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之刁蛮公主要娇养 > 你别闹,宰相胆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的见过宰相大人和诸位大人!”那个侍卫走进院内后直奔正前方的正堂而来,来到门口都没有去开门,站在门外大声道。

    “何事?不知道本相正在与诸位大人商议国事嘛!”里面传来一个略带生气的男人声音。

    “宰相大人赎罪!是……是宁寿宫的德公公前来求见宰相大人。”门外的侍卫连里面呵斥他之人都没看到,急忙跪下道。

    “哦?先请德公公去偏殿,好生伺候着,本相这就来。”里面之人听到前来之人是宁寿宫之人后说话的语气缓和了许多。

    “是,宰相大人。”

    “诸位同僚,皇上即将东巡,在皇上东巡之前,希望各位能配合本相将各部所属之政务安排妥当,好让皇上东巡期间无需担忧朝中之事。”

    一张宽大的长条桌的上位正坐着一位头发有些花白,脸色红润。一双细长的眼睛却炯炯有神,两道眉毛浓而黑,但却被一般人的眉毛长了许多,两侧都低垂到了眼角。一只鹰钩鼻下一张大于常人的嘴巴。而在嘴巴周围全是浓密的胡须,但却看上去又是那么的协调。

    一双大而厚的手掌差不多相等于别人两手掌的巴掌在前伸着放在暗红色的长条桌上。

    有人说,男人手大淘金,嘴大可吃四方。而此人两样全有了。都说浓眉之人极凶,此人的外貌确实能让人感到有些畏惧。

    这个正在坐在上位满脸严肃大谈阔论之人便是大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宰相夏侯青云,嘉贵嫔之兄。

    “是,宰相大人,卑职定不负皇恩!”坐在下方左右两侧的六人同时起身行礼道。

    “嗯,我与诸位都是食君之禄,定要同心协力为皇上办好每一件事。这才能对得起皇上对老臣以及诸位的信任。”夏侯青云右手放于左肩道。

    “是,谨遵大人教诲!”其他六人也同时右手放于左肩低头道。

    “好啦!都去忙自己的事去吧!”夏侯青云站起身来道。

    “是。卑职告退!”

    夏侯青云站起来后才发现他的身高绝对是超过了两米五了。其他六人估计也在一米九之上了,但现在站起来后一比较还是显得矮了不少。

    等那六人走了之后,夏侯青云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特意整理了下自己高高的衣领,并且左右看了看衣领上绣的两只长着四只翅膀的一种像老虎一样的动物,但身上却有像鱼一样的鳞片。然后露出淡淡的笑容,昂首挺胸,双手背于身后朝外走去。

    夏侯青云出了正堂往正堂背后走去,来到左侧的一间十分讲究的房门外,再次整理了下衣服推门而入。

    “哈哈……德公公,实在抱歉!本相事务繁忙,让德公公久等了。罪过罪过啊!”还没见人夏侯青云便开口道歉道。

    而此时的德子正坐在右侧品尝着侍从送来香茶,还时不时喝抿上一口微闭着眼睛细细品味下。

    等听到有人进来后,德子急忙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身来向已经进入房间的夏侯青云行礼道:“奴才见过相爷。相爷国事繁忙,是奴才打扰你相爷,还望相爷见谅才是。”

    “哈哈……德公公乃太皇太后身前的红人,能来我这个小小的总理政事堂可是稀客啊!德公公请坐!不必多礼!”说完,夏侯青云回身朝自己的办公桌走去。

    这里就是左相的办公之所了,而在左相办公之所对面便是右相的办公之处。

    这个房间没有多么华丽的装饰,除了书架还是书架,不过书架上摆放着从全国各地送来的奏折或者一些文件之类的。

    而在夏侯青云办公桌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副巨大的画,而画中有一只与夏侯青云衣领上一模一样的动物翱翔在蓝天之中,正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牙齿来。

    “德公公不知来到政事堂找本相所为何事?”夏侯青云坐下后微笑着道。

    其实夏侯青云在来的路上就在想,宁寿宫之人,无论是谁都极少来这里。而今天竟然还是这位宁寿宫的主管太监前来,定是那位让满朝文武都不敢轻视的太皇太后有话要传于他。但他却实在想不到会有什么事能让那位早已不再过问朝堂之事的太皇太后派人来找自己呢?希望别是什么坏事吧!

    人总是怕什么来什么。只见德子走上前弯腰道:“回相爷的话,是太皇太后让奴才过来的。”德子抬头看了眼夏侯青云又低头接着道:“太皇太后想请相爷去宁寿宫走一趟,太皇太后要当面向相爷请罪!”

    夏侯青云听到德子的话“唰”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色都有些难。

    “德公公,你没有传错话吧?老祖宗向我请罪?不知老臣哪里做错了嘛?”夏侯青云说完。心里暗道,她向我请罪?这不是在逗我嘛!别闹了好不好!我很胆小的。

    “相爷,奴才哪敢把话传错啊!”

    夏侯青云怎么可能不知道德子所说绝对千真万确呢!只是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罢了,所以才脱口而出有此一问。

    “德公公,你可知老祖宗为何要老臣请罪啊!”夏侯青云走出座位来到德子面前道。脸上有种欲哭无泪的神色,连“本相”都不再自称了。

    德子有些为难地看了眼夏侯青云道:“是晗月公主与嘉贵嫔娘娘今早之间产生的误会。”

    难怪!看来又是自己那个妹妹惹祸了。应该是和那位公主有了什么冲突吧!哎!这个公主刁蛮任性也就罢了,自己这个妹妹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夏侯青云叹了口气心里暗道。

    “德公公可知公主殿下与贵嫔娘娘所谓何事产生的误会嘛!”夏侯青云试着再次问道。

    “相爷,请赎奴才不敢妄言。还是相爷亲自前去询问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吧!”德子再次弯腰道,再不肯透露半个字了。

    夏侯青云也想到了德子不会再说了,胡乱猜测议论皇家之事那可是死罪,谁也不愿意触这个霉头。

    “好!德公公前面带路!”

    “是,相爷请!”

    一路上遇到许多侍从,宫女,还有巡逻的禁卫军,纷纷向夏侯青云行礼。而夏侯青云却好像没看见没听见一般,低头想着过会见到那位自己该如何呢!

    “相爷,到了!您稍等!奴才进去替相爷通报一声!”到了宁寿宫殿外时。德子回头道。

    而一直低头的夏侯青云却心不在焉,差点撞上了德子。

    “哦!到了?好!有劳德公公了。”

    “奴才不敢!”

    德子行了一礼回身朝殿内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