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浴血重生,纨绔大小姐 > 第一百章 亲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想到什么,便来什么。

    府中暗卫冒雨前来,得了允许进来,立刻在凉准耳边低声说了昨晚莺莺遇刺的事情。

    凉准登时心头闪过无数句骂娘的话,可皇后还在看着,他只能忍下去,招手让暗卫下去了。

    皇后瞧见他脸色有些不大对劲,便关切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没事儿,没事儿。”凉准扬起一个笑脸来,“娘娘咱们接着说,不用担心,真没事儿。”

    可皇后看了看他,忽然笑道:“外头的雨许是小了一些,你若是有事儿,那就不用守在这里了,正经事儿要紧。”

    “哪儿有什么正经事儿,现在陪着您就是天大的正经事儿。”凉准缓了缓情绪,解释道,“不过是府里出了些琐碎事情,不过管家在呢,用不着我专门回去一趟。”

    琐碎事情还用得着你的暗卫来专门跑一趟?皇后看破不说破,只是笑着点头道:“我知道你是想多多陪我,尽尽孝心,这快一上午了,我也乏了,你也回去歇歇吧。回头小七回来了,我叫她去找你。”

    她说完,便有秦嬷嬷上来搀扶着,回寝殿去了。

    凉准一看皇后也走了,小七也还没出来,左思右想,还是决定先回去了。

    低调秘密的赶到地方,还没进门,就听到屋里一阵阵的哭声了。

    “哭什么,这不是没事儿吗。”凉准抬脚进去,目光一扫,落在莺莺身上。

    莺莺忙擦了擦眼泪,上前给他行礼,柔柔弱弱道:“感恩将军关心,莺莺没事儿……就是……有些后怕……”

    后面的齐妈妈一言不发的朝凉准行了个礼,而后又默默的退至了一边。

    “怕什么,怕死?”凉准挑了个干净椅子坐下,翘着二郎腿,微微眯起眼问道,“可有看清那刺客身形面貌?”

    莺莺赶紧摇头,“那刺客用了迷药,她进来时,我和齐妈妈都已经不省人事了。”

    “救你们的人呢?你们也没瞧见?”

    “等我和齐妈妈醒过来时,还是躺在地上,仔细检查时,地上只发现了一把匕首,就是这个。”莺莺回头看向齐妈妈,齐妈妈会意,立即捧上一个盒子来。

    凉准拿起里面的匕首,仔细看了看,不禁挑眉道:“这刺客倒是周全,一点儿把柄都不留。”这匕首明显就是出自于他们红枫国的,拿着他们的武器来杀他们的人,对方真是好算计。

    不过很快,凉准便对这把匕首没了兴趣,转而又问起那个不知名的救人英雄来。“自你们醒后,可有别的人来过这里?”

    莺莺与齐妈妈一同摇头,表示并没有。

    “其他的呢?除了上面说的那些,一点儿线索都没了?”凉准皱眉,显然很不满意。

    齐妈妈赶紧回道:“不是老奴不愿意告诉将军,而是事发突然,那刺客又行事周全没有留下蛛丝马迹,至于那不知名姓的侠士,在我们醒来前估计就已经走了,老奴实在是没有什么线索可以告知将军啊。”

    “算了算了,不问了。你们受伤没有?”凉准其实也知道,问这两个人能问出什么来?不被吓得哭就已经很好了。

    莺莺好不容易等到他问这句话,一直垂着的头忽然抬了起来,而脸上已经滑了两行泪下来了,正欲开口哭诉,却不想背后齐妈妈突然上前一步,在凉准看不到的角度,狠狠拧了莺莺一把,连忙道:“感激将军关心,老奴和莺莺姑娘都没有受伤。”

    莺莺腰上突然吃痛,这次眼泪是真的下来了,可她不敢出声告状,更不敢当着齐妈妈的面儿故意表现出异样来,只能咬着唇又垂下头去,默默的忍了。

    “这样吧,这里已经暴露了,你们现在去收拾东西,等傍晚我派人来接你们。”凉准考虑一番,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既然有人的手已经迫不及待的伸出来了,那他倒要看看,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那人还能如何杀他的人毁他的计划?

