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文艺世界 > 第三百零二章 舌战两大名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2009年一开年,內娱便火了好几个人。

    首先便是魔术师刘钱。

    这位凭借一手魔术和董小姐相得益彰的配合,在09年春晚上大放异彩。

    虽然此人以后会被认为是cjb,但在09年确实做到了家喻户晓。

    一句“见证奇迹的时候”成了很多人的口头禅。

    冯大炮也火了。

    这位在任性的尝试过大制作《夜宴》、《集结号》,发现大片不赚钱后幡然醒悟,果断重回喜剧题材。

    天可怜见!

    由其执导的爱情喜剧《非诚勿扰》年初上映至今,总票房3.25亿,如愿超过《画皮》夺得华语电影票房榜冠军。

    一时间,喜剧大导风光无限。

    可没等冯大炮风光太久,与娱乐圈相生相伴的狗仔戳破了他暗地里的龌龊,给了他闷头一棍。

    这位狗仔便是苟林,也是2009年年初第三位爆火的名人。

    2月,苟林曝光了风光无限的冯大炮夜宿神秘女子家中。

    3月,苟林曝光顾常卫车震。

    没多久,苟林再次曝光赵燕子新恋情,以及张子怡与外籍男友沙滩门。

    要么不出手,出手便是两个名导,两个花旦,苟林和他的徒弟们名声大振,华夏第一狗仔荣誉实至名归。

    事情没完,苟林又受邀登上多个访谈节目。

    节目上,他大谈自己的狗仔事业,谈自己的公德心,俨然把自己当成了娱乐圈纪检委。

    甚至还调侃顾导再三哀求于他不要选择登报,把台前风光的娱乐圈人士狠狠地踩了一通。

    娱乐圈人士对此咬牙切齿。

    与顾导发现被拍认怂—求放过—低调埋头做鹌鹑的做法不同。

    冯大炮发现偷吃被曝光,首先采取的措施是甩锅,在网上阴阳怪气。

    【装孙子我会,就是不想装,我不怕得罪人!更不怕行业内一些恶毒对我赶尽杀绝!】

    网友们是精明的。

    冯大炮意有所指的博客一出,方南俨然成了第一怀疑对象。

    方南、冯大炮都是靠喜剧起家。

    但冯大炮玩的更早,要不是半途去拍《天下无贼》、《夜宴》,方南能利用喜剧电影趁势而起,喜剧票房能有他的一亩三分地?

    所以最不愿意看到冯大炮重回喜剧的人谁,还用说?

    风言风语把方南气的不轻。

    冯大炮是有被迫害妄想症还是咋地?

    他最近一直和《风声》的演员们为剧本查漏补缺,有屁的时间去联系狗仔迫害人。

    真是裤裆里进了黄泥巴,不是屎也是屎。

    方南顾忌身份不好多说,唐唐影视宣传总监胡雯可不管这些,让老板平白无故受人冤枉,她这个宣传总监也不用干了。

    【有些人背着老婆偷人被曝光,提起裤子不主动给老婆道歉,却想通过污蔑别人洗白自己,良心道德败坏!】

    随着胡雯下场,唐唐影视和华艺的又一次唇枪舌战就此开始。

    网友们也不由自主的分成了三派。

    冯氏喜剧一派。

    方南影迷一派。

    另外一派为吃瓜的中立网友。

    这场毫无理由的战火把方南恶心的够呛,正琢磨早点收拾剧组去滨城远离是非,韩总打来电话。

    “咱们母亲60岁生日,你不来露个脸?”

    人在soho的方南懵了,没吃错药吧,他特么铁孤儿。

    “华夏建国60周年!”韩总没好气道。

    “哦,哦,在哪,露脸算了,我导个镜头行不?”

    方南醒悟过来,今年有一部大戏叫《建国大业》,参与的明星有170多位,俗称数星星电影。

    “你来北影厂,今天人多,任你挑个明星拍。”

    方南撂了手机,吩咐副导演高群书结束剧本研读会,准备南下滨城事宜后,急忙下楼。

    到了北影厂。

    偌大的片场外,果然有好几排等待戏份的演员围着韩总在瞎扯淡。

    圆领袍子的发哥、民国士兵装的刘德桦、赵本衫,寻常服饰的陈凯鸽、光着脑袋的张国力、许琴、赵燕子等人。

    “哎呦,大导演来了,穿这么素啊。”

    看到外围工作人员带方南进来,韩总起身调侃上身普通夹克衫的方南。

    “不讲究,不讲究。”

    方南和韩总握了握手,接着又伸向发哥、刘德桦、赵本衫等人,轮到陈凯鸽,方南见到的是一副斗鸡眼。

    “哼。”老陈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冷哼:“你这小子做事是真不讲究。”

    “你也好不到哪去!”方南不满回呛道。

    尊老爱幼确实是华夏传承数千年的美德。

    方南欣赏敬重这样的传承。

    但时代不一样了,当今社会衍生出了其它一些词汇,比如倚老卖老,不知所谓,比如熊孩子!

