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斗破之我让魂族从了良 > 第190章 三十招!(二合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远古八族?

    石殿之内,随着这句问话,几人的面色皆是悄然变幻了起来。

    魂虚万万没有料到,对面的这个老家伙一开口就这么犀利,而从烛九反应来看,显然还并不知情。

    魂虚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一定得答好了,要不然辛辛苦苦在烛九那建立的人设就要崩塌了。

    至于对方怎么猜到的,反而不是魂虚首要考虑的问题了。

    不出意外,自己在远古遗迹中施展的族纹,还是让烛炳他们留了心,而后在返回龙岛之后,将事情始末都告知了这位太上长老。如今所抛出来的问题,多半是从烛炳告知的情报中分析出来的。

    不过,既然魂虚敢当面施展族纹,自然一早准备好了后手。

    只见他目光不见丝毫躲闪道:“长老目光如炬,在下的确是远古八族之人!”

    嗯?

    面对魂虚如此坦然的回答,到时让得烛炎愣住了。

    这……都不带辩解一下的?

    烛炎一愣神,魂虚立马反攻了回去:“不论我是何人,这貌似和足下如今这般处置紫妍都没有直接关系吧,公然囚禁尔等皇女,可是以下犯上的行为!”

    “大胆,你是什么身份,居然敢对我说教!”魂虚的话字字诛心,听得烛炎勃然大怒。

    魂虚似是完全没有将一名斗圣强者放在眼中,哈哈大笑道:“我是什么身份?我于你们少族长危难之际,救她性命,又于远古遗迹中救你孙儿一干人等,如今连龙凤本源果都到了你们太虚古龙一族的手中,敢问,没有我出手的话,又是何种结果?”

    “我再问,我可曾言及向你们太虚古龙讨要什么,是谁口口声声答应我会好好照顾紫妍的,你们太虚古龙的信誉就是如此?”

    “尔等不谈回报就罢了,自我入岛后便是出手打压,还是说,恩将仇报,便是你们的行事风格!”

    魂虚每一句话都说得掷地有声,他目光扫过面前三人,除了这烛炎这头老泥鳅,烛离与烛九这对父子皆已经羞愧的撇了脸去。

    而别看烛炎一开始气势汹汹,其实他一直都十分镇定。

    魂虚的几番话说完,烛炎仅仅是静静的沉默了几秒,随即便是沉声道:“那以阁下的意思,是不是我东龙岛上下应该感激涕零,日后唯阁下马首是瞻,而你又可以操控紫妍,借以控制……”

    烛炎刚想将自己分析给亲儿子听的话揭露出来,却猝不及防的被魂虚挥手打断了:“知道尔等太虚古龙为何衰败至今?就是因为多了你这等目光短浅,自身又不堪造……”

    “天虚!”眼看魂虚怼得越来越出格,烛九忍不禁惊叫了一声。

    我滴乖乖,纵然老爷子可能误会了你,你也不该如此大胆,你面前的可是一尊货真价实的斗圣啊!

    听着二人的对话,烛九这个心脏那叫一个砰砰直跳,他感觉自己再不阻止,好不容易坐下来相谈的双方,就又得动手了。

    而不论魂虚的潜力有多高,不断挑衅一名斗圣强者,实乃不智之举!

    不过,以烛九的见识,显然还是看低了二人的城府。

    魂虚二人看似吵得很凶,其实越是这般,越说明打不起来。

    正所谓会咬人的狗……等等,我为什么会用这种比喻。

    想到这里,魂虚赶忙换了个比喻。

    他与这条老泥鳅真想动手,便不会再此处磨磨唧唧。

    从这位太上长老带着他们来到石殿之内开始,魂虚便看得出,其实对方的态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决绝。

    别看二人吵得很凶,其实都只是一个互相试探的过程,但凡谁在这过程中表现出心虚的一面,那就站不住阵脚了。

    所以不论自身的真实想法是什么,他们断然不可能会去承认。

    当然一味对喷显然解决不了什么事情,而烛九的从中润滑就显得极为重要了。

    经过烛九一打断,魂虚与这位太上长老的第一回合也就过去了。

    “好家伙,牙尖嘴利,这小子果然不是善与之辈!”

    要不是自己孙儿打岔,烛炎感觉多年来的养气功夫差点就被破了功,一想到魂虚的未完之言,眉头就一根劲的直抖。

    “老而不死是为贼,他娘的再不打断你,老子岂不是坐实了心怀不轨之人了?”

