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捡漏 > 0191 院士当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深吸一口气,静静上前,轻声说道:“这是我朋友给老太爷准备的寿礼。”

    负责安检的几个警卫见到这把刀完全没有任何震惊和惊讶。

    张丹默默的注视安检处的这些警卫们,眼睛眯成一条线。

    天生的本能感应告诉张丹,这些人都是见过血,杀过人的高手。

    一个四十来岁的警卫头子抄起短刀,轻轻一掂,嗯了一声,抽出刀身来,拇指压着刀刃,又轻轻嗯了声。

    “这刀不错啊。”

    “鬼子刀……首长应该喜欢。”

    说着,中年警卫双手捧刀,递给了负责鉴定的一位专家。

    “罗院士,又有一把刀来了。”

    “请您过目。”

    那专家年纪跟黄冠养差不多大,也是五十岁出头,不修边幅,头发乱糟糟的一团,胡子拉渣,极为邋遢。

    身上穿着一件厚厚的土色棉袄,好些地方都破了洞,嘴角叼着一支十一块的硬云,左手两根手指熏得蜡黄。

    姓罗的院士老头这时候正在看一把青铜剑,听了警卫头子的话,脑袋一偏,眼睛一扫短刀之后,又回头过来去看青铜剑。

    嘴里淡淡说道。

    “东瀛战国时期的倭刀。”

    “实战用的。”

    “还行。”

    警卫头子点头应是,转身将短刀放到一个盒子里。

    这时候,低头看青铜剑的罗院士嗯了一声,抬起头来,淡淡说道。

    “不对。我再看看。”

    “翻过来,翻过来,我瞅瞅。”

    等到警卫头子把倭刀翻了转的时候,罗院士眯着眼睛,隔着两米远一瞅短刀上的铭文,顿时嘿了一声。

    左手把青铜剑往桌上一放,曼声说道:“这谁的玩意儿?”

    金锋前面,一个富翁赶紧接口:“我的,我的……”

    “假的。拼的。拿回去。你可以走了。”

    “真是的,老太爷难得过个寿,你还好意思送假货来……”

    “走走走。”

    听到这话,那个富翁脸都变了,颤声大叫:“假的?”

    “怎么可能?”

    “我,我是在东瀛东都拍卖行拍的啊?”

    “罗院士,您……”

    罗院士冷声说道:“我什么我?未必你还质疑我的眼力界儿不成?”

    “滚蛋。”

    那富翁哪敢质疑罗院士。

    呆呆的站立几秒,一下子瘫倒在地,哎呀一声大叫,捶胸顿足,那叫一个悔。

    金锋几个对这个富豪很有印象。

    来的时候,面包车前头那辆北州五个二牌照的宾利就是这个富翁的座驾。

    北州虽然比不了锦城,但好歹也有六七百万人口,能开宾利五个二牌照的,自非一般富豪。

    可惜,花了高价拍回来的青铜剑却是被打了眼,这让这个富翁在所有人跟前丢尽了脸面。

    这还不是最惨的。

    带了件赝品来给战神老太爷祝寿,这个脸,不但自己丢不起,战神一家子更是丢不起。

    这下,这位富翁的感觉,那就是天都塌了。

    旁边的人有些幸灾乐祸,有的忐忑不安,有的更是面如土色。

    任谁,也不会想到进来的第一关就是生死关。

    坐镇的,还是一位院士!

    安检之后,先把寿礼拿给院士鉴定真伪,真的过关,假的……

    你也可以留下来不走,只要你还有脸待在这里。

    过了关的倒是可是长吁一口大气,等着看某些人的笑话。

    没过关的,却是心里头七上八下,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虽然自己带的东西都是经过了几位甚至十几位公认的专家验证过的,但临到这一关的时候,没有谁心里不心虚的。

    要知道,坐镇第一关的,可是大名鼎鼎的罗挺院士呐!

    院士,院士,院士!

    眼前这位不但是院士,还是活化石夏鼎的亲传关门弟子。

    关门弟子!!!

