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 773.相同的国防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然以为纪红梅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便和她约好,等婚宴流程结束后,找个安静的房间再说话。

    纪红梅表示没问题,好奇的又看了眼谢明初,见谢明初神色恹恹的,明显是不想搭理她,便自觉离开,去找她唯一认识并且熟悉的卢尤宗了。

    她走后,谢明初没忍不住,看着宁然问:“你真不好奇吗?”

    宁然用疑惑的眼神看她,“好奇什么?”

    谢明初犹豫了下,“我的身份。”

    宁然认真的想了想,谢明初故作镇定的看着她。

    片刻,宁然想好了,嘴巴长了张,发出灵魂质问:“那你能把欠我的药钱先结了吗?”

    谢明初 “……”

    谢明初黑着脸瞪着宁然,“本小姐会是缺钱的人?”

    宁然无语:“那你倒是还上啊。”

    谢明初恨铁不成钢的道:“本小姐身上有价值的东西那么多,结果你就图谋钱?宁然,你能不能有点追求,别那么俗?”

    宁然翻了个白眼,顺手在旁边的桌子上拿了块水果糖拆开包装纸塞进嘴里,语重心长的道:“谢明初,你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你知道我养家有多辛苦吗?而且,我马上就要去京都上学了,不多赚点钱,怎么够我花的?”

    轻飘飘的瞥了眼谢明初,宁然又不紧不慢的补了句,“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跟我都不是亲兄弟,便宜占的也太没良心了吧?”

    谢明初切了声,恼道:“补补补,回头就给你全补上。”

    宁然满意了,“这还差不多。”

    谢明初:“……”

    这绝对不是她之前看上的宁然。

    谢明初也翻了个白眼,想想又有点想笑,哼了声。

    又过了一会儿,赵天岭一家也来了。

    宁成晖和许玉珠已经和赵家挺熟识的,自然而然就邀请了他们。

    宁然知道他们会来,但想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一回事。

    谢明初就吊儿郎当的在宁然身边嗑瓜子,满场大约十张大圆桌,她们坐在角落里这一桌。

    而她此刻又清晰的察觉到,在赵褚阔惊愕江矜入场后,宁然有一瞬间的不自然,撇了她一眼,“要溜吗?”

    宁然现在对江矜的感觉其实很复杂。

    江矜无疑对她极好,但这份好在她知道了江矜与她有血缘关系之后,就隐隐变了。

    在江矜恢复记忆的那段时间里,江每次面对她这张脸时,是每次都能不可避免回想起她那位生死不知的兄长?

    那江矜对她的好,是她某种程度上的补偿吗?

    宁然还记得很久之前,她在给江矜针灸时,江矜昏迷中下意识呢喃的那句“哥哥,对不起”,这令宁然的心情更加复杂了。

    宁然低下头,对身边的谢明初说:“不用了。”

    那边,赵天岭来了之后,迅速在人群看见围在杨玉兰身边兴奋的叽叽喳喳的温涵涵,与她交换了一个眼神,彼此笑了下。

    赵褚阔当然做到了宁成晖那一桌,赵天岭就陪着江矜去找宁然打招呼了。

    在他们过来前,宁然已经收拾了自己的心情,甚至在江矜一如既往亲切的叫她然然时,脸上挂出一点笑意,站了起来,“江姨,好久不见,看你现在已经大好了。”

    赵天岭连忙给宁然拍马屁,“那是,然姐的医术,只要你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江矜瞪了眼他,轻声斥道:“说了多少次了,然然是你妹妹,不许这么没大没小的。”

    宁然身边的谢明初依旧坐着,并没有起身,也没给江矜一个眼色。

    赵天岭叹口气,深感自己没人疼了,转头就去找温涵涵。

    这婚宴过程,他也得学学,以后总能用的上。

    赵天岭走后,江矜温柔的看着宁然,说:“然然,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你考了一个很不错的大学。”

    仔细看,江矜眼中有些怅然和感慨。

    宁然礼貌道谢。

    江矜忽然说道:“然然,你以前对江姨没有这么客气的。”

    “是吗?”宁然微微一笑,面色如常道:“可能是最近事情太多,有点累吧。”

    江矜扫了眼自顾自嗑瓜子的谢明初,目光深了深。

    正好那边,赵褚阔在找江矜了,江矜回头看了一年赵褚阔,回去前终于忍不住问宁然:“然然,江姨想问你,你为什么要选国防大啊?”

    宁然选的,是国防大的医学专业,以后毕业了,基本上只会直接进入部队当军医。

    宁然倒也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淡淡道:“那里需要我。”

    这其实是句很傲的话。

    但江矜只是笑了下,温柔道:“嗯,。那里,的确需要你。然然,你是个很有抱负的孩子。”

    说完,江矜便转身离开。

    宁然若有所思的看着江矜的背影。

    从前不知江矜与她的关系,如今想想,江矜所言,似乎句句皆有深意。

    宁然正想着,突然听到旁边的谢明初嗤笑了一声。

    宁然坐下,看向她,“笑什么?”

    谢明初不说话,脸色冷了下来。

    好半晌,谢明初才幽幽问道:“你知道你上国防大,代表着什么吗?”

    宁然摇头。

    她纯粹就是为了自己当然理想和顾季沉,哪儿能知道。

    谢明初看向宁然,目光里有种宁然觉得很微妙的同情,还有些说不上来的情绪。

    宁然听见谢明初说:“现在很少有人知道,江家那位,就是从国防大毕业的。”

    江家出事后,有关于那位的所有信息,全部消失了,就像人间蒸发从来没出现过。

    那些核心信息,也成了别人难以企及的机密。

    故而,现在这一辈的人里很少有人知道,国防大曾经到底是有多么的辉煌,出过多少的军事天才。

    人们最近的印象,还是数年前,国防大出现的两位令人惊艳的天之骄子。

    其中一位就是如今众所周知的顾季沉。

    宁然听完谢明初的话,浑身顿时一僵。

    她下意识的看向不远处主桌那一桌的人,江矜正笑眯眯的同温涵涵说话,赵天岭在一旁得意的扬着头,赵褚阔则是与她外公说着话。

    他们相隔的距离其实不远,这一刻却仿佛泾渭分明,她这边与那边,成了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宁然这时才明白过来谢明初的意思。

    江矜之所以会问她为什么选国防大,大概就是因为,她那位血缘上的父亲是国防大出来的军事高材生。

    如今,她也走上了她父亲的路。

    这命运似乎不同,又似乎相同。

    宁然面色沉沉,没说话。

    这一瞬间,宁然分明感觉到,她的心里又酸又涩,充斥着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