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逆神封魔录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西夏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柏月白一时有些犹豫,当下情形她突然不知该如何处置。

    “韩将军,我尊重你的选择,”柏月白旁边的李浅墨开口道,她神色平静,对于韩元镜的举动未有丝毫动怒,“师傅曾说过,人各有志,不必强求,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那份绝然。”

    “柏姐姐,我们便放过韩将军吧,如果有人愿意追随韩将军,我也一定任其离去;不过倘若有人为长安之事不平,那么我也欣然接受。这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柏将军,而是为了长安城中屈死的无辜之人,为了李唐人心中那份长存的正义!”

    李浅墨说完紧紧握住了背后的烛龙刀,那陌刀在她手中忽然剧烈的颤动起来,发出仿若龙吟般的鸣响,李浅墨全身红光大放。

    而李浅墨双目紧闭,有些吃力的挥舞起了那已经令人无法直视的红色陌刀,她徐徐挥舞出了无数道深红色的灵力光刃,那光刃却并未攻击她对面的陷阵营,而是在卫城上空逐渐凝聚成一道异常庞大的灵力符文,仰头看去,那符文仿佛就像是李唐战旗上的那条红色巨龙般在天空之上俯瞰众生。

    “这是,烛龙灭帝印的灭地焚天?”尚在远处的周三金望着这栩栩如生的赤红巨龙,有些惊讶的说道。

    “不,不对,据我所知,浅墨连灭帝印的第二式日曜千里尚未学会,这如此高深的第三式又怎会……”陶玄存望着那招喃喃说道,然而他瞬间想到某种十分不可能的可能,他的后半句话生生咽了回去,他满脸震惊的向着冷遥清看去,却刚好见到他望过来的震惊之色。

    而近在咫尺的陷阵营众将却纷纷呆立,他们虽不明所以,但是望着天空之上的那条红色巨龙,却忍不住产生了想要跪拜的冲动。

    就连那一心忠于皇室的韩元镜内心都剧烈挣扎起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漫天的红色灵光足足维持了一刻钟方才缓缓散去,李浅墨饱满的酥胸有些剧烈的起伏着,显然她的消耗异常巨大,然而却无人注意这些细节,所有的人还在抬着脑袋看那红光消散,仿佛见证了一场神迹。

    “属下愿追随殿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韩元镜从属下的臂膀之中挣扎出来,费力的单膝跪地,用尽自己身体中的所有力气说道。

    “属下愿追随殿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随着韩元镜的一跪,卫城的城里城外,城上城下,跪倒一片。

    “既然如此,我们便进城一叙。”李浅墨说着向前走去,在她的身后,周三金、陶玄存以及冷遥清兄妹亦现身出来,众人一齐进了卫城。

    “没想到二皇子李明瀚竟然能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韩元镜听着柏月白的叙述,不由眉头紧锁,长安如此巨变的真相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既然他得了长安,并且登基称帝,现帝国已在他的掌控之下,相信其他驻军必然也收到了对于你们的追捕令,不知眼下之际殿下和诸位将军将作何打算?”韩元镜也算冷静,知晓了长安之变的原委,立刻便提出了当下所面临的困境。

    “我们现在欲前往西夏,在那里积蓄力量然后再进行讨逆”,柏月白对他讲到。

    “想来你们来到此处也是如此计划了”,韩元镜点点头,这也是他能够预料到的做法,不过他忽而展颜说道,“殿下此时势单力薄,虽有诸位将军在侧现在又有了陷阵营的归属,但是亦不足以去抵抗帝国,我们韩家倒是也有些实力,带我修书一封与家父说明原委,他老人家定会相助。”

    听闻此言李浅墨一行也不由有些惊讶,尤其柏月白,她可是知道韩元镜这小子平日里是如何的盛气凌人,韩家作为李唐帝国的四大家族之一,其势力在帝国内部根深交错影响力颇大,倘若有着他们相助,那么她们的胜算定将会拔高一筹。

    李浅墨有些感激的向着他点了点头,她继而意识到了帝国的其的三大家族,包括当年在戍北军中时钟神秀的钟家,倘若能得到他们所有门阀世家的支持,那么自己对抗李明瀚便算是有了真正的资本,只是不知这几大家族眼下态度究竟如何……

    “韩将军深明大义,如此甚好。我想韩将军便封锁今日消息,继续留在此处佯装镇守吧,带我们归来之日便一同向东部进发。”冷遥清思虑片刻后说道,此时带着陷阵营也只能是引人注目,还是将他们留在此处为妙。

