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阴阳祭 > 第188章:我嫌弃你整个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边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一边是民族大义,是无辜生灵,让墨贤夜选,真的选不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伸手握住他的手,他很自然的就反手将我的手包裹在手心里,大拇指在我的虎口处来回的摩挲,他思考问题的时候,很多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就做这个动作。

    看着他这样子,我心里更痛,犹豫着要不要再给他增加心理负担,但有些事情,早说晚说,都是要说的。

    “墨贤夜,我想将凤仪交给柳易。“我说道。

    墨贤夜一下子愣住了,可能是真的没想到我会忽然松口,他皱起了眉头,问我:“为什么这么决定?“

    “凤仪总会长大的,终究是要嫁出去的,柳易知根知底,有权有势,配得上凤仪,也保护得了凤仪,你说,我们从哪再去找一个这么好的人选出来?“我说道,“柳易以后飞升成龙,凤仪有凤凰基因,龙凤呈祥。真的很配,他们以后会幸福的。“

    墨贤夜摇头:“如果单单是这个原因的话,白璃,你不会松口,告诉我,让你下定决心的最终因素是什么?“

    我张了张嘴,又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墨贤夜反倒说道:“是因为凤仪的凤凰基因吗?“

    “盯着凤仪的人,很多很多,这个我是有心理准备的,这个小家伙太过精明,以后真正成长起来的话,会越来越让人眼红,同时也会让人越来越忌惮。到时候才是最难抉择的关口。“

    “对,凤仪的凤凰基因,是整个精灵一族都很垂涎的东西,凤凰是它们的王,即使凤仪的基因不纯,那也是稀有,精灵一族又是冥界所势在必得的,冥界一旦统治了精灵一族以及魔界的话,下一步,他们肯定是要培育出最精英的力量,到时候,凤仪必定是要被他们盯上的。“

    “对于他们来说,无法收入囊中,便要将一切潜在的危机扼杀在摇篮里。“墨贤夜比我想的更通透。

    我忽然觉得。我之前不知道怎么跟墨贤夜开口,完全是多虑了。

    之前在蛇族,他特别激动,脑子发热,这会子静下来想清楚了,关于地界三股势力,关于凤仪的基因等等,他都已经想透彻了。

    想要保住凤仪,要与精灵一族斗,要与冥王争人头,要挡得住来自四面八方的不稳定势力,这得多厉害的人才能降得住?

    这个人,还必须是凤仪自己喜欢的。

    “我发现,我们选女婿的条件是不是有点太苛刻了?“我苦笑道。

    墨贤夜也跟着笑了起来:“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奇妙了,没有为人父母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些担忧,刚当上父母,操劳的天性便显露出来了,真的恨不得将全天下最好的都安排给她才好。“

    “是啊,全天下的父母应该都是这样吧。“我说着,将头靠在墨贤夜的肩膀上,“怎么样,柳易可以的,对不对?“

    墨贤夜将我揽到他的怀里,两个人默默的依偎着,好一会儿才说道:“其实将凤仪交给柳易,对柳易来说,压力真的是太大了,我怕他或许也不愿意扛这个担子。“

    “不会的,这件事情不是柳易自己所能决定得了的。“我说道,“柳易毕竟还没历练出来,很多时候他的决定并不是很成熟,但胜在他有一个厉害的母亲,还有一个强大的族群为他做后盾,这些,就够了,至于感情嘛,我觉得,真的可以后天培养的。“

    “我最不情愿的,其实就是,“墨贤夜摸了摸我的头发,叹气道,“我不想他们真的没有孩子,这对他们来说,太残忍了。“

    “孩子是父母爱的结晶,有了孩子,感觉这段感情才真正圆满了一般,即便是为他们操碎了心,也是幸福的,也心甘情愿。“

    “孩子的问题,我倒是不怎么担心。“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了,“一开始我也很介意,后来我想起了一句话,龙生九子,各不相同,为什么不同?“

