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首富夫人 > 章17 做人像你这么过分,头一次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骆明朗望着妻子,那双满是困惑难过的双眸给让他的心底打了个颤,有种不安俨然而生,他赶忙抱住妻子,内疚于自己没有说到做到。

    曾经,他对妻子许诺,不让她有一点点难过,因此说道:“老婆,我错了,你别气了,开除就开除,一个秘书而已。”

    张果果内心有些雀跃,要的就是他这种懂得认错尊于承诺的样子,所以她回应着他的拥抱,也开始幸运于自己的灵魂投身在这副身体上。

    她紧紧抱着她,见她不再生气自己才暗暗松了口气,亲吻她的额头,随后拿起座机,在拨号键上按⑦,道:“曼妮,待会儿给安妮结算未来半年的工资,嗯,是的,她被开除了。”

    他挂了电话,冲着张果果微微一笑,忽然间张果果觉得自己有些狠绝,但心底的纠结还是被现实打败,毕竟,自己的男人怎么能让别人惦记,更何况那个人还近在咫尺的实行赤裸裸的勾引。

    张果果从骆明朗的总裁办公室出来,就在消防通道口看见了安妮正在训斥一个年轻的秘书,那女秘书看起来很年轻,二十五六的样子,头低低的面对训斥根本不敢吭声。

    随后,只听安妮说:“我可是总裁办的主管,今天无论谁在总裁办犯事,都归我管,即使是总裁夫人我也照样训斥,工作面前没有什么亲属之分,我希望你能明白,在公司,就只有工作最重要,明白吗?以后不要再议论什么总裁和夫人甜甜蜜蜜这样的八卦,少管闲事。”

    好大的口气,张果果顺势走了过来,望着安妮,显然安妮被吓得脸色苍白。

    “夫人,夫人,您怎么在这,您不是在总裁~”

    “不来,我还不知道安妮你是这么管人的。作为总裁办的主管,在工作方面管好下属是你和分内的事,但也不要过于严苛,有时候必要的人文关怀还是需要的。这个小秘书不就是说了几句我和明朗的甜蜜蜜吗,这又不是渲染什么不好的事情,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

    “夫人说的是。”安妮认怂低下头,侧头对着小秘书说:“还不赶快回去工作。”

    小秘书说了句是随后踩着匆忙的小碎步离开,见此张果果直言了当:“安妮,你被开除了。”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她下意识脱口而出:“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不明白吗?”张果果从上到下审视她,安妮简直就是狐狸一般精致的女人,如若自己是男人,长年待在身边,都不敢保证会不会动心。

    安妮很是好奇,有着急:“是因为刚刚我说了那句不该说的话吗?”

    “跟那话没关系,就是我单纯的想开除你。”

    “不,夫人,您不能单纯的不喜欢我就要开除我,我没有犯任何原则性的错误,再说了,我跟了总裁那么多年,总裁是不会开除我的。”

    “我让他开除你,你觉得他敢不开除你吗?安妮你别忘了,我是他的妻子。”

    “总有一个原因吧,单纯不喜欢这太扯了。”

    见安妮不死心,装无辜般眼眶红红的,张果果笑了笑:“我知道你很在乎这份工作,所以你现在很难过,因为你就将要离开骆明朗,不能够再天天待在他身边,看着他,关注他了。”说着,她在靠近一步安妮,继续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的那些花花肠子,打的什么算盘,想的什么念头!有时间,还是回去照照镜子,不是什么人,是你能企及的。”

    “你是怎么看出来,我明明,明明掩饰的很好。”

    “掩饰?你有掩饰吗?”张果果指着总裁办公室的门,咬牙说:“刚刚你从我老公办公室出来什么样你自己不清楚吗?估计扣错纽扣匆匆忙忙出来不久做给那些小秘书们看你和总裁之间又暧昧吗?只是你想不到我会来而已。像你这种惦记别人老公三观不正的女人,无论是谁的妻子,都不会把你放在她老公身边,更何况,我的老公,还是骆明朗。”

    骆明朗刚刚出来,就听到张果果和安妮的谈话内容,转角处的他见妻子这么在乎自己心里简直乐开了花。

    那薄薄而粉红的唇边扬起一个十五度的微笑,甜度爆表。

    *

    安芮儿让人将许梦蝶带到无人的废弃工地,将她五花大绑在木棒上,整个人躺着,束缚着,根本不让她挣脱。

    许梦蝶心里害怕之际,不听求饶:“芮儿姐,录音的事我真的不知道啊,再说了,这件事我也有参与,爆出来对我也不利,我怎么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不是你还能有谁?知道这件事的人本来就不多,现在就属你最最可疑,而且我调了婚礼那天的录像,那天除了工作人员,就只有你去过音控区,许梦蝶啊许梦蝶,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背叛我,难道你忘了,没有我哪有你今天。”

    啪啪两个巴掌,狠辣无情,打得许梦蝶直接流鼻血,她别过脸,人有些晕:“芮儿姐,我那天去只是为了确保音控没有问题,不信你可以去问音控人员,我根本就没有动过那些设备,也根本不知道那些设备怎么操作,一定是有人,有人陷害我。”

    “那你说说,是谁陷害的你,如果你今天不说出个123来,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我清楚的是,我从来都没有背叛你,也没有出卖你,这些年我都是一心一意跟着你,做牛做马我都甘愿,只因你对我家人有救命之恩,所以我怎么可能做出背叛你的事,对了,一定是沈琳悦,一定是她回来报复了,我听说的到现在都没有火化,说不定人根本就没死,所以才假死回来报复,对,一定是这样,芮儿姐,你可一定要小心了。”

    安芮儿浑身一震:“你说什么,沈琳悦没有火化?”

    为了求证这件事,两天后,安芮儿特意找人去银河园把沈琳悦的坟墓给掘了,银河园的巡逻员过来阻止还被打了一顿,很快当天晚上新闻就爆出顾以乔前妻的坟被掘开的消息,这次不光是张果果,就连沈家都气得发抖。

    顾以乔得知,更是暴跳如雷,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呢,就是安芮儿。

    于是,躲着安芮儿失联整整一周的顾以乔终于找到她,刚一见面,他就愤恨的捏住她的下巴,那垫着的下巴假体,东倒西歪,整个人看起来丑陋至极。

    “逼死琳悦还不够,你居然还去掘她坟,安芮儿,做人像你这么过分,我还是头一次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