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妻华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权力和慕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芷再起强调找出真凶!

    魏王摇头道:“好傻的丫头,等你父母上门再同本王说出你的选择。”抢在慕婳开口之前,魏王一锤定音,“这事先按本王说的办,阿娴管好奴才们嘴。”

    白芷死死咬着嘴唇,手心上留着指甲掐出的血痕,一张脸庞煞白没有半分血色,她的坚决在权势面前什么都没有剩下。

    魏王侧头同魏王妃交代如何封锁消息,管束王府的奴才,还谈起有人对王府图谋不轨,设计陷害三公子……魏王根本就没有再看白芷一眼。

    魏王妃自然也察觉这桩事背后有猫腻,再加上慕婳方才的提醒——有人可能夜探王府,就算她不关心赢澈,总不会愿意自己的女儿赢蔓殃及池鱼,她又不愿意向那位上师低头,毕竟当街刺杀她的刺客很有可能就是上师派来的。

    只为给魏王妃警告!

    让魏王妃听上师的命令,如今魏王妃依然见不得皇上好,但她不顾着魏王,还要照顾女儿,她手中那点实力已经被皇上剪除九成,除了看皇上的报应和魏王的笑话外,她哪还有本钱再兴风作浪?

    唯一肯全然支持她的太后娘娘被皇上困在慈宁宫,皇上不曾阻止魏王妃入宫,但每次见太后,魏王妃心情都会格外复杂,太后总是敦促她做一些事。

    皇上的狠辣无情,她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只要她再踏出半格,皇上绝对不会再网开一面。

    所以魏王妃对赢澈的排斥等手段都在皇上容忍的范围内,再没有做当街刺杀赢澈的事情了。

    白芷失身赢澈的事,魏王妃开始有意顺势坑一把赢澈,叫来慕婳也盼着他们两人翻脸争吵,可慕婳的表现让魏王妃不忍再破坏这份难得的信任和美好,她期望得到而得不到的爱情。

    魏王同白芷说话时的几番暗示,旁人看不明白,同魏王一起长大,又同魏王成亲十几年的魏王妃如何听不出?

    她可以不管赢澈,但若是借此机会让赢澈名誉扫地,魏王绝不会让她好过,让赢蔓好过。

    差一点被先帝立为太子,又平安在太后娘娘面前长大,在皇上面前甚是有脸面,魏王是个依靠王妃求得苟延残喘的人?

    世人都小看了魏王!

    魏王妃冷笑:“王爷对赢澈这份心,妾身真真是感动,同您一起长大,妾身就没见过王爷对谁这般好过。”

    “他是本王的儿子。”魏王做出一副随意的样子,心头那是喜滋滋的,睨着三郎,怎么样?还是父亲靠得住吧。

    皇兄平时对你再好,关键时候皇兄总会有许多迫不得已的原因放弃赢澈。

    魏王妃心气仿佛平了许多,同一个傻子计较什么?只待看他后悔的一日。

    “父亲。”

    赢澈同慕婳说了两句话后,直接站出来道:“我希望此事能还白芷姑娘一个公道,无论她作何选择,真凶一定要找到。”

    “三郎!”魏王有几分无奈,原来他方才同慕婳是说这事?他以为赢澈劝住慕婳,结果是慕婳没有出声,赢澈执意追查真凶:“我还以为你该明白事情轻重缓急,眼下最重要是科举,你不想中状元了?他们设计这样的事,就是为了损害你名声,让你同慕婳起了矛盾,让你分心无法专心备考。”

    赢澈说道:“您不必再管此事,陷害我的人,我是一定要抓住的。”

    “抓?你怎么抓?你有目标吗?”魏王大为恼火,“这事不是一句话两句就能说清楚,她毕竟是在院子里被强占的,此事最后证明同你无关,但你的名声就好听了?白芷又同慕婳有几分相似,外面的人会如何说你?他们不会称赞你为一个丫鬟伸张正义,而会议论你……你有特殊的喜好,身边离不开慕婳!”

    “我本就离不开她,他们愿意说就说呗。”

    赢澈捏了捏慕婳的手腕,向魏王眨了眨眼,魏王差一点喷出一口老血,“三郎,我以为你是聪明的。”

    “皇上曾说过碰见喜欢的女子,男人会变成傻子,我不在意外人如何议论,郡主想做的事情,我都会尽力帮她。”

    慕婳想让白芷赢得尊严,赢澈即便同魏王一般不以为意,也会抢在慕婳之前同魏王摊牌,他不在意所谓的正义,只在乎慕婳一人!

    魏王揉着胀痛的额角,“你决定了?”

    “是。”

    “不改变主意?”

    “是。”

    “哪怕最后查出的真凶是你的……你认识的人?”

    魏王利落起身,几步走到赢澈面前,眸子灼灼看着玉树临风的三子,有欣赏有疼爱,“你始终是本王最值得骄傲的儿子,三郎,你兼具本王和皇兄的优点,走得当比本王更远,皇叔最近对你多有偏爱,否则英国公他们不会送礼到王府。本王越过你的两位兄长把王府交到你手上。”

    “你是我的儿子,他们也是,我不忍你受委屈,自然也不愿意他们名声有损。”

    魏王抬起手臂拍了拍沉默内敛的赢澈肩头,语重心长的说道:“似我们这样的人最宝贵是什么?权势地位,这才是我们立足的根本,皇兄曾说过一句话,我把这话送给你,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绝对不要去耗费过得时间和精力。你的精力不该浪费在能用银子打发的人或是事上。帝国的朝堂和仕子们一较高下的科场,让才是你大显身手的地方。”

    “于我而言,最宝贵不是权势。起码如今不再是了!”赢澈靠近魏王,轻声说道:“我不能让郡主失望。”

    “……三郎。”

    “权势亦是我所欲,为何不能两者兼得?”

    “你非要弄明白真相?”

    “父亲也猜到几分了吧。”赢澈并么有似方才压低声音,“没有王府主子的默许配合,白芷又岂会迷迷糊糊认不出欺辱自己的男子是谁?”

    赢清眉头紧锁,看了看魏王妃,猛然看向二弟赢淄。

    慕媛自然听清赢澈的话,头上似批过一道炸雷,为赢淄擦拭脸上淤泥的动作顿了顿,赢淄冷笑道:“看我作甚?你们都看我作甚?”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