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为符 > 第61章:镜湖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梦境依稀,变得逐渐模糊起来。

    脑海中回荡的是之前听到的那段旋律,悠扬中似乎带着南方独有的软哝,伴着轻微的水波荡漾的声音,引人入胜。

    “醒醒!小奴儿你等会要跌下去了!”陌暮看着走到了地下湖旁边的姬奴上,气的用精神力在她脑中大吼。

    还好有着陌暮的提醒,姬奴上瞬间被惊醒,低头往下看,她竟然已经走到了湖边。而边上,正是还未清醒着的谢景弦。

    湖边上的歌声还在继续,谢景弦继续往前走着,吓得姬奴上立即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随后狠狠扭了一下上面的肉。

    谢景弦是被痛醒的。

    龇牙咧嘴地揉着胳膊上刚刚被揪的那块地方,谢景弦问道:“怎么了?”

    “这歌声有古怪,我要是不喊醒你,你等下都掉到湖里去了。”姬奴上朝着前面指着,道,“声音那边传过来的。”

    听得解释,谢景弦凝神仔细听了下,果然听到了那若有若无的歌声,嘟囔道:“我还以为自己做梦呢,没想到这是真的。”

    “你也是梦里听到了?”姬奴上更加疑惑。

    也?谢景弦没想到这歌声竟然有在睡梦中控制人行为的能力。之前梦里听到的时候,他也以为自己还在做梦呢。

    两人清醒着的时候自然不会再受控制,那边歌声传来的方向,忽然就没了任何声音,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两人已经都醒了。

    “你们怎么都醒了啊,我唱的不好听吗?”一个略显清脆的声音传来,语气中还带着不解,天真犹如儿童。

    听到声音,姬奴上往前面看去,结果却是没有任何人,连个影子都没有。整个地下湖安静的可怕。

    谢景弦拉着她后退,直到快要离开了,身后那声音急急说道:“谢景弦你们别走啊!”

    竟然还叫得出人名字!

    姬奴上冷喝一声:“你是谁,出来。”

    那声音顿了半晌,才说道:“我出不来。我是你们前面的这个湖,叫镜湖。”

    好半天两人这才弄明白,这个声音真的就是前面这个湖,至于它存在的时间已经无从查证,反正就是挺久的。待在这儿太过无聊,有时候它会选择利用歌声来控制一些人来给它讲故事,结果那么久都相安无事,这一次却这样翻车了。

    也是,陌暮这种契约宠怕是寻遍这世间也只有它一个吧。

    镜湖并无恶意,更多的是控制人给它讲一些外面发生的事,至于它怎么知道谢景弦的名字,这还得从以前说起。这不是讲的次数多了就知道了嘛。

    以前谢景弦只有自己一个人,自然是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镜湖在控制他讲完外面的一些事情后,估算着时间将人给控制着走回去,从未出过错。

    合着原来如果不是有陌暮,两人还得在这湖边待一晚上给它讲故事?

    谢景弦见没什么事,拉着姬奴上就往回走,镜湖一看这两人的架势,连忙说道:“陪陪我陪陪我,我有你们要的那个牌子。”

    “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谢景弦黑着脸想起自己之前几次来地下溶洞找积分牌,莫不是当时其实它也控制自己过来过。

    镜湖翻着浪最后用水波推上来几个牌子,声音略带讨好:“你们看看是不是这个。”

    送上来的牌子确实是积分牌,总共也不过是三十分。

    谢景弦正准备捡起来,结果镜湖一个浪打来,又将所有牌子给卷了回去,道:“你还没给我讲故事!”

    ……

    行,讲故事。

    谢景弦磨牙霍霍。

    比起有危险的出去找,讲个故事就能拿到三十分,谢景弦并不觉得亏。只是讲故事这种事情他还从来没干过。

    看了姬奴上一眼,他以眼神询问她会不会讲,姬奴上顿了顿,点头。

    “行了,我给你讲一个吧。”姬奴上盘腿坐下,道:“以前有个姑娘,家境不错,爹娘宠爱,性格天真,烂漫活泼。后来有一天她做梦梦到自家后院树下站了一个男子,一眼便喜欢上了。画了那男子的画像之后,最后相思成疾,一病不起。她的爹娘遵从她生前的想法,将她葬在了最爱的后院的那棵树下。三年后,一个男子路过她家,偶然间发现树下的画像竟然是他,去问了这姑娘的父母之后才发现,他以前做的梦里的那个姑娘,竟然就是这家的小姐,可惜三年之前便已香消玉殒。最后这家人答应了男子将他们女儿尸首带回去重新安葬的要求,去后院挖开棺木,结果听到里头的咳嗽声,这家人发现女儿竟然又活了过来。这姑娘后来便与男子成了亲。”

    镜湖听的津津有味,原来外面还有这样的事啊。

    谢景弦悄悄问道:“你哪看来的?”

    姬奴上一时语塞。这总不能说是她在21世纪看到的吧。最后顿了顿,回道:“话本子上的。”

    反正无从查证。但是谢景弦显然不信,他才没看到过小奴儿平时有看话本子什么的。

    不过编的就编的吧,至少镜湖听的挺有意思,最后那些积分牌全到了谢景弦手里。

    “镜湖,你有没有知道的其他的藏着积分牌的地方?”姬奴上问了一句,原本是想着六十分低空飘过不是她风格,结果镜湖还真的知道。

    但是它的要求也贼多:“那你再给我讲故事来换。”

    姬奴上立即回道:“哪有那么多故事。”

    “没有就没有,那积分牌也没有。”镜湖小声逼逼,“你自己找去啊。”

    “行,那告辞。”姬奴上神色冷淡,拉过谢景弦和他离开了。

    镜湖语气有些僵硬:“还真走啊……”

    两人直接离开了镜湖的范围,这次镜湖也没有办法再留住两人,只能等着下次再见到他们的话好好和他们聊聊。

    在这多少年了,镜湖已经记不清了,但是这里永远只有它自己。它的能力也就只有控制人在睡梦中能陪它一会。

    陪它一会,只有一会。

    谢景弦算是陪伴时间比较久的了,从他还小的时候跑它边上来哭,它就觉得这个人类小孩和自己挺投缘。后来它悄悄把一种只有湖的另一头才有的小花给悄悄冲上岸给他,那时候的谢景弦惊奇的都没顾得上哭,拿着那蓝莹莹的花稀奇了半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