    “龙,始终是那条龙,但孩子的母亲却是来自各种族群的,所以,龙这种生物,打破了不同种族不能通婚生子的魔咒,或许柳易飞升成龙之后,跟凤仪会有孩子呢?“

    “你这么说的话,好像也有一点道理。“墨贤夜明显是被我说动了,“那要不就试试?“

    “我觉得可以试试。“我松了一口气,“咱们这个决定,算是众望所归,纠结到现在,其实就只是因为我们心理上过不去这道坎罢了。“

    “好,“墨贤夜站了起来,说道,“那我们去看看那小丫头吧,我怎么觉得她有些太过安静了呢?“

    墨贤夜说着,将耳朵抵到门上听了一会儿,看向我,我赶紧示意他开门,结果门一开,里面空空如也。

    “这丫头是从哪逃出去的?“墨贤夜纳闷极了,“想当初我在这小黑屋被关着,想尽办法可是也没出得去的。“

    “姜还是老的辣啊,墨爷爷说的果然没错。“我感叹道,“这会子那丫头肯定在蛇族,我们要不要过去一趟?“

    墨贤夜想了一下,摇头:“不,我们现在过去什么也帮不了,反而会把事情弄得更糟,柳易心里的那道坎,还是得他们自己慢慢磨,一切都看凤仪自己吧。“

    他说着,一弯腰将我打横抱起,我啊呀一声,没好气道:“你干嘛啊?“

    “累了,这么些天都没能好好睡一个好觉,陪我睡一会儿。“他说着,就将我抱去了他的房间。

    折腾了这么久,凤仪的事情决定下来了,我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下来,瘫在了床上。

    墨贤夜抱着我。强行逼着我闭上眼睛,陪着他休息。

    我睡不着,心脏扑通扑通乱跳,过了一会儿,偷偷地眯开眼睛朝着他看了一眼。

    他眼睛是闭着的,呼吸很轻很轻,看起来像是真正睡着了一般。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嘴巴,他的五官是那样的精致,每一个挑出来都很大气,合到一起去,却又是那样的迷人。

    这个男人属于我一个人啊,完完全全,谁也抢不走。

    我上辈子到底是积累了多少功德,才能拥有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啊。

    看着看着,我忍不住伸手,伸出一个手指头,轻轻的点了一下他光洁的鼻尖,一点就缩回来,生怕把他弄醒。

    他仍然闭着眼睛,睡得很香,我刚要伸手再去碰碰他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捞住。

    吓得我赶紧去看他眼睛,却发现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这家伙原来是在装睡。

    “我好看吗?“他问。

    我没好气道:“就一糟老头子,有什么好看的。“

    他一个用力翻身上来,压着我坏笑道:“糟老头子?我已经沦落到让你用这种词来形容我了?“

    “那你觉得我该用什么词形容你?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英明神武?“我红着脸反问。

    墨贤夜摇头:“这些词太花里胡哨了,我都不喜欢。“

    我好奇道:“这些词都配不上你?你也太傲娇了吧?“

    “形容我只需要一个词,“墨贤夜煞有介事道,“以后你形容我的时候,只需要加上前缀,我家的,足以。“

    我家的?

    我家的墨贤夜?

    “或者,我男人,也挺好的。“他好心的补充了一句。

    我的脸顿时红到了脖子根。

    我男人墨贤夜?

    我娇嗔的拍了他膀子一下,揶揄道:“墨贤夜,我看你去天庭这些日子,不是去当上方仙去了,而是去进修情话等级去了,是不是?“

    “那你喜不喜欢?“他暧昧的附在我耳边轻声问道。

    我不说话,将脸扭到一边去。心里面像是有只小鹿在乱撞,他却也没指望我能有答案给他,唇就那么印了下来。

    这一次,没有人再来打扰我们,久别重逢之后,情更深,意更浓,浓的化不开,深的一眼看不到底。

    ??

    情到深处,便有些把持不住,外界的一切都被抛之脑后,一直等天黑了,都没人来叫我们去吃晚饭,墨贤夜抱着我就睡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睡梦中,我耳边猛然响起了一个声音:“白璃,该回去了。“

    紧接着,耳边便是一片鬼哭狼嚎的声音,掺杂着一些虫鸣鸟叫声,一团黑影在前方领着我,一路往前走。

    越往前走,我越觉得呼吸困难,不自觉的揉着脖子,想要好好喘一口气。

    “难受吗?“前面的黑影停了下来,问道,“难受的话,就要学会释放自己,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比自己更重要,只要自己舒服,做什么都可以。“

    “白璃,张大嘴巴,大口大口的喘气,释放你自己。“

    那个黑影一直怂恿着我,我张开嘴,用力几个深呼吸,可是不够,远远的不够,我需要更多的氧气来支撑自己。

    随着我不停的喘气,身体里的血脉也跟着不停的沸腾,整个人身上开始发烫,这种感觉,让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想停止大口喘气,想要质问一下眼前的黑影,你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什么要蛊惑我,可是我没有力气。

    气都喘不上来,哪来的力气去争斗?