    他说是你的东西是假的,那,绝对没人敢说,你的东西是真的。

    旁边的富豪也有人认出来了瘫倒的富豪来了。

    文德才。来自北州,做的是水电开发和运行管理。

    这可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文德才这时候瘫坐在地,面若死灰,双眼斜着上翻,厚厚凸凸的双唇乌黑浓浓。

    嘴里不停的抽搐,样子很是恐怖。

    在文德才的身边,趴着一个女孩,紧紧的抱着文德才,轻轻的为文德才摁着胸口,舒缓呼吸。

    那女孩穿着一身淡蓝色的晚装,在众多的晚装女孩中,淡蓝色的晚装尤为凸眼。

    “爸,爸,你别激动,别激动……”

    “稳住,慢慢呼吸,慢慢呼吸……”

    “跟着我一起……”

    女孩的声音焦虑而空灵,脸上惶急急切,却是一个劲的安抚自己的父亲。

    金锋看了看躺在女孩怀里的安德才,判定安德才由于高血压、惊厥一类的疾病,也就情绪失控导致抽搐,倒也没什么大碍。

    这当口,那边的罗挺手里拿着短刀,曼声叫道:“这玩意儿谁的?”

    “我的!”

    龙傲大声叫道。

    “知道这刀啥来头不?”

    “不知道。”

    “嘿!”

    罗挺抬起头来,瞥了瞥龙傲,冷冷说道:“不知道是个啥玩意儿你就敢带这玩意儿进来?”

    “谁家的娃娃那么不懂事儿。”

    龙傲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粗声粗气的叫道:“懂不懂事跟刀有啥关系?”

    “我兄弟给我讲过,我忘记了。”

    “有事问我兄弟。”

    “他比你懂得多。”

    听到这话,罗挺嘿了声,曼声叫道:“你兄弟谁?”

    “叫出来我瞅瞅。”

    金锋慢步上前,轻声说道:“我就是他兄弟。请问罗院士有什么指示?”

    罗挺上下打量了金锋一眼,没好气的叫道:“这玩意儿你收的?”

    “哪儿收的?”

    金锋淡淡回应:“别人送的!”

    “送的!?”

    “好玩儿,好玩儿,还有人送你这玩意儿。真够大方的……”

    “是够大方。送我的那家人富可敌国。”

    “哦!?”

    “看不出来啊你小子……我说,你知道这玩意儿是啥不?”

    “知道。”

    “确定知道?”

    “确定!”

    一问一答,问的简单,答的冷漠。

    这就有点意思了。

    罗挺再次抬头,又看了金锋第二眼,慢慢抠出一支烟来点上,曼声说道:“五峰船主怎么死的?”

    金锋同样的摸出烟点燃,深吸一口,淡淡说道:“冤死的。”

    “胡宗宪不厚道,招安了汪直又杀了他。还上书嘉靖搞海禁。”

    “结果人家在大航海,我们,却是闭关玩自虐。”

    罗挺眼睛眯了起来,嘴里嘿嘿抽着冷笑:“松浦隆信怎么说?”

    金锋冷哼一声:“换做当时,也就个锦衣卫百户。”

    “不足为道。”

    罗挺直直盯着金锋看了三秒,嘴里桀桀的笑起来,反手将刀扔进一个盒子里,拍拍盒子叫道。

    “哪家的小娃?倒也有点墨水。”

    “去吧。”

    金锋不动声色,转过身来,却是一下愣住了,心头的火也上来了。

    只见着龙傲手里拿着一块黑乎乎的东西,蹲在文德才女儿的身边。

    而文德才的女儿则怔怔的看着龙傲手里的东西。

    看到龙傲手里的东西,金锋脸都青了。

    大步过去,低吼叫道:“你把熔血草拿来了?!”

    龙傲恨了金锋一眼,大声说道:“怎么?不该拿啊?你说的啊,很宝贵的啊。”

    金锋气都不打一处来了。

    低声叫道:“这是止……我跟你说不清楚。拿来。”

    龙傲冷哼一声,指着金锋叫道:“金老三,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冷漠无情了?”

    “见死不救是不是?”

    金锋脑子隐隐作痛,嘶声叫道:“他就是个小惊厥,受不了那个打击,所以,看起来很不好……”

    “调顺了呼吸,就回过来了!”

    “懂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