    莺莺忍不住抬头问道:“将军要接我们去何处?”

    凉准看都没看她,起身道:“等傍晚来人了,你们跟着走便是,哪儿这么多话?”

    莺莺咬了咬唇,眼里又含了泪。

    她不明白,明明自己长了一张好看的脸,身材相貌,都是照着他的喜好来长的,可他怎么,怎么就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呢?不是说,她长的与那小公主十分相像吗?既然是差不多的脸,差不多的身段,那她怎么就得不了他的青睐呢?

    她还在暗自伤心中,凉准却已经离开了。

    “呵呵……”看着凉准离开了,齐妈妈忽然对着莺莺冷笑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便狠狠甩在了她的脸上。

    莺莺捂着脸倒在地上,满眼惧意的看着齐妈妈,不明白她一直好好的,为何却突然又遭了打。

    齐妈妈满脸怒容,眼里尽是鄙夷,看到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当即讥讽道:“不过是祖坟上冒了青烟保佑你长了这样的一张脸而已,还真把自己当凤凰了?我呸!一个烟柳女子,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全身骨头有几两重,竟也敢妄想一朝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痴心妄想,愚不可及!”

    莺莺听着她的骂,垂下了眸子。

    “如今将军用得着你,这是你祖上积德,修了八辈子的福气换来的机会,劝你还是安分守己,不该想的,就别想,不该盼望的,就别整日里做春秋大梦!否则哪天惹恼了将军,到时候身首异处也不是不可能。”齐妈妈冷眼瞧着她,语气极冷的警告道,“是安安分分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情,还是痴心妄想做白日梦,你最好自己能想清楚。”

    齐妈妈说完,便抬脚往内屋走去,不再理会她。

    莺莺仍旧倒在地上,捂着隐隐作痛的脸,无声的掉起了眼泪。

    她只是想让自己过的好一点……难道这也有错吗……

    皇宫内。

    秦嬷嬷得了皇后的吩咐,一直等在殿门外,好不容易等到凉月出来了,脸上一喜,便赶紧迎上前去,说皇后请她过去用膳,已是等了好久了。

    不说吃饭倒还好,一说起来,凉月就觉得自己现在饥饿难忍,听到秦嬷嬷的话,直接带着阿朵往皇后宫中而去。

    “慢些,慢些,小心噎到了。”皇后看着凉月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突然有些心疼起来,不由得埋怨道,“你父皇也真是的,有什么事儿不能等吃过饭再说?你可是两顿饭都没吃呢,他竟然都不心疼。”

    凉月饿了一上午,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眼下正忙着吃饭,进食速度非常之快,可也没忘了形象规矩,一直吃到五分饱,这才放慢了速度,把嘴巴空出来说话了。

    “母后,您可别说了,我快叫我父皇给折磨死了,现在是一点儿都不想再说话了,就想安安静静的吃个饭,母后您也吃,别光看着我啊。”凉月故意卖惨,给皇后夹了一筷子菜,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你啊,定是又闯了什么祸了,叫你父皇知道了?挨训了?还是受罚了?”皇后看着她,有些担忧的问道。

    凉月无奈只好又抬起头来,一边嘴里嚼着,一边抬眼可怜兮兮的望着她家母后,意思很明显:母后咱先吃饭成吗?

    皇后见她不愿意说,只好不再问,转而开始忙着给她夹起菜来,看着她埋头吃饭的样子,眼里倒闪过一丝疑惑:越是安静,越是不寻常,这父女俩,到底说了什么?