    魂虚面无表情的收了功,心中大感遇到了劲敌。

    见到二人果真暂熄干戈,烛九父子俩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一时间摸不清二人到底是什么态度。

    魂虚二人这一熄火,将近沉默了十来息。

    最终再是由烛炎开口道:“我太虚古龙向来重义,绝非忘恩负义之人,你但有所求,念在你对小九有恩的份上,大可当下便言明,至于我们太虚古龙的内政问题,就不劳阁下关心了!”

    想打发我?

    魂虚冷冷一笑,直言不讳:“恕我直言,以太虚古龙现今的局面,自保都成了难事,长老便不要乱开海口了!”

    烛炎双眼一瞪,下意识转头看向了烛九:“你可是将我们太虚古龙的要事,说与外人听了?”

    一个外人是不可能知道他们太虚古龙已经分裂的事情,但炎烈分明能从魂虚的话语中,听出弦外之音。

    所以,他不禁怀疑是否是自己的孙儿多了嘴了。

    烛九正想开口解释,就被魂虚打断道:“这种事情压根就无需烛九与我坦露,这些年天妖凰族的动作越来越大了,而你们太虚古龙却反其道而行,甚至连此番遗迹之行,仅是派出了一名五星斗尊巅峰的烛炳,难道一切还不够明显?”

    魂虚的反问,瞬间让得烛炎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见状,魂虚赶忙趁热打铁道:“之前是在下多有得罪,还望抱憾,不过,在下也想问长老一句,你真的希望太虚古龙的局面就如此僵持下去,以你的眼界,应该不会看不透这背后的结果!”

    烛炎眉头皱得越来越深了,他目光下意识瞥了眼下方的烛九,紧接着再是沉声道:“你究竟知道了多少?”

    魂虚淡淡道:“就是你心中所想的那么多!”

    烛炎的眼睛微微眯起了危险的弧度,压低声音道:“看来,你对我东龙岛果然下了不少功夫!”

    烛炎眯眼的那一刻,魂虚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气机锁定了自己,而这一次,对方显然是玩真的了。

    魂虚面色不变,正色道:“我把紫妍当成自己的女儿一般对待,试问谁,在不调查清楚他人的身份前,会把自己的心肝宝贝,交付于他人,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远古八族的人,也应该明白,以我群族的手段想要了解这一点并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这些年三大龙王的动作也越来越大了!”

    “三大龙王?是他们泄露的情报?该死,这三个家伙难道一点都不顾全大局了?”

    在魂虚刻意引导之下,烛炎逐渐有些动摇了,一想到是三大龙王泄露了他们太虚古龙的局面,更是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情绪生了出来。

    烛炎毕竟是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并未因此对魂虚轻易放下警惕,这一次他的目光也是变得极为的凝重道:“其他暂且不谈,你实话告诉我,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果你今天不老实交代,单凭你知道我太虚古龙这么多事,我定然不可能会放任你离开!”

    “爷爷!”

    “父亲!”

    听到烛炎的威胁,烛九父子当即忍不住轻呼了一声。

    让一个外族人知晓太虚古龙的局面的确不能放任,但若是这样囚禁魂虚,显然也不是明智之举。

    因为现今魂虚已经承认他远古八族的身份,以他展现出来的潜力,定然是族内至关重要的人物。

    此次要是处理的不好,极有可能引起这些强大的远古群族的反弹。

    以太虚古龙如今的处境,除了已经落寞的萧族,其余任何一族出手,都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存在。

    所以,他们对于烛炎要拘禁魂虚,是完全不赞同的。

    不过,烛炎这一次好似吃了秤砣铁了心,目光不偏不倚的盯着魂虚,似是对方不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当即便会对其进行相应的措施。

    魂虚深深叹了口气,有些事情就算他说出来对方都不一定会信,可说真心的,他目前除了想要吸收这太虚古龙的感激反馈,真的是一点其他心思都没有。

    三年能过去他多半是要离开斗气大陆,三年若是过不去,也就没有以后了。

    烛炎的这些阴谋论并不是没有道理,但用在他魂虚身上真的一点都不合适。

    索性,魂虚也就把自己的一些“野心”稍稍透露出来道:“既然阁下都如此直白了,在下也就不深藏了,没错,我的确希望日后能够得到太虚古龙的支持,因为,我有意成为我族下一任的族长,而紫妍若是能够成长起来,必然是能够带领你们太虚古龙重拾辉煌!”

    “至于其他的心思,几位真的是多虑了,因为日后我既不会派人干涉你太虚古龙的内政,也不会参与你们对于紫妍的教导,而我唯一的要求便是希望你们能够好好对待紫妍,至于日后当她同样成为了这世界的顶尖强者之后,会不会还念着我的好,那就看命了!”

    “至少,近几百年来说,以太虚古龙目前的形式,对我日后继任大统一事,是没有多大帮助的!”