    氧气越来越少,我的嘴张的也越来越大,渐渐的,露出了嘴里的尖牙,眼睛开始泛红,十指的指甲又尖又细,很想插进什么血肉之中去??

    “白璃,醒醒。“墨贤夜的声音陡然穿插了进来,一下子拉回了我的神智,我终于撑开了眼睛,盯着帐顶,不停的喘气。

    墨贤夜俯身看着我,伸手将我满头的大汗给擦去,担忧道:“做噩梦了?“

    我根本说不出话来,两只手按着脖子,大口大口的喘气,像是有谁扼住了我的喉咙,不让我呼吸一般,那种感觉,糟糕透了。

    墨贤夜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他伸手将我的手从脖子上拿开,轻声道:“白璃,你放松一点,别怕,有我在你身边,不用怕。“

    我的手被他拿开,他将我扶着坐起来,搂在怀里,大手在我的背后一下一下的抚着。

    我感受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慢慢的,整个人才平静了下来,脸埋进他胸膛里,难过的想哭。

    “没事了。“墨贤夜安慰着我,“只是一个梦罢了,醒了就没事了。“

    我摇头,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不,墨贤夜,我感觉那不是梦,绝对不是梦。“

    那团黑影在召唤我,但我不知道他是谁,想要将我带到什么地方去。

    我心里有一股很不好的预感,仿佛有什么东西一直沉寂着,终于要爆发了一般。

    “白璃,你太紧张了,这段时间你真的太不容易了,但是你要记得,我在你身边,不管什么你都可以跟我分享,我会护着你的,有我在你的神经不用这么紧绷着。“墨贤夜一直在跟我说话,听着他的声音,我的情绪的确可以平静很多。

    我抬头问他:“现在什么时间了?凤仪那边怎么样了?“

    “半夜了,凤仪那边,墨爷爷肯定会盯着的,没有消息,说明一切安好。“墨贤夜说着,问我,“饿吗?我去给你弄点吃的过来?“

    我摇头:“墨贤夜,我们出去转转吧?“

    “出去?深更半夜的去哪?“他问我。

    “去后山转转,然后顺道去蛇族看看情况。“我说着,推开他,裹着衣服去洗漱。

    等收拾好了一切,我和墨贤夜牵着手出门。

    春夜里的空气中,都飘着鲜花和青草的香味,深深吸一口气,沁入到五脏六腑之内,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我们一路去了天池,抬头看向龙头香,龙头香已经被毁,破败不堪。

    我看着那龙头雕塑,回想着梦中的那团黑影,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我从来未见过魔君的庐山真面目,可我却莫名的觉得,梦中要带我走的,就是魔君。

    我也不知道是真的有什么预兆来了,还是正如墨贤夜所说,我的神经太紧绷了,才会见到梦中的场景。

    我怕,很怕魔君现世,我们一切都还没有准备好。

    “走吧,这边不宜久留。“墨贤夜说道。

    我拽住他的袖子,问道:“墨贤夜,你有感觉吗?你能感应到魔君的封印,对不对?“

    “封印还在。“他回过身来,搂住我,在我额头上亲了亲,“走吧。“

    墨贤夜牵着我朝着蛇族的方向而去,我一步三回头,几次看向龙头雕像的位置,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最后一次我回头的时候,皎洁的月光猛然间被一片黑云挡住,我眨了一下眼睛,黑云已经消失不见了。

    眼花了?

    ??

    大半夜的造访蛇族,有些不礼貌,但我们也顾不得什么礼节了,蛇族的人也没为难我们,直接放行。

    柳如凤见到我们来,有些紧张:“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就是放心不下凤仪,过来看看,不好意思,大半夜的把你吵醒了。“我说道。

    柳如凤松了口气:“吓了我一跳,凤仪在我房间睡下了,下午哭哭啼啼的跑来,闹了好一通脾气,见了柳易之后才好了一点,我要送她回去,她不肯,就只能让她住下了。“

    “见过柳易了?“我问。

    柳如凤一提到这个,眉头皱了起来,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一阵风卷了进来,下一刻,柳易便站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一次见柳易,他整个人给我的感觉都不一样了,五官还是那个五官,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眉宇之间多了一丝英气,整个人气质都变了。

