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不做教主夫人 > 第八十一话 跟我回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晨曦初露,秋风飒爽。

    初九睡得异常舒服,她伸伸懒腰,扭头看向睡在她旁边的李陵。

    李陵还睡得很香,他的脸上搭着几缕发丝,遮挡着他的侧颜。

    初九伸手想要拨开那碍眼的发丝,可是快碰到他的脸时又定住了,生怕自己会惊扰到他。

    突然,李陵醒过来,他抓住初九的手,亲了亲手背,“醒了?”

    初九点头。

    昨晚,他并没有触碰到她的底线,只是跟她亲昵一番而已。初九一想到昨晚的场景,她的脸不禁一红,她怕被李陵瞧见,于是转身背对着他。

    她究竟算怎么样?开始还很强硬地想要离开他,可是现在却被他迷惑住了。初九咬着自己手指,有些局促不安,这时候她忽然想起远在天边的朝暮雪。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就这样任由她离开吗?当初还说着喜欢她……

    初九甩甩自己的头。一碰到别人对她说喜欢,她就这么没骨气吗?初九拍打起自己的脸颊,提醒自己不要太当回事了。

    李陵支起身子,想看看初九拍自己做什么,“你在打你自己吗?”

    初九抬头就看到李陵放大的脸,她想都没有想都推开他,“你别再这样闹了……”

    看着李陵的笑颜,她霎时间很想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说喜欢自己的话有多真?朝暮雪说喜欢她,可是这几天她好像都没见他找来,或许他现在已经忘记她了。

    而李陵,一个王爷,身边的莺莺燕燕肯定是很多的,就想那个向她挑衅的雪夫人,他的府上究竟还有多少个雪夫人?

    李陵瞧初九突然间失去笑容,不禁紧缩眉头,“初九,怎么皱起你的脸蛋呢?这样不好看的。”说完,他就伸手想要揉平初九苦闷的小脸。

    初九避开他的手,她心里不想被他发现自己的刻意,于是下了床,“我想出去走走……”

    李陵没有察觉初九的异样,只是心里觉得女人还真难伺候,没想到他还有这一天!

    出了宅院,初九任由李陵握着她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她出来之后心里头一直有种不好的直觉。

    “初九,你看这个拨浪鼓。”李陵看到旁边摊子上的玩具,逐样逐样拿起来玩弄,想要逗初九开心。

    可是,初九被自己有些忐忑的心跳弄得心神不宁,她只是礼貌地迎合着李陵,对他所摆弄的每一样玩具施以微笑。

    直到不知哪里传来一阵悠扬的二胡声,初九四处张望,想要寻找声音的出处。

    “怎么了?”李陵见初九好像在四处寻找什么。

    “二胡声!”

    “二胡?”李陵这才注意到二胡的声音,他转身问了问隔壁的摊主这乐声是哪里传来的。

    ”这声音,喔,是前面转角处的金璐阁,里面是买卖乐器的地方,有时候也会有些人在里面当场演奏……”

    李陵向摊主道了声谢后就拉着初九过去。

    金璐阁。

    初九一进门就寻觅这二胡声,终于在一角遇上一人正拉动着那拥有独特音色的二胡。

    就是这把二胡,刚才那美妙的声音就是这二胡拉动的。

    “店家,这把二胡音色不错,多少钱?”

    那人试了试音,很是满意,于是询问一旁的店家。

    店家举着五根手指。

    “五十两?”

    店家摇摇头,“五百两。”

    “五百两!这也太贵了吧!”

    试音的人依依不舍地放下二胡,走了。

    最终这把二胡被放回到原来的位置。

    李陵看着初九盯着墙上的那把二胡,一副欲欲跃试的样子。

    “要不,你也去试试它的音色。”

    初九在李陵的鼓动下,让店家拿下那把二胡试试。

    “试一试,没关系的。”李陵继续说道。

    初九被李陵鼓舞了,她拉动琴杆,按动琴弦,内外弦相互交替着,演绎着沉稳而明亮的绝唱。

    李陵望着初九闭上眼睛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静谧模样,神情也跟着柔和了些许。

    初九停下琴弦,不由地赞叹道:“这二胡的做工也太美了吧!”她抚摸着琴头、琴筒到琴箱。

    “竟然它这么好,我们就买下它!”李陵看着初九爱不惜手的样子,就知道她很喜欢这个二胡。

    “不用了,这琴太贵了,我也很少会拉二胡。”初九将二胡塞回给店家,劝说李陵。

    店家也看出初九对这二胡的喜爱,所以也说道:“姑娘,这琴真的很难得,其实五百两也很合理。”

    初九摇头,还是拒绝。

    李陵见初九怎么也不答应,但还是自己掏钱给了店家,“这二胡我要了。”

    “你疯了吗?”初九拉着他。

    李陵依然固执己见,他从店家手里接过二胡,“这琴现在是我的。”然后他将二胡递给初九。

    初九看着眼前的二胡,又看着李陵,眼底有些疑惑。

    “虽然这琴是我的,可是我不会拉,不如以后我想听曲的话,你就拉给我听吧!”

