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每天被迫变有钱 > 第一百三十四章你才是大人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燕京市,朝阳区,一栋别墅的二楼卧室里。

    昏黄的台灯,把白洁的被褥染得一片暗黄,和窗外的燕京街道呜呜不停的夜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易清晚已经躺在了床上,光洁裸露的后背靠着枕头贴在床背上。

    她刚才问的三个问题完全是临时起意,所以问完了之后,愣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我怎么会问这个问题的”

    易清晚喃喃道,她很清楚自己对令乾的不是喜欢。

    是好奇,极重极强的好奇心。

    她想翻开令乾这本书,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让令乾当时可以做出救人的行为。

    也许可以为自己开画展,提供一个全新的灵感。

    都说艺术家是半个疯子,渴望成为艺术家的人也是不疯魔不成活。

    也亏得易清晚能问出这种社死问题。

    想了半天,易清晚还是没有想明白。

    “不行,我要解释一下”

    生怕令乾想多,易清晚决定跟令乾说明白,自己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开一个玩笑。

    小易同学:“令乾,你别多想,我就是开个玩笑......”!

    消息很快发了出去,但却冒出一个红色感叹号。

    易清晚难以置信的又发了一条消息出去,这次确定不是幻觉。

    令乾删了自己?

    不可能啊,平时那么多人加了自己微信之后,都是嘘寒问暖的,或者故意聊一些自己感兴趣的话题。

    窗外的风猛地吹开了没有关紧的窗户,夜风灌入了温暖昏黄的卧室,于是易清晚饱满的身子一哆嗦。

    她这才明白,自己是过于自信了,令乾对自己根本就没有半分意思。

    可是怎么就这么不甘心呢,凭什么啊?

    很快,她给辛蕊发过去一条消息,质问道。

    “明天你把令乾约出来,我要好好问问他”

    辛蕊很快也回复了,“怎么了,才刚加上第一天就吵架?绝了”

    “他卸磨杀我,他把我删了!”

    ......

    宝格丽酒店七层。

    松软的鸭鹅绒大床上,早就脱了个精光的男生,精壮的宛若意大利雕塑的上半身裸露在空气中。

    令乾挫着手机屏幕,回味着刚才自己删掉易清晚微信的事情。

    看见漂亮女人就走不动道,对于lsp来说并不丢人。

    但令乾不是那种满脑子都是那些东西的人,对于令乾来说,漂亮女人就像枯燥生活里的调剂品。

    为什么有了宁新橙这么好的女朋友,还不能收心。

    在令乾年纪尚小刚刚成年的时候,上一世自己就是个普通家庭,父母也帮不了自己。

    毕了业,找了个朝九晚五,月薪五千的工作在离家近的三线城市苟活。

    那时候没有女人瞧的上自己,或者说因为自己长得还可以,图个新鲜感,但一意识到要跟自己过苦日子,就马上离自己而去了。

    令乾也没有怨天尤人,谁不喜欢有钱的男人,谁不想过上好日子呢。

    那时候的自己想,一定要努力,要奋斗,然后找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

    然后只对她一个人好,做一个专一的男人。

    “呵呵”

    卧室外的浴室里传来抽水声,只有自己一人的卧室里,令乾忍不住自嘲呵呵了一声。

    现在想来,当初那么想,也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没钱。

    没钱,什么都没有,只有嘴上说出来的专一。

    上一世令乾怎么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呢,为什么专一忠贞就没有钱可贵呢。

    现在终于有钱了,有花不完的钱,甚至还要被迫去花钱。

    这样一看,上一世自己也不是什么好男人,只不过是一个拿专一忠贞当挡箭牌的渣男。

    “令乾,你怎么了嘛~”

    宁新橙光着粉嫩的小脚无声走进了卧室,令乾并没有听到。

    “啊,没事”

    宁新橙凑了过来,喝了中药感觉身体好了很多,令乾请的私人医生还有老中医很管用。

    也许再过几天,就不用憋在屋子里了。

    “小宁同志,你说有一天我突然没钱了怎么办啊”

    令乾注视宁新橙,这个在自己心目中简直美好的像白月光的女孩,淡淡说道。

    “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令乾”

    宁新橙柔声说道,纤细白皙的手指拨动令乾的头发,一段时间没剪头,头发都有点长了。

    听到宁新橙的话,令乾笑了。

    没有钱的时候就可以专一,有了钱就暴露本性,自己原来就是这种男人。

    不过今晚,按住心中的花花肠子,为了宁新橙把易清晚删掉,令乾还是对自己挺满意的。

    人呐,要想得到点什么,总是要先失去点什么,这个世界是很公平的。

    “我压力一直很大,之前你还耍小脾气不听我解释,现在可以听了吗?”

