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登基日孕吐,全皇朝都在找孩子他爹 > 第145章 心魔蠢蠢欲动了起来

第145章 心魔蠢蠢欲动了起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晏之望着躺在床上的少年,薄唇掀起着笑意,那双眼眸似是揉碎着烛火昏黄的光,竟显得温情脉脉。

    小皇帝怕自己同贺余风合谋,危害到他的皇位,所以晚上才来盯梢。

    可她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倘若他真的要和贺余风合谋,她这样又能起到什么作用?不止打草惊蛇,而且她傻到以为他们会敞开天窗说亮话吗?

    谢晏之有时觉得自己似乎搞不懂她的想法,可好像并不排斥。

    静静的盯着拓拔绫看了一会,他才想到一个根本性的问题,且即将面对的——

    这间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小皇帝将他的床占用了,他晚上该睡去哪里?

    “谢晏之。”正当他走神思索的时刻,陡然听见一声轻唤。

    拓拔绫闭着眸子,喃喃的说着话。

    后面的声音太轻,以至于谢晏之完全没有听到。

    男人迟疑了一会,才将身子弯下,耳朵贴了过去。

    拓拔绫不知梦见了什么,手胡乱的挥舞了起来,犹如在梦中跳大神一般。

    谢晏之伸出手,捉住了她乱动的小手。

    差一点,便被她打了个正着。

    他仔仔细细观察着那张脸,如若不是呼吸平稳,富有节奏,他都要怀疑她是否在装睡了。

    借睡行凶?

    谢晏之脑海中陡然出现这个词,望着床上躺着的人,眼中带上了探究的光。

    拓拔绫做梦自己正在划水,那湖水太深了,她快要划不动了。

    太累了,真的太累了。

    陡然看到了站在船上的谢晏之,那长身玉立,肃肃如风举的模样,让她看到了希望。

    从未觉得他这样帅气过!

    “谢晏之。”她喊着他,高兴的手舞足蹈,希望他能把船开来,捞自己一把。

    然而,听到她声响的某人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那眼神该怎么形容呢?三分不屑七分凉薄,足足一个扇形统计图。

    紧接着他直接吩咐船家,将船往另一个方向开。

    竟然往!另!一!个!方!向!开!

    这哪成?

    拓拔绫紧紧的追在身后,她拼命的游着,用那狗刨式的游泳水平紧追不舍,心里将谢晏之这厮骂了几百遍。

    该死的,等到她追到他,一定让他好看。

    离得越来越近,拓拔绫十分高兴,划的都更加卖力了。

    然后在她终于追上了船之后,她的手就被人捉住了。

    抬眸,便看见那张好看的脸。

    谢晏之弯着腰捉住了她的手。

    拓拔绫不由的露出灿烂的笑意,她说道,“谢晏之,拉我上去。”

    在她以为谢晏之良心发现,要拉她上去后,没想到他却轻轻松开了自己的手,脸上露出邪肆的笑,如同地狱里的恶魔。

    拓拔绫睁大着瞳眸望着他,不由的往湖底下沉去……

    然而,她岂会让他如愿,就算是沉下湖底,她也要拉住他一起。

    拓拔绫突然奋起,双手并用的抱住了他的脖子,将他也拖下了水。

    “要死就一起死。”她说道,露出得逞且胜利的笑。

    谢晏之此刻正轻轻的将少年从床上抱起来,他本想将拓拔绫送出去,可下意识的低头。

    拓拔绫很轻。

    他想起以往时候,小皇帝娇小的身子笼罩在宽大的龙袍里,像是偷穿了大人衣服的小孩。

    好像每一回抱着她,她压在他身上的重量皆是这种轻飘飘、软乎乎的感觉,似乎摸不到骨头,一点也不像硬邦邦的男儿。

    谢晏之不敢太过用力,放在她肩头的手掌感知到那滚烫的体温和触感,鼻尖甚至弥漫着一种馨香,竟让他迟疑了。

    有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包裹着他的感官。

    拓拔绫的呼吸轻轻经过耳畔时,让他无端有些燥。

    好奇怪……

    谢晏之抿着唇把视线从她脸上挪开,试图消散这种感觉,然而那双手却突然攀上了他的脖子,紧紧的抱着。

    “要死就一起死。”小皇帝突然的道,语气恶狠不足,却分明的带着几分得意。

    难不成她以为有人要她死,便拉着他一起死吗?

    所以才突然抱住他?

    谢晏之站在房中,想了想,还是重新将拓拔绫放回了自己的床上。

    这一回,搭在他脖子上的手攥的异常的紧,他不敢用太大的力将其拉开。

    也不知道这个姿势坚持了多久,谢晏之甚至觉得他以往练剑学武的时候,扎着马步都没有那么累。

    他实在有些撑不住,往她身上凑去。

    冰凉的薄唇一下子凑到了拓拔绫的脸颊上,那柔软的感觉直触心底。

    他瞳眸瞬间睁大,不可思议的望着那张红唇,心魔蠢蠢欲动了起来。

    谢晏之此刻心里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用力的将拓拔绫的手拉开,随即不甚熟练且胡乱的替她掖被子,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次北和崮山正靠在马车上休息,陡然而来的人将两人惊醒。

    “主子。”

    他们俩还以为谢晏之是有事情要吩咐,都巴巴的望着他。

    “无事。”谢晏之说道,就站在旁边。

    两人也不敢继续睡了,就这么同谢晏之站在那。

    “你们继续睡觉。”他吩咐了一句,浅浅的看了两人一眼,随即抬眸望向着夜空。

    皎洁的明月释放着光辉,朦朦胧胧的,罩在地上仿佛蒙上了一层白霜。

    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着他落在那张瓷白脸上的吻,柔软的触感一点点引发了心底的怔楞。

    次北:???

    崮山:……

    斟酌了一会,次北才小声的问道,“主子怎么了?瞧着有些不对劲。”

    “不知。”崮山回答道。

    “那咱们就这样瞧着吗?”

    “嗯。”崮山点点头。

    主子都没睡,他们身为下属怎能睡下?

    也不知站了多久,次北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次北:怎么办?他有些困了。

    但看主子的意思,似乎没有回去睡觉的打算?

    难道他们要在这里站上一夜。

    谢晏之回眸,望向着那两个次北和崮山。

    他似乎明白过来,倘若他今晚在这里不走了,这两个属下是不会睡的。

    他转身,便又往客栈内走去。

    次北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真的要站上一夜了。

    谢晏之再次回到了房间里,今晚他打算在凳子上坐一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