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倾城绝世:至尊大小姐 > 第89章 棋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更好的办法?”龙神惊讶了,难道还有比青铜镜更完美的结界。

    说到结界,苏轻舞想到一个办法,她从戒指中拿出一个药丸,然后出了山洞,走到火狼王的尸体旁。

    打开瓶塞,将里面的药粉洒在火狼王的身上,而后火狼王居然动了。

    火狼王明明已经死了,怎么动了。

    “这是凡人世界蛊术,经过特别调制下,可以让尸体动。”

    “不过并没什么实力罢了!”

    苏轻舞嘴唇翕动,轻轻念了几声,火狼王的尸体中迅速出现很多白色的虫子:“这蛊虫会在尸体内迅速繁殖,而后寻找新鲜的尸体。

    虫子四处扩散,进入所有的火狼身体后,倒在地上火狼群,开始有变化。

    它们都从地上站起,而且身体的伤口迅速愈合。

    “这蛊虫进入尸体后,会分泌一种东西,让尸体伤痕恢复!”

    “看起来和活的一样。”

    “青铜镜多好!”

    龙王叹息一声:“这些不过是中看不重要,凡是修为高点的,一定能看出来。”

    “神兽的威压,就算是圣阶,都要三思!”

    苏轻舞回头看,看到火狼王已经摇摇走到苏轻舞身边,而它的身上已经爆发出神兽的威压,虽然很弱,但是绝对不是假的。

    “我说过这种虫子经过特别调制,能激化它们尸体内存在的潜能。”

    “好了,这下应该没有人赶来了。”

    苏轻舞直接进了山洞,还是盘膝打坐,自己精神力受损太严重了,需啊哟尽快调理。

    “龙神,要是有危险,一定要叫醒我。”

    “好!”

    苏轻舞念着龙神教给她的口诀开始打坐,这口诀自己也是第一次用,话说自己第一次接触能修补神识的功法。

    魔兽森林本就诡谲,并不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只有最快恢复到状态,才能在这里活下去。

    她念着口诀,这些生涩的音节,像是来自古老的荒原,没念一次,一幅幅图都倒映在自己脑海中。

    一瞬间,她好像来到星星最闪耀的地方。

    这里群星的起源。

    在一片星星的海洋里,无数的星星从她眼前飞过,她看着周围,淡淡的星光,发出金色的光辉,铺就一条金色的路。

    引领她前行。

    她懵懂的踏上金色的路,脑袋浑浑噩噩的,根本不清醒。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被群星包围。

    “妈妈!”

    “妈妈!”

    “妈妈!”

    一声声稚嫩的声音,让苏轻舞诧然,哪里来的声音,为什么自己明明看不到人,却听得这么清楚。

    “这里是星海,群星的母体。”

    “它们还没有灵智,但是它们看到第一个人都会称作母亲。”

    谁在说话。

    金色的星河中,一个穿着白色的纱裙的女子,手中拿着一个光团出现在苏轻舞的视线内。

    “你好啊,我等了你很久,你终于来了。”

    “你认识我?”

    苏轻舞直接问着:“我们不认识吧!”

    白衣纱裙的女子,脸上带着白色半透明的纱巾,让苏轻舞看不到此人的面貌,只是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从她身上淡淡的散发的气势,就感觉是一个隐藏不露的高手。

    “我是星河之母。”

    白衣纱裙女子淡淡说着:“你可以教我,星沙。”

    “星沙前辈,你好。”

    “很久,没有人叫过我前辈。”

    星沙有点寂寞的说着:“我一直在想,是不是传承已经断绝,为什么万千年了,再也没有人到来这里。”

    “但是我身为星星的母星,无法离开这里,我拥有无尽的生命,同时我也拥有无尽的孤独。”

    “好在,终于有人来这里。”

    星沙笑着,眼眸中都带着光。

    “所以,你说等了我好久,是这个意思。”

    “是!”

    “星沙前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这里,你能讲讲吗?”

    “只有修炼神族功法的人,才能拥有窥测天地的权利,你应该修炼了神族的功法。”

    龙神给自己功法居然这么厉害,随便拿出一个就是神族。

    “你是不是感觉到自己神识渐渐恢复。”

    “群星的光辉拥有很强的治愈作用。”星沙微微一笑,道:“你神识修补没有完成,暂时会呆在这里,有没有兴趣喝一杯。”

    星沙淡淡一笑,随手一挥,出现两杯酒杯。

    “这是上好桂花酿,我存了很久,要不要喝一杯。”

    “我先喝!”

    苏轻舞拿着酒杯没有动。

    星沙秀色的眉毛一挑,问:“你怎么不喝。”

    “不会喝酒。”

    苏轻舞握紧酒杯,道:“实在抱歉,我这个人一喝酒的醉。”

    “哦!”

    “很久没有人类来这里,你能跟我讲讲你们世界的事情吗?”

    星沙随手又是一挥,出现两个蒲团,道:“反正时间不急,你能讲讲吗?”

    “好啊!”

    “不过我也不知道很多。”

    “随便讲讲就好。”

    “嗯!”

    “我就说下我家里的事情吧!”

    “我从小就是孤儿,爷爷带我长大,他每天除了修炼,就是让我修炼,我没有和其他孩子玩闹的时间,对此我经常用其他办法对抗!”

    “哦!”

    “比如,弄坏了他最喜欢的法器,剪了他的胡子。”

    “还有就是把他穿了几十年的衣服烧了。”

    星沙笑着问:“哪里有人衣服穿这么久的。”

    “哈哈,他那件衣服,被他吹得很好,什么冬暖夏凉。”

    “不过呢,最后还不是一把火烧了。”

    苏轻舞说起小时候,笑容多了一些,那段天真无邪的岁月,总是让人感觉到很多快乐。

    爷爷虽然对自己眼里,但是对自己调皮捣蛋,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让她有了还算快乐的童年。

    “你的爷爷,对你不错。”

    说起人类的感情,星沙眼眸中难得有了羡慕:“可惜,我没有爷爷,也没有亲人,生下来便是星辰之母,一辈子只能呆在这个地方。”

    “为什么啊!”

    “你明明这么强大。”

    “就算再强大,在命运面前,终究是小丑。”

    星沙淡淡的笑着,笑的满是悲伤:“你以为你强大了,其实你发现在天道面前,你终究不过是棋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