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书锦鲤:我靠拼夕夕娇养了禁欲摄政王 > 第160章 噩梦的开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待那人身形定下来,宋云定睛一看,竟是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

    只是那人年纪轻轻,却一身黑衣,让人观之便从心中油然而生,一股阴翳之感。

    “小鬼,被人欺负的感觉是不是不好受?跟着我,我能让你从此之后顶天立地有能力保护好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那年轻男子说起话来声音也如砂纸一般,有着完全不同于他年龄的沧桑感。

    可尽管他提出的条件对于宋云来说如此诱惑,此时的宋云却在心中默默建起了一堵防御之墙。

    他虽然年纪尚小,可在逃亡路上跑了这么多年,也深知生人难信的道理。

    宋云用眼角的余光冷冷看了一眼那男子,道:“不需要。”

    从儿时到那时的坎坷经历,让宋颖即便还是一个孩子,声音中的冷淡也已到了让人难以忽视的地步。

    虽然年幼的宋云并不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对他紧追不放,但他心里却明确的知道,只要他对别人透露半点实情,自己与家人便会有杀身之祸。

    他从不轻易相信别人,包括现在眼前这个人,哪怕他刚刚对自己施以援手。

    说罢,宋云转身就走,那男人却并没有送于想象之中的纠缠。

    “小屁孩防备心倒挺重,我可不是那种有信心做善事的,不过是看你资质不错,免得浪费了一个好苗子而已。你需不需要自己心里明白,要是喜欢就这样被人欺负一辈子,你就当我刚才没说过话。”

    他走的倒是更加干脆利落,只不过在离去之前,又懒懒的加了一句,“如果是想法变了,太阳落山之后,可以到西村山上的破庙找我。”

    “西村的破庙?”

    这个地方在松韵居住的这个村子里,几乎可以算是一个禁地。

    无他,只因为那座山上有关闹鬼的传闻,长久以来已是十分偏僻荒凉,甚至虎狼豺豹都经常出没。

    是这方圆十里的人都没有人敢涉足的地方。

    可这人竟直接住在那破庙里,这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年轻男子见宋云如此惊讶,原本脸上的冷淡,竟突然退却,甚至还带上了一丝笑意。

    “怎么堂堂男子汉胆子竟如此小?连这破庙听都不敢听了吗?”

    “我才不是胆子小,我只是……还没有想好。”谁还是一个小孩子,可宋云骨子里的血,也绝不允许有人这样贬低他。

    宋云仰起头咬牙切齿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一大堆人都在那个破庙?若是我跟你学,也达到像你这样身手吗?”

    所以虽然自己没有练功,可追杀他的人众多,几年来,别的没有练会,一个人的武力高低出手致不致命,他却是一眼就能够辨别。

    而眼前的年轻男子,虽然刚才已经对几个孩子手下留情,可他却知道说是他真的想出手,几乎可以在瞬间让他们全部毙命。

    以往追杀他的人虽然也很厉害,可与这人相比,显然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若是他当真能学会这人的功夫,自然也就不会再害怕那些人的追杀。

    这样的能力自然能保护他想保护的人,那人在这一点上说的倒也不算错。

    大不了,他平日里什么都不跟他透露就是了。

    可算宋云不知道,从那一刻起,他的天真就已经让他陷入了一场噩梦。

    “要达到什么水平自然是你自己的造化,不过我也不会随便收徒,你要是真有胆子想学工夫,今夜子时,就去西村后山那破庙里找我,到时候能或不能我自然会给你一个答案。”

    年轻男子说罢,手中提着那把青色长剑,身如鬼魅般,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到了子夜时分,宋云趁着养父母睡着之后,当真顶着夜色,一个人往西村后山跑去。

    月光虽如水,可久无人烟的深山之中却静的可怕。

    原本宋瑜还走在村子里的时候,尚能听到一两声虫鸣鸟叫,可一旦踏入西村后山的地界,那些崇明就像是被突然掐断了一样,再无音迹。

    这般诡异的景象,也是村中村里人再也不来西村湖上的原因之一。

    毕竟如此不正常的现象,实在是让人不得不联想到鬼神一说。

    可宋云知道,今晚他既然是来赴约的,便再没有回头之路。

    尽管心里害怕,可他依旧咬着牙一步步踏在那些已经被荒草埋没的山路上。

    身体一边打着摆子,一边坚定的向远处的破庙走去。

    当时的宋云眼里那个破庙就像是他人生中的一座灯塔,他多么希望有一个他的人生能够从此得到救赎。

    所以别说是如此诡异的安静,就算是前方,当真有豺狼虎豹,他也必须要闯一闯。

    所幸,那一路上除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安静之外,倒没有什么其他的危险。

    直到宋云就快要走到破庙之时,那山路旁边的声讨之中突然窜出了一道黑影。

    宋云的聚精会神瞬间被打破,他本想张口大叫,可一想到白日里那年轻男子笑话他胆小的话语,大叫声瞬间被他又生生咽回了肚子里。

    接着月光,宋云依稀看到那道黑影钻进旁边的树丛之后,便再也没了动静。

    他本想凑过去仔细看看刚才跑过去的到底是个什么,可他刚走两步便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从那树丛之中传了出来。

    这股血腥味极不正常,并不是那种陈旧腐烂的气息,而是带着一种新鲜血液汩汩而出的挣扎感,让人闻之心中极其不安。

    “啊!”

    当宋云壮着胆子拨开那丛树枝时,刚刚被他压抑下来的叫声,就再也忍不住从喉咙中迸发了出来。

    刚刚那黑影窜的很快,可宋云却也瞥见应当是一只很小的动物。

    如今树枝之下却只有一具血淋淋的尸体,看骨架倒像是一只兔子,应该就是刚刚从宋云面前跑过的那道黑影无疑。

    这只兔子跑进草丛都送语音箱过来查看,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这兔子却只剩下一副骨架。

    就算是有豺狼虎豹,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大不了能把兔子一口咬死,也不至于吞吐的如此之快,连血肉都不见了踪迹。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