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凛凛北歌 > 第80章 巅峰之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世人只知陈梯剑法超凡入圣,却极少有人真正见过到底是如何入圣。

    毕竟陈梯二十年前巅峰之时出手必伤人见血,二十年后隐居避世漫漫长岁足以物是人非。

    那些当初被陈梯打入低谷的前辈高人或已溘然长辞,或已泯于众人,而后辈新学满眼满目都是那几位常在世间行走的响亮名字,谁还会去关心那位毫无传承只存在于迟暮老人口中的剑神之名?

    时间才是最犀利要命的无上剑法,江湖也是及其现实的抬高贬低。

    但别人不知,身为极少数见识过巅峰陈梯霸道无两的荀寅又怎会不晓?

    不去管右臂渗肤而出的血滴,这位被世人赞誉天下间内劲无匹的武道顶峰之人,此刻心中竟然有一股自成名之后从未出现过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仿佛对以自己的实力能逼出陈梯这一招万分的欣慰。

    剑名摧鬼。

    既是招,亦是剑。

    他知道陈梯其实是有两柄剑,右手持古剑曰却邪,左手掐剑诀名摧鬼。

    以手做剑,剑气更盛,可揭天破地,不正是荀寅这些练体练气之人最后也要达到的顶峰么。

    长长官道上人迹罕至,飞鸟不停,一群人驻足而立或感叹或议论,远远已能见太原府雄伟城墙轮廓。

    任谁也想不到在这大仲朝偏远一隅处会有这样一场巅峰之战盛大登场。

    只一片刻的恍惚之后,这位其实刚才并未落得半点下风的灰袍男子一甩袖,尽去满臂血珠,战意更浓。

    五指张开不再为拳,如仙人抚顶,荀寅已放开自身最后的禁锢与隐忧,蹂身再上!

    再战!

    此行千里送剑,不就是为了翻越座座顶峰,直至独览众山么。

    “前辈请看荀寅!”

    一掌自上而下,气态万千!

    北冥有鹏,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徙于南冥途,水击三千,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荀寅此掌之势,何止若垂天之云!

    不远处,凝神注视两位绝世高手巅峰之战的陆容,早已没了方才的担心和震惊,只有满眼的向往和敬佩。

    剑气拳罡四溢,充沛又凌乱的气机卷得陆容张不开眼,又舍不得闭,想说些什么,却也不知说什么好。

    腰间屠苏隐隐似有千斤重,陆容一把抽出柱在地上,他就像一位攀爬险峰之人,仰望着山巅之处风景壮丽阔达,却自困于山腰之间步步艰难。

    吴背弓着身子,不由自主的躲在袁拱身后以避罡风扑面,喃喃道:“武道练至巅峰,真的能以一当百?”

    没有人回答他,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对以往的认知产生了怀疑。

    乔唯身后的散发男子平日里极为沉默,此一路行来还尚未与陆容一伙人说过话,此时此刻见前面烈烈剑气凛凛拳罡也不免十分激动,沉声道:“听闻当年荀寅为了锻造体魄,于万丈瀑布下立掌撑天威岿然不动,当时我还以为是世人以讹传讹。今日一见,方知我侯玉真鼠目寸光!”

    陆容沉默不语,此刻的他突然对自己练剑之途有种深深的蝼蚁撼树不自量力之感。

    其实场间所有人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是那种既有见识武道巅峰的幸运,又有可恨巅峰太高遥不可及的颓废。

    乔唯和两位婢女站的更加靠后一些,对于一介女子乔唯来说,这样的打杀并不能让她像陆容侯玉般心生向往,或者可以说她是在场观望的众多人中最镇定的几人之一了。方才陈梯荀寅二人刚一动手,乔唯便更关心的是如果陈梯不能胜过荀寅,那么这位眼下再无人可比的武道巅峰会不会对世子殿下陆容有所不利。

    此刻的乔府与陆容可以说是拴在一个绳子上的蚂蚱,遍布天下的乔家商号除去每年带来无比丰厚的利润之外,更有丝毫不弱于官方谍报的信息渠道。身为乔家决策者之一的她自然深深知道陆容的身份对于某些势力来说,如眼中钉肉中刺。

    犹豫了一下,乔唯在贴身女婢翠娟耳旁轻声吩咐了两句。

    翠娟听完,又抬头看了看乔唯脸色,见她一脸坚毅,也就不再说什么,转身便向车队快步而去。

    乔府此行虽有数百护卫,但真正能称得上高手的仅五六人而已,虽有玄皂军一路同行,但以乔家之能,怎会将自身安危尽付之于他人之手?

    吴背似有所感,转过头看着翠娟快步跑向车队,心中了然,对乔家少小姐报以微笑。

    乔唯回以颔首,二人心照不宣。

    袁拱面色冷峻,眼看面前激战二人气势都已到顶点,心知恐无需多久便要分出胜负,此刻的他抱着和乔唯同样的心思,不及再看自己轻轻退开几步,转身向玄皂军骑兵走去。

    百名玄皂军早已上马按刀,只待令下。

    即便荀寅真的是能以一当百,那也只是对普通军士而言,玄皂军作为燕敕王护卫亲军,面对的绝世高手又何曾少过?

    这一切防备都不曾经过陆容心中,此刻的他早已深陷不远处这场巅峰之战,不能自拔。

    手中屠苏隐隐似有振鸣,仿佛与场间决斗之人互有感应一般,有股催人的力量,让陆容不自觉的想要更近一点。

    再近一点。

    日头转西,冬日的幽州日短夜长,此时已是越来越昏暗。

    吴背一把拉住陆容,沉声道:“殿下别去。”

    陆容皱了皱眉,回头看了吴背一眼,刚点了点头,就听身后一声大喝:“小心!”

    陆容猛然回头,只见一道寒光,自陈梯手中至奔自己而来!

    名叫侯玉的散发男子本是站在陆容身侧,也被这一变故惊的一愣,再奋起上前去拦,却已是来不及了。

    乔唯一声惊叫,只够闭上眼睛,不敢去看。

    这一道寒光如苍穹闪雷一般,快到让人略一眨眼便再追视不及。

    陆容大骇,下意识的想把吴背拉在身后,同时右手挥剑去挡,却根本不及有所动作!

    时间一刹间似停顿。

    陆容心中瞬间闪过无数凌乱念头,都不及深思便一闪而过。

    一道凛冽剑气划开陆容耳边,劈空之声如哨响,竟震耳欲聋,其中还夹杂着一声轻不可闻的金石碰撞。

    然后便是一阵剑风扑面而来,吹起陆容鬓角发缕,斩断几丝,随剑风而走。

    再等陆容张开眼,就只见陈梯被荀寅一掌击在后肩,摇摇欲坠吐血不止。

    而陈梯手中却邪已不见踪影。

    荀寅一击得手,脸上却丝毫没有轻松之意,反而更怒,一个纵身便隐入路边林间。

    身后传来袁拱整军大喝,百名骑士几乎同时打马。

    这一瞬间之后,陆容只感到一阵针扎般的刺痛袭入脑海,在昏迷歪倒的前一刻,陆容看到脚边有一只被斩断了的弩箭,箭头如烂泥般被绞成一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