    今天故意把手机放在了酒店这边,提前埋下了伏笔。

    今晚令乾想把这个芥蒂彻底铲除掉。

    宁新橙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她偷偷看完令乾手机的时候,就已经相信令乾了,现在清纯可爱的脸颊上还有点羞红。

    她能感觉到令乾很在意自己。

    对自己之前不理令乾的行为,就更加感到自责。

    “我在创业,很多事情难免会接触女人,我是我不是别人,不能影响别人对我怎么想怎么做,但我有一点可以保证,我永远不会把你弄丢”

    “前段时间我也想清楚了,做生意做的再大再好也没你重要,我就把我微信里有问题的异性都删了”

    宁新橙头埋在令乾的怀里,发丝弄得令乾的胸膛有点痒。

    “那我做了这么多,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轻轻推开了宁新橙的身子,令乾图穷匕见的说道。

    宁新橙呆呆的,连令乾会有备用手机和微信小号都没有想到,又怎么可能想到这是令乾的套路。

    她现在只有感动,原来令乾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

    于是她注视着令乾,满脸认真的朝令乾点头。

    “你先亲我一下”

    令乾突然坏笑道,这时候还在逗宁新橙。

    “好了,不逗你了,很多时候你看到听到的,并不代表就一定是真的,你明白吗?”

    宁新橙懵懵懂懂的,她不知道令乾想说什么,也不知道令乾在兜圈子。

    “你知道的,我在创业,会碰很多人的蛋糕,难免会和人结下梁子,我没什么软肋也不在怕的,唯一担心的就是你”

    “上一次,你不就中招了”

    令乾这个不要脸的,拿出了创业生意上的事情给自己当挡箭牌。

    “对不起令乾,我太敏感了”

    “对,你太敏感了,不过我觉得很好呀,下一次再有这种事,你不要不听我解释,我都可以给你解释清楚的”

    上一次柳诗晴就抱了自己一下,说了几句喜欢自己的话,宁新橙就受不了啦。

    又不是捉奸在床,令乾属实是憋屈。

    这一次总算是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只要不是触碰到底线的事情被宁新橙看到,自己有的是正当理由解释。

    “好了,睡觉了,对了,再告诉你一件事”

    宁新橙愣了一下,令乾这时候已经凑到了她小巧的耳朵旁。

    悄声说道,“我知道你偷偷看我手机了”

    耳根刷的一下就红了,贴在令乾的侧脸上一阵温热。

    “好了,睡觉”

    关掉台灯,卧室里彻底黑了下来,宁新橙这时候突然抱住了令乾。

    “令乾,我看你手机,是因为我好害怕,没有你的这一个月,我好难受的”

    “你就是闲得,你粉丝数也快五十万了吧,到时候让柳婉情给你安排一场粉丝见面会,你现在也算个小网红了宁老板,你得支楞起来啊”

    宁新橙没有安全感,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没有自信,没有被需要的感觉。

    令乾的确骗了宁新橙很多,但有一点事真心,自己想让宁新橙变好,越来越好。

    ......

    第二天,一早。

    吃完早饭,令乾跟昨天一样,坐在熬中药的药炉旁,一边扇着风。

    一边给王思明打过去了电话。

    王思明这种国内顶级的富二代很少混圈子,但只要是人就会有社交,准确的来说王思明也不混京圈,但京圈的人他也都认识,圈里人也都知道他。

    没准人王思明跟京圈的人唠嗑的时候,还听说过自己。

    很快,电话接通了。

    “喂?哪位?”