    一顿饭吃到最后,皇后没怎么动筷子,凉月倒是吃的心满意足。

    “吃饱了?”皇后笑着问她。

    凉月点点头,笑嘻嘻的起身道:“母后,我突然想起来,我好像还有些事儿没办完呢,挺着急的,母后我就先不陪您说话了啊,我先走了啊!”

    话音未落,她人倒是已经走出去好远了。

    “哎――”皇后想叫住她,可看她那明显有些落荒而逃的样子,心想便是叫她她也不一定能乖乖回来。这么想着,心里不免有些惆怅了起来。

    秦嬷嬷听到皇后叹气,赶紧宽慰道:“小公主许是心里惦记着将军呢,一从御书房出来,便着急的要回将军府,还是老奴说了您在等她用膳,这才过来的。”

    皇后一听,顿时有些高兴起来,连忙问道:“真的?她说了?”

    “嗐,小公主就是嘴上没说,看也能看得出来呀,这外面雨刚停,小公主便着急回去了,不是心里担心着将军,还能是什么?您说,是不是?”秦嬷嬷觉得她自己不能看错,一听到小公主着急要回将军府,她便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这些。

    皇后听了她的分析,自然是高兴得很,连声笑道:“好好,如此最好了。看来这两个孩子都是心里记挂着彼此的,就算是他们不说,我也能稍稍放心些了。”

    然而着急出宫的凉月却并不是着急回将军府,而是低调的去了三文茶馆。

    台上说书先生正讲到紧张处,忽然抬眼间就瞥到了凉月的身影,心中一喜,手中拍板猛地拍响,抑扬顿挫的道出老套的结束语来:“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听众听得正起劲儿,结果突然给卡半截儿不讲了,这滋味,谁遇着了谁难受。

    还不等他们嚷嚷让继续说下去呢,只见那先生早已欢欢喜喜的下了台子,直接奔后院去了。

    “公主!”

    小安很是兴奋,直接一路小跑过来,跑到凉月近前了,却又突然停住了脚步,往后退了退,压下心中兴奋之情,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

    凉月忙着看后院的房间,随便摆了摆手道:“免礼免礼,随意一些就行。”

    看了半天,目光落在其中一间上,看看左右没人,凉月便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上手抓住了小安的袖子,一边扯着他往里走一边嘴上急急道:“你赶紧给我过来,我有话问你!”

    进了房间,还不忘嘱咐外面的阿朵:“阿朵,给我看好了门,机灵点儿!”

    小安被她弄的一头雾水,奇怪问道:“公主,您这是?”

    凉月双手叉腰,满眼审视意味的盯着他,盯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他:“小安?我父皇身边的亲卫?来暗中保护我的?”

    小安一惊,连忙单膝跪下去,承认道:“小安本无心欺瞒公主,但无奈事出有因,还望公主原谅!”

    “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吗?”凉月围着他转了两圈,边转边问道,“既然你是想暗中保护我,那为什么又选择以一个说书先生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这样岂不是更引人注目?”

    小安垂下头去,缓声道:“因为,小安听人说,公主您喜欢听故事。”

    “因为我?不是,就因为我喜欢听,所以你就去说了?有没有搞错,你一个皇帝亲卫,亲卫啊!居然去说书?明明是一把青龙偃月刀,你却甘愿去当一把破砍刀?”凉月实在是无法理解他的脑回路。

    “是,只要公主喜欢的,小安便能去做。”

    谁料凉月听了他这话,顿时露出一种叫做痛心疾首的表情来,直接把他拉起来,手指在他眼前点了半天,到底是没敢下去手。

    小安不明白她为何这样,便问道:“公主,小安说错什么了吗?”

    “岂止是说错了!连做都做错了!”凉月的手终于在他脑门上点了点,一副心痛惋惜的模样。

    小安见此,又想跪下请罪,不过被凉月一把扯住了――“别跪了别跪了,站着说话!”