    对待倚老卖老、不知所谓的人,他也没好脸色。

    “好几年的事了,你俩别针尖对麦芒,握握手,有什么不快赶紧揭过去。”

    韩总刚说完,冯大炮和葛优联袂来。

    “让你下午来呢?”韩总看着冯大炮头疼道。

    冯大炮瞟了一眼方南,一边开始和人握手,一边道:“葛优来华艺开会,开完会,我俩刚好一起过来,反正早干晚干都一样嘛。”

    “那你就先拍吧,走,我带你进去。”韩总没奈何道。

    冯大炮拽了个椅子,把韩总拉的坐了下来:“哎呦,韩总,坐歇一会,国庆节上映嘛,进度能赶上。”

    一人一张椅子面对面在四面透风的棚子里坐了下来。

    方南也不急,他双臂抱怀看着一行人拉家常拉家常,讲笑话的讲笑话。

    其中最活跃的人是赵本衫。

    他往中间一站,只要开口就能让人笑出声。

    稍倾,冯大炮蹙眉开口了。

    “韩总,有些事你得管,我们这个行业竞争激烈到什么地步了,激烈到雇狗仔干蝇营狗苟的事,长此下去,我们在座的人还能有隐私?”

    “我们是公众人物,但再是公众人物,也不能一点隐私没有吧,拍到人家里,这特么像话?”

    面对意有所指,无比愤慨的冯大炮,韩总呵呵一笑,避重就轻道:“没那么严重,狗仔么,也算是时代的产物。”

    “2000年前没有吧,有狗仔说明娱乐圈更繁荣了,老百姓经济富足了。”

    “老百姓口袋是最敏感的,他们只有口袋里有钱了,才会关注吃喝以外的东西,生活在聚光灯下的明星恰好就是目标之一,从而催生出了狗仔这一行业。”

    “所以你也不要大惊小怪,当然了,自身也要行得正!”

    冯大炮不无抱怨道:“狗仔我能忍受,我忍受不了别人下黑手。”

    方南听不下去了,冷笑道:“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腆着张老脸硬往我脑袋上栽赃是吧?我特么都懒得搭理你,还特么往我边上凑。”

    “我特么怀疑那就是你养的狗,你屁股底下的屎以为别人不知道?你和高园园住一块几年了,怎么就没爆出来?”

    冯大炮拉开外套拉链,脸色铁青的叉腰说完,赵燕子、远处另一个棚子里的邓朝等人纷纷看向方南。

    方南恶心道:“冯大炮,你拍的电影一般,扣屎盆子一流,当导演真是屈才了!”

    “冯导说的真有可能,你这小子反正是有前科,我当初拍《无极》关你什么事?你要实名举报?”

    方南冷眼看向老陈:“我是这片土地里蹦出来的,你搞破坏,我就举报你,你下次再乱搞,我就继续实名举报。”

    老陈气懵了,扒拉着椅子站了起来,手指就差杵到方南脸上:“你这小子,我看你什么时候跌下去!”

    方南不屑的撇了撇嘴,不无讥讽道:“怎么?陈导还想施展一下拳脚功夫?我劝你最好三思啊!”

    “咣当,咣当”

    棚子里的赵燕子、许琴、刘德桦等演员全跑光了。

    今天的场面不多见,却也不宜多看,好歹给这帮导演留点面子。

    其实争吵,互相白眼,圈子里一直都存在,发生在公共场合中的案列也不少。

    只是很少见导演互相撕破脸。

    更不用说方南是一挑二,舌战两大名导。

    自认为小演员的一行人溜了。

    更大牌的赵本衫、发哥、葛优站了起来,劝说的劝说,拉人的拉人。

    再看韩总,脸色早就气成了朱紫色。

    “吵什么吵,叫你们来干吗的?今天什么日子?屁大点事一天到晚挂在嘴上,一直再跟你们讲河蟹,河蟹,全当耳旁风?”

    “我看我们娱乐圈也要办一个学习班,先给你们这帮导演上上思想课,像个街溜子大呼小叫,还有没有纪律!”

    韩总来火,方南翘着二郎腿身在歪到一边,陈凯鸽、冯大炮也顺势坐回了原位。

    争斗不可能停止,只是碍于韩总身份暂时不表。

    “方南,你先跟我进去。”

    方南拍了拍裤脚起身,揭过厚厚的遮光门帘,门边上,韩总停脚道:“你说你一个30岁,前途无量的导演,怎么就总是得理不饶人呢?和他们吵什么嘛?都不是一辈人。”

    “不是我想吵,是他们没完没了,栽赃陷害。就说近两天事情,华艺、冯大炮他就认定是我花钱让人干的,你说我冤不冤?”

