之躯,多多少少受了一些伤,尤其是慧远,为了杀敌刚才还挨了一掌,在几十人的围攻之下,也仅能勉强维持平衡并护着最后几名持棍僧人不死。

    陈秋铭看到这里都有点不忍了,这是他第一次见识到了江湖最残酷的一面,还有,他对阴癸派和慈航剑宗这么大的仇恨也有点不理解,何必呢?大家一起坐下来喝喝酒,吃吃烧烤不好么?

    就在陈秋铭感慨之时,突然大吃一惊,那名一直隐藏不动的采花贼居然不见了?真是活见鬼,刚刚还感知到他的存在啊?

    陈秋铭顾不上暴露,调整身体位置,《不死印法》又被他运行到了极致,然后探知的结果更令他大吃一惊,“采花贼”一惊不知不觉地移动到了数十丈外东面的山坡下,在他身边,居然有大群的高手。

    龙四察觉到陈秋铭的神色不对,悄悄传音道:“怎么了?”

    陈秋铭回答:“继续隐蔽,又有大量高手过来了。”

    龙四运功探查,发现还真是,不由感叹,今晚这小小的山坡上,还真是热闹。但打斗的双方一点都没察觉,双方都有点杀红眼了,只想着怎么快速地将对方弄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双方的伤亡也持续在增加,在肖成智的指挥下,手下的一流高手们悍不畏死的向着包围圈里的慧远和慧通他们攻去,仅剩的几名灰袍僧人也一一倒地不起。

    眼看着,慧远和慧通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慧能和慧广连忙将对手暂时逼退,飞身下树前往救援,但左氏兄弟岂会让他们如愿以偿?如影随形地跟着他们,于是,又形成了树下左氏兄弟以及肖成智带着二十余人围攻四位高僧,树上,珞小小和端木汐汐还在打生打死的局面。

    四位高僧似乎有一套合击的技法,他们按照四象方位站立,背靠背相互扶持,左氏兄弟和肖成智他们虽然人数众多,却久攻不下,还折损了不少人手。不由发狠,冒着受伤的危险,左氏兄弟两人突然突破四位高僧的防御圈,跑到了最核心的位置。

    这一下,形势又变了,四位高僧变得背腹受敌,慧远最先扛不住,被左风一记手刀击中,吐血后退时,又被人砍下一只左臂后倒地,眼看就要殒命,慧通大吼一声,不顾身后肖成智劈过来的大刀,飞身一扑,将两名要结果慧远的人击飞,自己身上却也挨了一记刀气,一样吐血倒在地上。

    肖成智大喜,手中大刀被他抡圆,刚要向着慧远和慧通挥去,却被慧能一掌拍过来,心中大骇之下连忙躲闪,却失去了继续杀敌的好机会。

    慧能和慧广一左一右护住地上的慧远和慧通,左氏兄弟和肖成智带着最后仅剩的七八名一流高手慢慢向着中间的几个高僧围去,场上的这些人几乎人人带伤,且沾满了血迹,而且真气所剩无几,却仍不肯就此罢休。

    打到现在,却是欲罢不能了,因为这个代价对双方来说,都是太沉重了。

    哪怕是远处观看的陈秋铭和龙四都暗暗着急,这时候,慧能先道一声佛号:“阿弥陀佛!”然后继续说道:“珞施主,今天必须鱼死网破吗?再打下去,只怕只会让人渔翁得利!”

    珞小小和端木汐汐对视一眼,然后纷纷飞身下树,树下的场景,宛如人间地狱,侥是珞小小和端木汐汐皆是意志坚硬、心如铁石之辈,也不禁有些花容失色。

    何况,她们都察觉到,又有大批人手在迅速靠近。

    一个颇为得意的声音骤然响起:“精彩,真是精彩!我谢俞此生,还未见过如此精彩的厮杀,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洛小小、端木汐汐,你们以为自己是黄雀,却没想到,今晚最后的黄雀会是区区在下吧?”

    陈秋铭发现,这个出声之人,正是刚才自己一直锁定的“采花贼”,此人白天之时也在董家酒楼,独自一人默默自饮,见到端木汐汐走了,才起身离开。

    在他身边,还有一左一右两名宗师以及大批围拢而来的高手,本来这点实力,在今晚几拨人当中,基本算是最弱的,不过这个时候,却未必了。

    只见他继续得意地说道:“南门、北门、佛门,江湖上谁不闻风丧胆?可惜,你们得意太早了,也得意的太久了。”

    左风见状,骂道:“哪来的跳梁小丑,敢在爷爷面前找死?”说完飞身一掌直接向谢俞拍去,谢俞不慌不忙,随手回击一掌,紧跟着又打出一拳。

    “砰”的一声,谢俞仅仅后退一步,左风落地后却退了好几步,只见他骇然道:“虚实转换?《御尽万法根源智经》?你是大明尊教的余孽?”

    谢俞得意地哈哈大笑,随即又表情恶毒地说道:“没错,我就是大明尊教的当代原子。三十年前,我教明明已经推翻唐室,问鼎天下,却被你们南门、北门、佛门、道门、天山龙家,岭南宋家联手对付,我教大尊、大齐皇帝黄巢,武功盖世,谋略无双,却被龙飞、宋一刀和孙妙菡围攻至死,还有狗贼朱温,要不是他倒戈,大齐怎么会败?这笔恩怨,老子会和你们一笔一笔慢慢算。”

    珞小小突然开口道:“谢俞?你是谢昆的孽子?”

    谢俞突然情绪失控道:“没错,我是谢昆之子,当年我父亲,惨死在薛洋狗贼的掌下,迟早有一天,老子会将薛洋这狗贼碎尸万段。还有你们,十几年来,我东躲西藏,活得跟老鼠一样,今天,就先向你们讨还一笔血债。”

    端木汐汐突然说道:“最近的采花贼的恶行恐怕也是你所为吧?除了你,谁会对薛洋恨之入骨、让他背锅?”

    谢俞癫狂地大笑道:“没错,是我,两位美人,一会,我会好好怜惜你们,我会让弟兄们轮番伺候你们两位,保证你们不虚此生。”

    躲在暗处的陈秋铭悄悄跟龙四传音:“龙兄,悄悄靠近,我要弄死谢俞。”

    龙四传音道:“这等恶贼,该死。”

    两人慢慢地向战场潜去,这时候,谢俞开始忍不住了,狞笑一声道:“动手,一个不留。”

    场中央的人,还有十余个,但除了端木汐汐、珞小小、慧能、慧广、左风、左雨和肖成智这七人还能动手,其他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慧能和慧广还要护着地上的慧远和慧通,战力更是受到了限制。

    反观谢俞一方,虽然宗师只有三人,但其余一百多名下属全是一、二流高手,又是生力军,形势对珞小小和端木汐汐一方,极为不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