    “……是。”小安只好听话,站在原地不动弹,有些揣揣不安的看着她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

    此时此刻的凉月这叫一个焦躁,不止焦躁,还心烦,尤其看到小安时,心里更是莫名的一股无名火起,烧的她直想找人打一顿好解气。

    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她终于停下脚步,在小安面前站定了。“我问你,你既然是父皇派来保护我的,那也就是说,我也可以命令你?你得听我的话?是不是?”

    小安应道:“是。”

    凉月又问:“我叫你做什么,你就能去做什么?”

    “是。”小安点头。

    “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的那种?毫无怨言、无怨无悔、默默付出的那种?也不会去向任何人打我的小报告?包括我父皇?”

    小安郑重点头:“是,为公主效命,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无论公主叫我做什么,绝不会有二心。”

    凉月又开始围着他来回踱步转圈圈,边转边思考着他这番话的可信度有多少。

    转了半天,她决定暂且相信他一次。

    “那这样,为了让我能够相信你,你得完成一个小任务才行。”凉月勾起一个坏笑来,凑近了小安,低声道,“你去将军府,潜进凉准的书房里,靠东边墙上的书架上,有一本‘江湖趣闻’,你去帮我拿来。要是拿来了,没惊动任何人,连凉准也没发现你,那我就相信你,也认可你的本事。”

    小安听了,耿直的直接问道:“公主,可我怎么听着,您这不是叫我去拿书,而是去偷书啊?”

    刚问完,他的脑袋上便挨了一下,凉月义正言辞道:“这怎么能叫偷?往小了说,这叫让你小试牛刀,往大了说,这就是给你一个机会向我表忠心,懂不懂啊你。”

    小安只好点点头:“哦……”

    “怎么,这就不愿意了?方才谁说的?为我上刀山下火海都行,无论做什么都绝无二话。话刚说出口,这就反悔了?还是说,你刚才根本就是在糊弄我,说大话而已?嗯?”凉月危险的眯起眼。

    小安连连摆手解释道:“不不不不是,公主您误会了,小安只是在想,公主您怎么会给我一个如此奇怪的任务……”

    “奇怪吗?不奇怪啊。”凉月自问自答似的,又道,“将军府可不是别的地方,里面连一个普通的小丫鬟都会些武功,你要是能完成这个小任务,那说明你的身手肯定不简单,脑子也不会太笨,将来让你帮忙做事,我也能放心。”

    “行了,你先忙去吧,那本书明天给我就行,等明儿我再抽空过来,不着急。”凉月大哥似的拍了拍小安的肩膀,见小安点头,这才放下悄悄踮起的脚来,满意的开门出去了。

    小安走到门口处,看着凉月的身影走远,眸光忽然变得幽暗起来。

    一直出了茶馆,阿朵才凑近了凉月低声道:“公主,方才我瞧见一个人,觉得有些眼熟呢。”

    “嗯?谁?”凉月问,“在茶馆里吗?”

    阿朵点头:“想来公主也瞧见了,就是刚刚在茶馆里,那个从我们身边走过去的人,如今天还有些热呢,她却裹得严严实实的,实在是有些奇怪。”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奇怪了。不如……我们再回去看看?”凉月提议道。

    阿朵连忙摇头阻止道:“还是别了吧,公主,咱们该回去了。”

    “切~无趣。”凉月摆了下手,并不想回去。“急什么,天色还早呢,这么着急回去干什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在外面多玩玩多看看,省的回去了就不知道哪天才能再出来了。”

    “可是公主,出来的时候娘娘可是特意嘱咐了,说不叫您――公主!”阿朵还想再劝劝,可无奈凉月已经听的不耐烦了,直接丢下她跑开了,阿朵无奈,只好认命跟上去。

    茶馆二楼上,有一处窗子打开着,一个以扇遮面的人正露出一双眼睛来,饶有兴趣的盯着楼下街道看,目光追随着那一抹青绿色的身影,不禁低笑出声,喃喃道:“真是个活泼的小姑娘,有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