    出了卫城行不多远便到了西夏的国境,李浅墨坐在灵鹿之上有些恍惚,她回过头来望着那不远处的卫城和高原,以及那目不可及的再远处的长安,不知何时才能归来,她内心复杂的想到。

    “韩元镜此人,可值得信任?眼下他已知我们行踪,倘若引大军来围,恐怕我等难以逃脱”,陶玄存向着柏月白问道,虽然他内心已基本接受了韩元镜的投顺,但心思缜密的他还是有些顾忌。

    “陶将军尽管放心,韩元镜此人虽心高气傲,但却耿直率真,嫉恶如仇,他已知李明瀚恶行,断无助纣为虐之理。”柏月白肯定答道。

    “无妨,他们亦不知晓我们此去西夏的具体地点,总不能引大军来犯西夏犯境。”周三金也向陶玄存安慰道。

    “接下来你们便跟着我走吧,先去老夫的住所休养几日,然后便随我前往西夏宫去面见圣上。虽然我们两国先前并无太多的交集,但好在月白在此处深得民心,再加上老夫这张老脸,想来陛下也将予你们助力。”

    “多谢周伯伯”,浅墨感激之中行了一礼,她亦不求西夏给予自己多少帮助,毕竟没有如何深厚的关系,对方又怎会去刻意得罪当世的第一强国?只消对方能够给自己一个休养壮大的机会李浅墨已然感激万分。

    西夏境内多高山大川,在周三金的带领下,众人不再有先前在李唐境内奔逃的紧迫之感,他们于山川之间迤逦而行,倒也令之前低落的情绪有了不小的改善。

    大约向西行走了十几日,他们终于来到了一座并不大但是却风景秀丽的小镇,此地名曰兰阳镇,乃是周三金平日里居住之所。

    “委屈文宁公主和诸位将军先在此处休养几日吧,待老夫先行去与陛下汇报,然后再引诸位觐见。”

    “老将军客气了,一切但凭您吩咐。”李浅墨并无不可,随口答应下来,然后便与柏月白等人在一处宽敞的大院之中按住下来。

    周三金为他们安排好所需之物便匆匆向都城赶去。

    在山水之间住了大概月余,诸人探讨了反攻长安的多种方案,现在他们不管是在军队兵力、修为高手等方面全部是极大地劣势,看来短时间内怕是难以返回。

    不过在众人有些苦恼之际,周三金终于返回兰阳镇,并带领诸人一起前去拜见西夏国皇帝。

    西夏的皇宫便名西夏宫,倘若小川在此,定然会吐槽这名字取得随意。

    然而李浅墨诸人却并无此想法,即便他们来自长安,见惯了长安雄城的雄伟壮丽,但也不禁被这精致瑰丽的西夏宫吸引了目光。

    西夏宫依山而建,都城内的两条河流均由山顶源起,先是流入西夏宫宫墙然后再流入都城。宫中五步一楼,十步一阁;虽不似长安皇城那般雄伟,但廊腰缦回,檐牙高啄,抱地势而建,却也另有情趣。

    “寡人已然听说你们李唐之事,但眼下我们也无法与那李明瀚公然开战,西夏的国力和百姓还不许我们动如此干戈,”金殿之上,西夏皇帝与李浅墨等人说道,“然而周将军并算不得我朝中之人,他可助你们一臂之力,另外,我可将部分玄甲军交于周将军率领,也许你们能用得上。”

    “浅墨感激不尽。”李浅墨行了一个李唐的大礼之后便与诸人退下。虽未有什么出乎意料的惊喜,但是能够有周三金和部分的玄甲军相助,却已然好过他们单枪匹马数倍。

    “本以为特地来见一趟皇帝陛下还有什么额外的好处”,返回的路上,柏月白有些闷闷不乐,她总觉得西夏的皇帝陛下是在太官方了,未能给他们太多的帮助,毕竟他们对抗的可是整个李唐。

    周三金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多言。他只是因为自身德高望重又实力高强所以被西夏皇室尊崇,然则并未在朝中担任何种职务,因此他的权职有限,也不能给柏月白许诺什么,眼下陛下既然允许他自己能够带领玄甲军前去相助,已然是网开一面。

    “柏姐姐不必如此,我们可以再想想其他办法。”浅墨却是并无太多情绪。

    “前几日我们曾讨论向南楚借兵,不如我现在便前去走一遭吧!”冷遥清听完众人的对话说道。

    “南楚?”然而听闻冷遥清之言后周三金却显露出惊讶之色,“各路一路逃亡而来想是不明情况,南楚眼下恐怕并不能够给予你们什么帮助。”

    “为何?”众人异口同声的诧异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