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妻华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劝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承平郡王泪洒衣襟,眸子里盛满后悔和内疚。

    “皇叔先出宫去吧,朕就不送您了。”

    皇帝转身形单影只般望着悬挂在墙壁上的地图,神色专注,好似不再有任何人的感情,承平郡王心头剧痛,面前的帝王看似富有天下,乾纲独断,其实皇上什么都没有过,连……身边的人都是陌生人,唯一在意过的赢澈,却什么都不能说。

    当日承平郡王见魏王疼爱赢澈,曾替魏王担心过,毕竟魏王也是他的侄子,皇兄临终前托付他照顾的皇侄,他同样不希望魏王收到伤害。

    今日他发觉最值得同情得是看似拥有一切皇上!

    皇上甚至做好绝嗣的准备,唯一的心愿就是扶赢澈上位,不仅是对他有个交代,甚至对魏王都有了交代,死后追封为帝王,也算圆了魏王不曾为帝的遗憾。

    皇上为帝国着想选择自己养大,可继承他全部希望和志向的赢澈,承平郡王了解赢澈后,同样认为赢澈是最适合的人选。

    唯独皇上没有替自己想过!

    这让承平郡王格外难受,也格外心痛,从不曾享受过做皇帝的荣耀,反而承担起几代皇帝留下的乱摊子,皇上登基十几年一直过得很辛苦,从不曾以皇帝的权柄放纵过自己,反而兢兢业业为帝国将来考虑,改变帝国的现状。

    他虽然不理解上师魏焱和皇上的构想,却明白皇上的选择是正确的。

    承平郡王失魂落魄走出御书房,同来时气势汹汹相比,此时他失去所有的精神和底气,他不该再逼迫本就不容易的皇帝,也亏着皇上仁厚,换一个帝王,他怕是没有命走出皇宫。

    便是一直对他极为好的皇兄都不会容忍他。

    皇上越是宽厚,他越是内疚。

    “王爷,太后娘娘召见。”

    太后娘娘跟前的大太监拿着一块玉佩,此物是当时承平郡王送给太后娘娘的信物,然而此时再见这个信物,再想起皇上,他唇边苦笑连连,“本王……”想要拒绝的话语突然顿住了。

    “前面带路,本王也该去见见太后了。”

    这块玉佩是承平郡王同太后最后的联系,太后针对皇上时都没有拿出这块玉佩,此时太后不到生死攸关时刻,绝不会动用这块玉佩。

    大太监心头一喜,总算是完成太后的吩咐,他真怕承平郡王为避嫌不肯去见太后,最近太后听来的消息……总之,除了承平郡王外,无人可安抚太后娘娘。

    前脚承平郡王刚被太后娘娘请去,后脚无庸公公就得到了消息,皇上看似不在意,但皇上对皇宫消息的掌握已经到极致,只要皇上想知道的消息,几乎没有消息能隐瞒过皇上。

    正在无庸公公准备把消息传递给皇上知晓时,无需通传,随时可入宫陛见的上师魏焱匆忙走来,“皇上身边可有朝臣?”

    无庸公公毕恭毕敬回道:“方才承平郡王见过陛下,如今王爷被太后娘娘请了去。”若是上师同皇上说起此事,总比他一个做奴才的去说要好一些,毕竟皇上的秘密,他没资格知道,唯有上师魏焱可以宽慰皇上。

    皇上同上师才是过命的交情!

    准备推门而入的上师停顿片刻,再次问道:“太后召见承平郡王?王爷竟是应招?”

    “是,听说太后娘娘的人出示了玉佩,王爷便答应去见娘娘。”

    无庸公公的话语很轻柔,几乎只能上师一人听清,“据说那块玉佩是太后娘娘同王爷的信物,乃王爷当年送给娘娘的。”

    上师魏焱嘲讽勾起嘴角,“你不用怕,皇上其实一点不介意太后娘娘有人陪伴,若是太后娘娘明说,皇上甚至可以准许太后娘娘改嫁,只要太后娘娘以后有脸见先帝。”

    这也是魏焱理解不了的,皇上同他说起这事时,吓了魏焱一大跳,可皇上真没有在意过,冷落承平郡王不是因为同太后娘娘的绯闻,而是当年正是因为承平郡王不谨慎才使得他们遭遇灭顶之灾,让魏焱和自己姐姐天人永隔,姐姐是为姐夫死的……这也是皇上很难原谅承平郡王的原因。

    无庸公公尴尬一笑,魏焱走进御书房,随后再一次紧闭上房门。

    “阿焱。”

    “姐夫。”魏焱站在皇上同地图中间,高大的身躯挡住皇上看向地图的目光,“您只想着帝国和民族,竟是不知那人已经同齐王摊牌,我估摸着他已经费劲心思同太后说明真相,否则太后不会用最后的底牌召见承平郡王,太后那个老女人根本就没把您放在心上过,那人根本不配为帝,可却是个最好的傀儡,太后一直想要继续执掌帝国权柄,想来会支持他。”

    “姐夫,你又没有听我说?难道您还想让当年的事情重现?我们已经没有姐姐了,没人肯再为您不顾性命!”

    一直微笑听着魏焱话语的皇上突然面容肃穆,眼角流露出哀伤之色,魏焱抿了抿嘴唇,“我不是有意让姐夫难过,只是当年的教训太过深刻,虽然现在我们占据主动,万一……万一被他和太后得逞,您这些年的功绩会被窃取,十几年的隐忍和谋划被太后破坏得一干二净,您该知道太后老妇最是反对变革。”

    皇上背在背后的手慢慢握紧拳头。

    “还有澈儿,没有我们支持和保护,澈儿未必能斗得过他们,纵是澈儿拥有了很多,他真能抗衡皇帝?皇上下令赐死他,他能不奉诏?只要魏王……太后同魏王说一说,魏王还能似现在对待澈儿?姐夫,您给澈儿东西和势力,澈儿未必用得了,也未必守得住。”

    哪怕魏焱知道赢澈的实力很强,已经不是轻易可撼动,此时也要用澈儿的安危影响皇上,逼皇上做出决断!

    噗通,魏焱跪下来,跪爬两步一把抱住皇上的大腿,扬起头恳求,两行清泪在脸颊上流淌,“姐夫,我答应过姐姐一定要护姐夫平安。您让我做什么都行,即便您交代那些,我根本不明白,但我也照你吩咐做了,姐夫的志向不该只交给澈儿,您忍心澈儿步履艰难?您忍心那群小人把您在意的帝国和民族引向深渊?”

    “姐夫,您不能再放纵太后和那人了,是他们欠您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