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妻华 > 第六百七十八章 布置和支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魏王一身都是干劲,再看堆积如山的奏折也不觉得头疼了,他这是替自己的儿子争取继承帝位的机会。

    这辈子他无缘帝位,在旁看皇上的种种布置,魏王对自己这位皇兄有敬佩亦有深深的畏惧,皇兄和自己印象中截然不同,魏王不敢再对皇兄有歪门邪道的心思。

    未来儿媳妇说得对,他不是当皇帝的料。

    不过三郎却是有机会的,纵然最后皇兄还能生出别的皇子,也会因年岁太小而需要有人辅政,还有人比三郎更适合?

    何况三郎的媳妇可掌握着帝国的一大半兵权!

    屁股决定脑袋,魏王此时一点不为慕婳掌兵出征为难了,盼着未来儿媳妇能顺利凯旋。

    皇上把出巡惊变的事明发天下,不仅魏王得到消息,京城中随着王云带人四处缉人,不少重臣勋贵被关进锦衣卫,留在京城的官员们人人自危,士林中更多议论皇上立储一事,倒也很少有人对慕婳成为上将军而多嘴。

    一来皇上龙体一直给人的印象就是孱弱的,这次惊变起源于亲生儿子赵王叛乱,齐王身死,太子参与谋逆被废,太后娘娘更是罹难,皇上至亲之人死的死,伤得伤,骨肉相残对皇上的打击格外大,皇上的身体还能支撑几年不得而知,册立太子储君势在必行。

    二来慕婳一惯的表现异于女子,别说寻常男子,就是将门出身的优秀男儿也不敢说稳赢慕婳,而且慕婳忠君爱国的印象深入人心,百姓支持,将门子弟拥护,即便有几个文人唧唧歪歪说什么女子该贤惠,也引不起太大的风浪,毕竟还有在寒门中颇有影响力的陈四郎在,他足以掌控住某些局面。

    这也是当初陈四郎留在京城的原因,他同赢澈慕婳商量且提前进行了某些布置,可是陈四郎陈探花绝对想不到慕婳给了自己这样一个天大的惊喜!

    陈探花更是没有想到三个皇子一个都没剩下!

    “这么看,我跟对了人?”

    陈探花嘲讽般自嘲道:“赢澈,你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

    即便知道慕婳不会喜欢他,陈探花也渐渐释怀,还是忍不住嫉妒人生赢家赢澈!

    他的心胸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宽阔,否则当初也不会退亲后还在慕婳门口写什么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了。

    陈四郎一点都不为赢澈高兴,不过他的理智告诉自己,赢澈为太子是帝国之福,百姓之幸。

    若太子位置归了旁人……陈四郎摇头叹息,“除了他,还真没有人有资格了。”

    突然陈四郎微微勾起嘴角,倘若慕婳一战成名,按照帝国传统,开疆拓土或是抵御外族是可封爵封王的,当初皇上就封了女扮男装的沐少将军为燕王,皇上总不能厚此薄彼,慕婳一旦封王,赢澈又该如何称呼?

    怎么也要让赢澈被册为太子放在慕婳凯旋之后!

    这也是他唯一能想到‘报复’赢澈的办法了。

    世上除了慕婳外,很难再有什么事让赢澈为难。

    陈四郎烧掉最近同赢澈来往的书信,在暗处,陈四郎一直听从赢澈的吩咐,这一切都是瞒着慕婳的。

    随后,陈探花先去户部,再拿着赢澈留给他的腰牌去了一趟天工坊和兵部,在赢澈回京前,他先得按照赢澈的吩咐把军械粮饷给慕婳准备好。

    本来经常扯皮的户部兵部,看到陈探花时还不以为然,客气又倨傲,当见到陈四郎拿出来的赢澈亲笔书信后,立刻变得热情无比,几乎是要什么给什么。

    至于天工坊那更是遵从赢澈的任何命令。

    陈四郎把辎重运出京城后,慢慢回过味来,赢澈到底在朝廷上安排多少人?

    因有皇子叛乱,太后娘娘殡天,皇上归京虽然不是悄无声息,满城白幡,也不好大操大办,魏王和首辅商量许久才定下章程,迎接皇上的官员还是要穿素服,算是为太后戴孝。

    魏王明白就算皇上再不在意太后,身为人子也不能对过世的太后苛刻,毕竟太后对朝廷上还是有几分功劳的。

    圣驾返京时,皇上对魏王的安排很满意,更为满意都是京城没有任何的动荡,也没人对皇上册封慕婳为上将军当面死谏。

    皇上亲自搀扶起首辅,魏王等一众臣子,连声说他们辛苦了。

    魏王等谦虚的表示,为皇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谁都能看出皇上的倦怠和疲惫,不敢耽搁皇上太久,更没谁没有眼色询问废太子和谋逆的经过,朝臣把皇上送回宫后,默默准备太后,赵王,齐王等人的丧葬事。

    废太子自是不能住在东宫,已经是庶人且终身全禁了,自有人把废太子,废太子妃和众多女眷关押起来。

    沐氏没有等到赵王逆袭,反而成了废太子永远被困在方寸之地,她同赵王的私情,皇上也没让人拦着,废太子脾气暴躁,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他身上,沐氏生不如死。

    太后娘娘的丧事办得还算体面,皇上在太后安葬后,便把赢澈带在身边,手把手教赢澈如何处理朝政,甚至把一些大事交给赢澈决断,所有人都明白赢澈会是皇上默认的继承人。

    但赢澈始终没有得到太子的位置,有人猜测是皇上打算留一手,万一皇上再添个皇子呢?

    皇上正当中年,未必就不能再有儿子!

    太子册立放在一旁,随着皇上重新临朝,所有人都关心起上将军慕婳来,毕竟慕婳等同于土皇帝,不仅掌握戍边军队,精锐的虎贲军,更是辖制五省军政,可以说此时慕婳若是谋反,有八成把握打到京城。

    慕婳以女子身份做到了臣子巅峰,在慕婳面前,无论是内阁首辅,还是辅政的承平郡王,或是隐形的帝国太子赢澈都得甘拜下风。

    不是没人非议皇上给慕婳的权利太重,皇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抽出宝剑斩断御案,“朕相信上将军,谁再敢言上将军是非,如同此桌。”

    没人同自己的脑袋过不去,既然皇上全力支持且相信上将军,他们也只能听命了。

    军需源源不断运出京城,帝国都在围着上将军慕婳打转,一个月,两个月,在朝臣渐渐有怀疑上将军时,一场大胜的消息传回京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