    他扫了一圈。看向我:“白璃,你什么意思?“

    “柳易,好好说话。“柳如凤斥道。

    柳易看了她一眼,又重复了一遍:“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柳易,凤仪还小,交给你,还请你多多费心了。“这话,真的有些难以启齿,但既然我和墨贤夜已经做了决定,就该坚定下来,该说的,还是得说。

    柳易冷笑一声:“你们把我当什么了?禽兽吗?还是说,我已经无能到让你们觉得。我只能靠着那么一丁点大的毛孩子来飞升了?“

    “柳易,怎么说话呢?!“柳如凤怒了,“我们所有人做的所有努力,所有牺牲,都是为了帮你,你怎么能反过来质问白璃?“

    柳易嗤之以鼻:“帮我?你们就是这样帮我添堵的?我柳易就是拿命去挡魔君,也不会去糟蹋凤仪的,谁逼我,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柳易撂下这话就要走,一转身,就看到凤仪站在门口,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我一下子站了起来,下意识的就想去护住凤仪,却被墨贤夜拽住了。他冲我摇了摇头。

    我这才冷静下来,感情的事情,还是得当事人双方去慢慢磨合,我们插手太多,反而会适得其反。

    柳易愣了一下,然后闷着头,想要无视凤仪,直接从门口走过去,却被凤仪一把拦住。

    她仰着小脸问道:“柳易哥哥,你是嫌我小吗?“

    “我嫌弃你整个人。“柳易出口无情,一把搡开凤仪,大踏步的离开了。

    凤仪嘴瘪了瘪,我当时就心疼坏了,要是我被自己喜欢的人这么说,肯定当时就要疯了。

    墨贤夜简直咬牙切齿:“这臭小子,我??“

    他刚想追出去揍一顿柳易,被我拦住了,柳如凤也气得直跳脚,转手拿了鸡毛掸子就要追出去。

    但没想到的是,凤仪先她一步,抬脚便跑走了:“柳易哥哥,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改还不行吗??“

    墨贤夜扶额:“我们家这个怎么这么没心没肺的?这么卑微?“

    我笑了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当初,我可也是这么追着你的,为什么在一段爱情里,必须得男方主动?爱了就排除千难万阻去追,这是凤仪的性格。“

    “你这样追过我?“墨贤夜眉头拧了起来,“当时我是该多混账,让你这么委屈。“

    “可是我却乐在其中啊,“我笑道,“卑微这个词,是不适合用来形容真爱的,爱情世界里,人人平等,因为爱你,所以才会心甘情愿的妥协,不是吗?“

    墨贤夜揽住了我的腰,说道:“以后这种妥协的事情,我来做就好了,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

    柳易和凤仪之后到底怎么闹怎么相处,我和墨贤夜都没有管过。由着他们去了。

    倒是柳如凤和墨爷爷俩人,简直不要太积极,我和墨贤夜一点头,第二天晌午,柳如凤已经找人合好了八字,选定了日子,带上丰厚的聘礼,上门提亲来了。

    这种特殊时期,不可能大操大办,而且我和墨贤夜心里总觉得凤仪太小,就这么将她嫁到蛇族去,嘴上接受了,心里还是不大能接受得了。

    况且,柳易那边。根本还没说得通。

    最后两家商定,只是互换婚帖,将柳易和凤仪绑在一起,其他的,全部等到以后再说。

    这也是我和墨贤夜想要的结果,有了婚帖,凤仪便是柳易的人,那些觊觎凤仪的家伙,就该收敛一点了。

    只是要怎样让柳易心甘情愿的在婚帖上面按下手印,这还是个难题。

    我们这边正想着办法的时候,下聘的当天夜里,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们始料未及,瞬间慌了神。

    当时已经是后半夜了,我和墨贤夜正睡着,门就被敲响了,墨贤臻在外面大声说道:“大哥快点起来,出事了,墨爷爷在前厅等你们。“

    我和墨贤夜同时翻身起床,开门就看到墨贤臻站在门外,一脸的焦急,墨贤夜问他出什么事了。

    “我说不清,你们去前厅一看便知。“墨贤臻说道。

    我们赶紧往前厅去,一进了门,就看到前厅供桌上,香炉前面,放着一个黑色的盘子,盘子的上面,是一件大红色的喜袍,喜袍上面押着一顶金色的凤冠,凤冠的下面,正对着整整齐齐的叠着的喜袍的前襟,对襟处,黑金色的丝线绣着一只巨大的兽首。

    那兽首张牙舞爪的,很是骇人,但我却见过这兽首,是在冥王身上的那件白袍子的对襟处。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