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帝姬传奇:华都幽梦 > 【四】月将沉57┇世子,我们做个交换吧(2K)

【四】月将沉57┇世子,我们做个交换吧(2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日后中午,云水雅居里正准备开饭,孟玉绍心急火燎地冲进来,拉着漓风便说:“漓风,今日我在城中行医,听到一些不好的传闻,有关你和荞荞。”

    漓风脸色阴郁,还未回应,荞荞刚从桌上偷吃了一口菜,边嚼边莫名其妙地转过脸来:“我怎么了?”

    “城里街头巷尾地都在传,说沐世子背着小公主金屋藏娇,而荞荞就是那个‘陈阿娇’。”玉绍说着便瞥了一眼他那不长心眼的徒弟。

    荞荞完全听不懂那词的典故:“什么陈阿娇?我姓陈么?”

    玉绍略带责备地嗔她:“荞荞别闹,为师在说正事。”

    荞荞郁闷地噘着嘴,继续偷菜吃。

    在玉绍回来之前,漓风正为此事烦心呢:“其实这些流言,我也听到了。”

    宝墨气不过地站出来:“怎么会传出这么荒谬的话呢!”

    肃溯也气得想骂人:“就是啊,这亏得咱们还是一大家子住在这呢,这要是换作只有荞荞一个人在这,还不得传成什么乱七八糟的样子啊?”

    宝墨赶紧转头,冲她咂嘴,提醒她这话说得太难听了,会给漓风增加难堪。

    漓风眉深目重:“我想,一定是那几日我带荞荞去郊外,同进同出被人看到了,有些人就拿来大做文章。”

    银尘惊道:“不好!那这些话会不会被小公主听到啊?”

    宝墨紧张地看向漓风,玉绍怅然:“这也是我最担心的。”

    所有人都在担心,这时候只有荞荞最安逸:“谁是小公主啊?”

    玉绍一本正经地告诉她:“小公主,就是漓风的未婚妻。”

    “哦!”荞荞扬高了声,然后,“那又怎么样?”

    宝墨和肃溯双双扶额,没眼看。

    玉绍望她这浮夸的做派,笑都笑不出来:“荞荞,公主可是皇帝的女儿,你说呢?”

    荞荞有些被师父的严肃吓到了,转个方向,呆萌地问她小师姑宝墨:“皇帝很大吗?”

    宝墨很牵强地假笑:“咱们所有人的生杀大权,都掌握在皇帝手里。”

    荞荞还是吃不透其中利害:“他女儿是漓风妹妹的未婚妻,可是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银尘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用手指冲荞荞脑门上一戳:“你个傻丫头,现在外面人都说你和世子爷关系暧昧,他未婚妻听到了还得了?公主那醋罐子要是打翻了,找她皇帝爹爹告一状,你和世子都小命不保啊!”

    前面的她未必听懂,但最后一句“小命不保”她算是听懂了,慌张地向漓风求证:“真的吗漓风妹妹?”

    漓风沉着脸一言不发,别人也都不说话,整个大厅里都乌云密布的。

    “我只是和漓风妹妹出去玩儿了几天,这就要没命了?”荞荞急眼了,拍桌子闹起来,“这是哪家的道理啊!”

    宝墨揪住她手不让她拍,她这样不仅不能解决问题,还会让大家更心烦。

    “关键是你们知道只是出去玩,可外面人添油加醋,传着传着就没这么简单了。”宝墨趴她耳边说,“到时谁会相信你们只出去玩,没做别的事呢?”

    肃溯生无可恋:“是啊,本来没什么,都被传出有什么了。”

    玉绍越想越不放心,郑重相劝:“漓风,这事拖不得,你得在谣言更加恶化之前,尽快找到公主,当面向她解释清楚!”

    漓风正有此意,那日听荞荞说见过公主的事时,他就有预感了,那时他便想去找公主谈谈,可又怕公主本身并不认识荞荞,只是偶然遇见,自己这样不打自招,反而显得心虚。

    可谁又能想到,流言这么快就在城里泛滥成灾了?

    ◇◆◇◆◇◆◇◆◇◆

    谣言纷飞之际,幽梦没有立即出面。

    她悄悄来到了西郊别馆。

    事前,她问探子:“你确定,兰莹真的在西郊别馆?”

    “属下亲眼所见,这几日上官小姐都馆中过夜。”

    西郊别馆四周相对僻静,临近一片湖畔树林,幽梦便藏身于树丛中,想要亲自求证一个答案。

    兰莹刚陪太子巡视完城墙,幽寂牵着她从马车下来,看到此景,幽梦震惊瞠目。

    兰莹云步娉婷,幽寂一手揽着她的腰肢,相互依偎着进了别馆,不曾发现暗处的幽梦。

    幽梦浑身发冷,感觉就像是被人埋进了冰川里。

    兰莹,你为何……

    让我如此失望。

    ◇◆◇◆◇◆◇◆◇◆

    薄暮时分,夕阳惨淡。

    漓风守在公主府外,终于等到幽梦回来。

    他急切冲上去,拦在她的身前:“公主,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外面传的那样。”

    幽梦刚从西郊别馆回来,心里想着兰莹的事,心情郁结不畅,又不料漓风为了荞荞的事来找她,外面已是流言四起,她真的很难受,为什么糟心的事偏偏撞到了一起?

    “世子,今日我身体不适,不想谈这些,你先回去吧。”

    她冷漠避开了他,漓风坚持阻拦:“公主,我真的有重要的话想告诉你。”

    “我说了,今日不想谈这些。”幽梦将他手推开,坚决走入门内,并冷声道,“送客。”

    漓风怔在原地,看她绝情离去的背影,心隐隐作痛。

    你为何不愿听我解释?

    寒露知道内情,看漓风这样也不免心疼,便上去劝他:“驸马,你想说的事,公主是知道的。但她心里还在为另一件事神伤,实在是费心不得了。”

    漓风不禁揪心:“何事?”

    现在还有什么事,能比他的事更重要?

    涉及太子和兰莹,寒露也不便详说:“驸马,请恕奴婢不便相告,您就体谅她一下,先回去,彼此都静一静,等公主好点了,她会约驸马相见的。”

    漓风听罢,也只好这样了。

    ◇◆◇◆◇◆◇◆◇◆

    (预告)

    漓风望着那清雅除尘,仙颜绝世的男子沏完茶,沉静地退出厅外。

    “世子,我们做个交换吧?”

    对面的幽梦突然出声,漓风心神一惊,回头望着她,满眼疑惑。

    却听她道:“我同意你将荞荞留在身边,你纳她入府为妾,而苏稚也将陪伴我,我希望你接受他。”

    万分冷静,冷静得近乎无情。

    那一刻,漓风犹如被万箭穿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