    “真不是你干的?”

    “哎呦,我真是比那窦娥还冤,就冯大炮肚里那点墨水,我害怕他?”

    方南无语,他没想到,就连韩总也有怀疑是他联系的苟林。

    他真想仰天长塔,一部3个多亿票房的《非诚勿扰》至于嘛。

    “那为什么你和高园园一直没被爆出来,不应该没拍到吧。”

    “说出来你得给我保密啊。”

    方南神叨叨道:“我早在2001年就见过苟林,接触几回,发现这人吃硬不吃软,所以早在他没发迹时,狠狠警告过他,可能让他产生了点心里阴影吧。”

    “就这么简单?”

    “对呀,人是很复杂的,搞不好苟林就吃这一套。”

    满足了好奇心的韩总颔首道:“你去简单拍两个镜头吧。”

    方南拍的镜头简单,唐国强老师掐着烟说几句台词完事,如此简单的一个镜头,后期有个署名就算不错。

    毕竟《建国大业》是韩总的功劳,谁也不能抢走。

    几分钟拍完,方南在屋内和韩总道别:“我就先走了,明天飞滨城。”

    “我送你出去。”

    韩总把着方南后背出屋,众目睽睽下一直送到岗亭处,最后,他问:“今年金像奖你怎么说?”

    “肯定不去啊,《画皮》、《绣春刀》压根没报名。”

    离他和金像奖大战才过去一年,去年种种记忆尤深,他怎么可能报名金像奖。

    去年,大家在典礼之后于网上叫嚣,彼此缺了谁都会过的更好。

    一年过去,现在就瞧瞧谁才是褪了毛的鸡。

    唐唐影视去年的戏不多,只有《夜店》、《绣春刀》。

    但方南也导演了另一部外戏《画皮》。

    剖开三部戏来看,《绣春刀》导演是徐老怪,里面演员有张震,团队里香江幕后更多。

    《画皮》中的演员有赵燕子、周讯、郑子丹等等,幕后团队也有不少香江人。

    方南倒想看看,少了这两部戏,这么多人,本就难以为继的金像奖会办成啥样。

    能拿出几部像样的电影。

    “你这小子真是惹祸精,走哪都要跟人犟上一场,你瞧瞧自己四周,还有朋友?”

    “华艺,冯大炮、凯鸽、张大胡子、影评人,还有就是那个卢川,再有金像奖一整个团体,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以和为贵啊!”

    方南絲毫不以爲意,甚至嘿嘿笑道:“道不同不相爲谋嘛,有些人倒贴给我,我都不稀罕。”

    他得罪的人确实挺多的,但扳着手指头回忆回忆,有几个是能处的?

    可以说是一个没有。

    那他干吗要迁就这帮人?

    再说,谁说他没有朋友,林浩、黄博、大刘、吴晶、沈滕马莉,公司一帮人都是他朋友。

    他又不孤单。

    方南不当回事,韩总不好多说,而是道:“你知道去年为什么讓你导一届春晚?”

    “真不知道。”

    方南眼睛一亮,韩总这是要给他解密啊,他自己对这个问题也疑惑很久了。

    “我们内地有几个正规电影节?”

    “三个啊,浦江国际电影节、长春电影节、金鸡百花电影节,算上大学时电影节就是四个。”

    “你怎么看三个电影节对外影响力?”

    方南乐了:“您可别逗了,咱躲在家里玩玩就算了,别谈对外影响力成不成?”

    韩总装作没看见方南的贱脸色,一脸认真道:

    “所以部里,局里要搞一个对外有影响力的电影节,这会是来真的,想让你参与进来,就这是为什么让你导一届春晚的原因。”

    “拉倒吧,我不参与,没这个本事。”

    方南坚决不接这个烫手山芋,电影节好搞,以华夏的影响力,整一个国际a类电影节很容易,关键就是怎么引流。

    欧洲那帮文艺大导就特么喜欢用全果女人表示情欲,人家过来参赛,你“咔嚓”一刀把人的重点戏砍了,这玩意别人心里能平衡?

    下回还能来?

    较为黑暗、血腥的cut片过来参赛,你又“咔嚓”一刀砍的就剩个片尾曲,这算什么。

    一来二去,谁还愿意来华夏参赛。

    这是天然的矛盾。

    我们认为对方在玩花活,是lsp,欧洲那帮导演觉得是文艺,事情就很难办。

    “你别急着往外推,我说了这次是来真的,支持力度很大,有很多以前提都不能提的东西都会选择性放开。”

    方南一吸溜鼻子:“再说吧,我走了,回家收拾一下去滨城了。”

    23shu8*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