    初九没留意到他话中的“以后”这两个字,她只知道她可以拉这二胡,她没有多想任何东西,只是欣喜地接过二胡,“好,你要听什么我都拉给你听……”她忽然又加了一句,“我只拉我会的……”

    “好,都由你!”

    初九抱着二胡跟着李陵离开金璐阁。

    在回去的路上,她一直抱着二胡,不肯让李陵帮忙。

    “抱了这么久,你都不嫌累吗?”李陵笑道。

    “不累,抱着二胡怎么会累呢。”初九用脸蛋蹭了蹭二胡的琴身。

    突然,不远处的大街上传来参差不齐的马蹄声。

    路边的行人见到奔腾的骏马立即躲开一边。

    马儿急匆匆地奔到初九面前,李陵揽住初九往一边躲去。

    在这一瞬间,初九清楚地看到那群在闹市骑马的人,为首的正是久违的朝暮雪。

    她愣住了,不知道如何是好。

    “吁——”

    为首的人拉住缰绳,让马停下来了,其他跟在她后面的人见此也立刻停下马。

    “初九,你没事吧?”李陵见初九一言不发,以为她被刚才那惊险的一刻吓到了。

    朝暮雪看到了初九,看到了她被一个男人揽住的一幕。

    他翻身下马,一步步走向初九。

    “赵初九!”他咬牙切齿地喊道。他在那边辛辛苦苦地找她,而她居然在这里跟男人鬼混。

    初九被朝暮雪吓住了,她本能地推开李陵。

    李陵也听到那个男人在唤着初九的名字。

    等朝暮雪走近了,李陵才发现这人就是在梅庄跟在初九身边的男人,当然他也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幽冥派的现任教主朝暮雪。

    李陵没有被朝暮雪身上散发的威严吓住,他伸手拦住初九,生怕她被对方抢走了。同时,他一个响指,躲在暗处的侍卫也陆续跳出来挡在他面前。

    殷断红见到跟初九在一起的男人似乎不容小觑,她挥一挥手,她身后的几名手下也跟着她一同下马向那些侍卫逼近。

    忽然,一名侍卫向朝暮雪出手,朝暮雪一掌阴冥掌就结束了他的生命。

    这位侍卫倒地时,嘴里喷出的鲜血不小心喷到初九的裙角。

    “啊——杀人了——”

    “杀人啦——”

    周遭的行人看到这一幕不禁大叫,他们都惊慌失措地逃跑,生怕下一个丧命的人就是自己。

    初九低头看着自己本来洁白的裙角沾染了零星的血迹,她再抬头看向正在发怒的朝暮雪。

    这是她没见过的 朝暮雪,暴躁、草菅人命……

    “赵初九,你自己过来,回到我身边!”

    初九心里一颤,她不敢回去,她怕自己也会变成地上的尸体一样。

    殷断红看初九在这个时候竟也不懂安慰教主,快点回他们身边,不然待会教主就会对她没那么温柔了。

    “初九……”

    初九望了李陵一眼,脚动了一步,她想向朝暮雪走去。

    李陵见状,心里不由有些受伤,没想到这些天的相处也没能让初九留下来。

    他按住初九的肩膀不让她走。

    朝暮雪被李陵碰触初九的动作激怒,“放开你的手!”

    殷断红也立即甩出长鞭打开李陵的手,随后她就带着她的手下攻击李陵的侍卫。

    李陵虽不懂武功但还是想护住初九,不让对方带走她。

    朝暮雪看到这个男人就生气,他伸出右掌想一招解决李陵,可是初九却推开李陵迎面对着朝暮雪,“我跟你走!”

    朝暮雪见是初九,立即收起掌力。

    李陵还想留住初九,可是殷断红使出长鞭阻止他。

    朝暮雪揽着初九的腰带她一同上马,然后头也不回地驾马离开。

    他们驶出林州城。

    马背上颠簸摇晃,让初九差点抓不住怀里的二胡。

    朝暮雪低头看着初六这么紧张二胡,他仔细一看二胡的材质就知道这二胡是初九不可能买到的。

    难道是那个男人送给她的?

    一想到这一点,朝暮雪心里就不爽,他一把扯出初九抱住的二胡,将它往地上一扔。

    “乒乓”一声,是二胡跌落地面的声音。

    初六惊叫一声,她扭头想往后看那把二胡,可是却被朝暮雪的身躯挡住。

    朝暮雪扳回她的脸,认真地驾着马,下巴抵在初九头上,“你想要什么我买给你,你以后不要用其他男人的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