    魂虚的话虽然直白的有些伤人,但反而他这般‘全盘托出’,烛炎的脸色方才好看了许多。

    他的表情就像是在说:“对么,你早说是为了帮助你继任大统就对了,老夫可不相信任何不计回报的付出!”

    魂虚也不想再去揣摩对方心思,直接治沉疴,下重药道:“如果几位能够极力辅助紫妍成长,不生异心,我愿意答应你们东龙岛,在半年后必定派人协同你们平定几大龙岛,且功成之后必不会留下任何人驻守在你们太虚古龙的阵地!”

    听到此言,烛炎那略带浑浊的目光瞬间亮了起来,不过也就短短那么一瞬间很快便再度沉寂了下去。

    不为其他,实在是魂虚的承诺太动听了,动听到有些不切实际。

    想要平定三岛的动乱,至少得派除两名五星斗圣以上的实力。

    而这等强者,无疑是各自族内手握大权的老资格,岂能任凭调遣。

    甚至某些时候,连族长的话也并非百分百管用。

    当然,想是这般想,但若要说烛炎不动心,那定然是假的。

    能够平定三岛,可以说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宏愿,若是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太虚古龙一族统一,他死也瞑目了。

    魂虚的话听来十分夸大,但结合烛炳他们对魂虚的评价,却又让烛炎心中暗暗生出几分希冀。

    烛炎想了又想,目光连连闪动后,终是想到了一个注意。

    首先烛炎改善了自己的态度,尽量在脸上挤出笑容道:“老夫并不是全盘否定阁下,但你我皆要明白,天底下最不值钱的便是诺言,如果阁下若是能完成老夫接下来的考验,我不但会放了紫妍他们,还会当着全岛子民赔礼道歉,自此之后,竭尽全力,辅佐紫妍!”

    听到这话,魂虚以及烛九父子皆是忍不住一同看了过去。

    而魂虚毫不犹豫地点头道:“只要长老不是存心为难在下,任何考验尽管说来!”

    “好,哈哈哈,不亏是让我家小九如此推崇之人,老夫,名为烛炎,若是阁下不嫌弃,亦可与小九一般,称呼我一声爷爷,就冲你今日这句话,不论考验是否通过,事后我必当保全你的性命!”

    烛炎见局面渐渐落入自己的掌控当中,心情亦是大好,不声不响地偷摸着占起了魂虚的便宜。

    爷爷?

    论年纪,我都可以当你爸爸了,你这臭不要脸的老泥鳅!

    魂虚暗骂一声,也不接茬,静静等待对方的下文。

    “咳咳!”烛炎感觉到自己的一番热情受到了冷遇,当即有些不自然地咳了咳,以掩尴尬。

    随后,指着烛离缓缓道来:“此人乃是我的亲子,同样也是东龙岛的三长老,你若能在他手中走过三十招,事后对于紫妍的安排,任由你定夺!”

    “爷爷!”魂虚没有急,一旁的烛九却第一个跳了出来:“爷爷,父亲乃是高级半圣,天虚才突破六转斗尊巅峰不久,你这也太欺负人了!”

    烛炎看了眼仗义的烛九,心中升起一股悲戚,想他烛炎智计超群,怎么会有这种脑残的孙儿。

    然而这个想法他刚生出,其身后的亲儿子,烛离,同样一脸愧色道:“小九此言无不道理,以我之见,派出我龙岛的龙将即可,我出手的话,难免落人口食!”

    烛炎翻了翻白眼,终于想起来了,原来他还有个傻儿子,这就怪不得小九了,显然是上梁先歪了。

    龙将,是他们东龙岛所有龙卫的首领,而他们太虚古龙的龙将每一任实力都不会低于九转斗尊巅峰,是除长老以外,身份最特殊的存在。

    他们如今这一任的龙将便是一名九转斗尊巅峰的强者,离半圣之境仅有一步之遥。

    烛炎全然不顾自家两个憨货的话语,皮笑肉不笑地反问魂虚道:“听闻烛炳所言,小友连无限接近九转斗尊巅峰的斗圣骨骸皆能在五招内击败,如果仅是一名龙将的话,也就对小友太不敬了!”

    烛炎这番话无耻至极,听到烛九父子俩都有些无地自容了。

    不过他们也看得出,这一次应该是烛炎最后的妥协了,不管是否要求十分过份,想要再更改机会是不可能的了。

    如此想着,烛九都有些不敢与魂虚的眼睛对视了。

    魂虚不难听出,烛炎是在激他,不过他也实在被这个老家给啰嗦怕了。

    他二话不说直接来到了烛离的身前,目光从容道:“请赐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