    电话另一头是个陌生来电,对王思明来说,早就见怪不怪了。

    朋友的朋友总有想认识自己,其实这也没什么好烦的。

    好好利用,也是一种社会资源。

    但不得不说,朋友的朋友里,大都鱼龙混杂的。

    王思明也没有从里面找到什么好的社交资源,所以语气难免有些不耐烦。

    “王少你好,我令乾,你应该不认识我,我找你是有事想合作一下”

    令乾开门见山的说道。

    很多富二代的性格都很怪,像王思明这种顶级富二代的性格也一样。

    教养是一部分,但更多的是得势的意气风发,对很多人都不怎么在乎。

    就像昨晚自己跟易清晚说的话,也是王思明的经典名言。

    我交朋友,从不看他有钱没钱,因为,反正都没有我有钱。

    从这一句话,就可以看出王思明的为人,比自己可是放荡不羁多了。

    “合作?怎么个合作法”

    王思明还是挺喜欢直接的聊天方式的,大家都挺忙的,又不是朋友,谁有时间跟你车先天呢。

    只要是合作,就有利可图。

    王思明不缺钱,家里不缺,他缺的是一种认同感,来自各个方面的认同感,家里长辈的,社会上的。

    父辈那座难以逾越的大山,让王思明心里总憋着股劲。

    有的大少是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可劲的作,王思明早就过了那个阶段,八八年出升,今年是2018年,他想做点事情。

    直播行业,还有ms娱乐公司就很直白的说明了这一点。

    不过虎鱼还有几个有名的直播平台,都背靠南山必胜客企鹅这个大山,要想在赛道里冲出去,又谈何容易。

    说实话,王思明最近很焦虑。

    这几天来燕京,到基本不会有交集的京圈里,王思明就是想通过这些燕京少爷,寻摸点路子。

    但几天过去了,除了一些小打小闹,的确是乘兴而归。

    王思明有点失望,甚至心里还骂骂咧咧的觉得同是富二代,怎么这帮人就知道享乐呢。

    然后今天,令乾打电话过来,说是要合作。

    王思明就这么期待了起来,刚说完一句话他又开口了。

    “令少?哦不对,应该叫令神,昨天我跟京圈的几个哥们聊天,都提到你了,你现在可是个大人物”

    王思明突然的和气,倒是让令乾有点意外。

    不过京圈的名声竟然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怪不得车信雄一直想让自己跟那帮大少玩。

    道理令乾都懂,可没有话聊,自己又不缺钱也没必要。

    现在看来,圈子并不是只可以用钱就可以总结的,古时候有江湖,现在也有,不过现代社会里它叫圈子。

    令乾上一世也没混过圈子,之前就以为不缺钱就没必要混圈子。

    现在看来,自己确实没完全搞清楚圈子的玩法,看来的确可以试着在京圈组个自己的小圈子。

    玩不来,我自己创一个不就完事了。

    心里这么想着,令乾笑着来了一句,“王少可真会开玩笑,你才是大人物,我不值一提”

    很多人都觉得商业互吹很尬没必要,其实这是不熟悉的双方,短时间拉近距离的方式,甚至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的。

    “令神,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说”

    王思明也听说了令乾借钱,又救人的事情,作为一个男人来讲,王思明挺欣赏令乾这种有情义的人的。

    无论好人坏人,都想和好人交朋友嘛,的确是这个道理。

    “王少最近也很忙吧,浣熊直播还有芭蕉互娱各种事情......”

    令乾也没有谦虚,直接让王思明叫自己“令神”。

    别人给自己面子的时候,不一定要拒绝谦虚,看场合而定,和王思明这种啊顶级富二代说话,自信点其实算是好处,只要不是狂妄就都是小事。

    当然,令乾也明白,王思明这么叫自己,也就是嘴上说说。

    心里认可是不可能的,就是京圈那些,包括刘锦城在内都一大堆看自己不爽的。

    “令神对我是做过功课的,用心了,那这合作,也是在这里面的吧”

    王思明兴趣盎然的说道。

    “这么说也可以,我想请王总叫你英雄联盟电竞俱乐部的冠军选手,来我的网咖来一场网吧联赛,价格你定”

    “......”

    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

    王思明显然是觉得自己的目标,是直播行业和ms娱乐公司。

    但直播自己目前没兴趣,ms娱乐公司自己已经布局好了,没必要跟王思明挂上钩,只有猫猫与你的网吧联赛有事。

    顿了顿,令乾开口了,“我觉得直播用户,也想看看普通玩家和冠军选手的差距,所有玩家都可以报名”

    “这个网吧联赛也可以在直播平台上独家转播,后续的事情也可以再谈谈,所以资金我来提供”

    所有资金我来提供,这句话的分量很足,证明了自己的信心,但其实令乾对王思明的想法还是有点不确定。

    因为,王思明一定程度上,不需要这场网吧联赛。

    “那令总的预算是多少呢?”

    听到这句话,令乾笑了,这事差不多成了。

    关键是,自己最后的一百多万的系统金额,也可以烧出去了。

    系统终于要升级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