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为符 > 第85章:小狼苏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老在那边一直等到了二段符师考核成绩出来。通过的名单也就二十几人,兰笑就在那上头。

    新的符师袍是温颂送秦老受伤代为转交的,符师工会中的记录,兰笑的身份也已经从一段变成了二段。

    第三天,婵瑶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期末成绩课程抵消申请下来了,院里批准兰笑以二段符师的身份通过此次期末考核。

    兰笑带上秦老带回来的符师袍,和秦老一起回了谢家。这段时间不知道怎的,这边似乎都在戒严,明面上看不出什么,但是在人群中来来回回打量的视线多了不少。

    去谢家的这一路上,她起码被扫了三遍。

    谢景弦没时间出来,这一回到门口接他们的,是谢云娴。

    依旧是那一派强势的风情。谢云娴就算是站在那,足以让周遭都黯然失色。看到兰笑和秦老,笑着打了招呼:“秦老,兰笑。”

    秦老没看到谢景弦,好奇问道:“谢景弦那臭小子呢?”

    “这不是听到秦老你回来,给你拿酒去了嘛。”谢云娴笑道,“先进去吧。房间已经给你们都收拾好了。”

    谢家内部那种严肃的氛围稍微好了些。那些窥探的视线也终于消失了。

    下人将行李给放回了房间,此时谢景弦已经听到了消息,直接往兰笑这边来。

    “猜猜我是谁。”谢景弦故意捏着嗓子蒙住兰笑的眼,惹得她一头黑线。

    这人是不是脑阔有问题。

    兰笑冷静说道:“如果你不是谢景弦,你现在应该被我按在地上打。”

    哦,对哦,兰笑是个小暴力分子。

    想起以前刚认识那会三番两次挨打,谢景弦诡异的沉默了一下,最后放下手憋着声说道:“给点面子。”

    兰笑看了他一眼,挑眉问道:“城里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戒严了?”

    “你感觉到了啊。”谢景弦悠悠道,“没什么事,就是皇位争夺的更加激烈了而已。最近陆家似乎和永明王有什么生意上的往来,我可能会比较忙。这段时间怕也是不能经常陪着你了。”

    兰笑长舒一口气,点头:“我知道了。”

    撇开这些事情不谈,她简略说了下自己的情况,眨着眼说道:“所以我要去万宝楼一趟买些东西,准备去星辰学院。今天或者明天,晚上你有空吗。”

    谢景弦还真空不出时间。

    陆家和永明王之间到底有什么合作他必须早些打探出来,如今只是有些眉目,这两天他都得盯着点,离不开。

    看他表情,兰笑就知道这事儿是没办法了。不能一起去便一起去吧。以前不也自己一个人吗。可是……怎么就觉得有点不开心呢。

    谢景弦拍了拍她的头,安慰道:“大约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半个月后,我就可以把手头的事情放一放,先陪你。”

    兰笑主动拉下他的手:“我知道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谢景弦的半个月时间,在还有三天的时候,只能提早当甩手掌柜把事情都扔给谢云娴了。

    因为喝多了钟乳液而陷入沉睡的小狼,终于有了苏醒的意向。

    契约宠空间传出的波动越来越剧烈,谢景弦感受到之后几乎是第一时间把所有事情都转交给了谢云娴,随后便闭关去了。

    意识沉浸到契约宠空间之后,谢景弦只是静静地在一边看着小狼的变化。它还没有完全睁开眼,只是身形变得更大,而且毛色变得更加富有光泽。银色的长毛温顺的贴服在身上,但是就算只是意识在一旁,谢景弦仍然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波动传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小狼终于睁开了眼,寻宝鼠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醒来,在一旁二大爷似的打量着小狼。

    “嗷呜!”一声长嚎响起,庞大的能量像脱了缰的野马,狂野地朝四面八方奔去。

    寻宝鼠连忙说道:“打坐打坐,你快跟着一起吸收灵力。”

    说完它自己也趴下了,闭着眼像是在吸收。

    谢景弦连忙打坐,引导着那些灵力往自己的丹田处去。

    痛苦又开始了。这场景像极了之前封印打开之后盘踞滞留在经脉之中的灵力冲击经脉,那种又胀又痛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他的神经,犹如破碎后重建,那些能量似乎是把他的身体当做了比赛场地,争先恐后地奔腾而去。

    为了防止一次性吸收过多,谢景弦估摸着停了下来。一旁的寻宝鼠此时身上也散发着一种淡淡的褐色光芒,显然是收获不小。

    小狼身上溢出的灵力逐渐减少,终于停下。

    睁眼看到谢景弦和寻宝鼠,小狼高兴地跑了过来,稚嫩的声音开始偏向成熟:“谢景弦,你看我,是不是又好看了?”

    说完还拿头往谢景弦腿上蹭。

    谢景弦奖励似的往它身上摸了摸,说道:“确实。说起来,一直也没有给你取名字,你之前有过名字吗?”

    小狼顿了一下:“好像有吧……可是族里的人从来都是叫我废物,我也不知道我名字是什么了……我娘每次又是叫我宝宝。我这都多大了还这么喊我。”

    寻宝鼠朝天翻了个白眼:“得得得,名字什么的你们赶紧想,然后放我出去逛逛,陪着小狼憋在这两个多月我觉得我都要傻掉了。”

    但是它又不好意思吐槽更多。毕竟当初那钟乳液是它怂恿小狼喝的,虽然这瓜娃子没把住嘴多喝了好多。

    谢景弦摸了摸它的头:“就叫银月吧。两个多月也确实闷在这久了点。走,带你们出去玩玩。”

    将寻宝鼠和银月从契约宠空间放出来,这扇关闭了六天的门也终于打开。

    兰笑这会儿还在火室,秦老在指导,这也就导致了谢景弦出来之后兰笑没能第一时间赶到。

    问了自家老姐兰笑在哪,谢景弦想着怕是还需要段时间,干脆自己先回去洗了个澡。银月拉风的走在一旁,谢云娴见了之后好奇问道:“这是你的契约宠?”

    谢景弦介绍道:“这是银月,是只银狼。它背上那个是寻宝鼠。”

    寻宝鼠在银月背上蹲着,闻言从银月头上冒出,惊呼道:“哦,美丽的小姐,您就是我的契约者的姐姐吧,我是寻宝鼠清宴。很高兴能认识你,请问你需要什么服务吗?看你是我契约者姐姐的份上,我可以收费打八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