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茉莉—微光之城(上) > 第六十九章 罗蕊上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英子他们三人被冯局就那样请回了翠湖。厥修文把英子放回了卧室的床上,房间除了英子、厥修文、梅子其人都在楼下的大厅里等着。

    而卧室的小阳台,门口,前院后院全部站着保镖,基本是三步一人,五步一岗。而巡逻的人一直在楼上楼下,整个院子里戒备。

    梅子站在了落地窗窗前看着外面的情况,感到事情已经不妙了。

    徐省长直接电话给徐老爷子说了这事,徐老爷子马上从老宅坐直升机直接到了楼顶。这时他们才知道原来楼顶是直升机停机坪。

    “爸爸,我们被监视起来了,想要离开是不可能的。”

    梅子见识过徐正淳的手段,他刚刚下令不许他们走,那他们谁也走不了。

    “那就不走,等他给英子一个合理的解释。”

    厥修文,看着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英子,眉毛一直拧成一团。

    “你姐的身体怎么现在这么弱,她一向身体很好的。除了脑子不够用,逃跑绝对没问题的,她这是吃了什么吗,变得这么弱?”

    厥修文想着最近两日走几步就发软,站一会就会晕倒的英子奇怪的问梅子。

    “我不清楚,我来的时候姐姐生病在医院,不过徐正淳当时给姐姐用了一支叫L的生命剂。因为当时姐姐呼吸衰竭有生命危险,但是用了药后姐姐2小时就好起来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慢慢的就变得这么虚弱了。而且那段时间姐姐身上的香味特别浓,搞得像上再一大片茉莉花海洋里泡着似的。”

    梅子把他们给英子用药的事情和英子用药后的情况全部如实告诉了厥修文。

    “你是说英子用药后身体里的香味就变得特别浓?”

    厥修文重复问道梅子。

    “是的,特别浓,挨着她的人身上都会沾染这种香味。还有六年前姐姐被第二次催眠过。”

    梅子点点头,一并把英子被第二次催眠的事情也一起讲给了厥修文听。

    “哼!他们用英子祖辈的血来救英子,还被第二次催眠过。难怪英子的记忆复苏得这么快。”

    厥修文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英子,眼前浮现出当年那个绝代风华的女子的面孔,那个印在他脑海里的面孔。

    “当初他们用英子祖辈的血来增强人对生命的修护能力,结果这么多年了,这血还是回到了英子自己身上。”

    厥修文站了起来,看着英子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该还的终究是要还的,你徐氏欠茉族人的命,终究逃不过追讨!”

    “爸爸,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他给姐姐用的是姐姐族人的血。”

    梅子听到厥修文的话,大吃一惊。“姐姐族人的血有修护生命的作用,姐姐到底是什么人?”

    “梅子,有些事,等我们离开这里,爸爸一定告诉你。”

    厥修文明白梅子心的的疑惑,但现在告诉她只会徒增她的烦恼,现在要做的事要想办法离开这里。因为一旦他们知道英子的身份,那么英子一族将绝迹这个世界。

    “但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姐姐的封存记忆如果快的话三个月,慢的话也就这一年内会苏醒,那时很多事情将不再是你我能决定的了。”

    “我希望那时你能用你对她的亲情唤醒她做人的良知,不要伤害你母亲,不管她做了什么,她终究养育了她十几年。”

    厥修文虽然不爱梅子的妈妈,但是毕竟做三十多年的夫妻。恩义还是有的,他也不希望英子最终报复到她的头上。也希望梁美笑这一生能放下过去的恩怨做个的快乐的人,他答应了她要陪她过完这一生。

    “我明白爸爸,姐姐是有使命在身的人,我一定会护她周全,护厥家周全。”

    梅子看着厥修文坚定的点点头。

    人民医院

    “瞎子,你来了。”

    一个温柔清亮的声音轻轻的响起,摇椅上一个清瘦长发,长得清丽绝伦的女人,轻轻的摇着摇椅,来回的晃动着。艳红的嘴唇,下面一颗红色的小痣,整个人显得妖艳而绝美。

    “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肯来见我了呢?”

    声音淡淡的,罗蕊闭着眼睛,清丽绝伦的脸庞有些消瘦。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白皙纤长的无名指上戴着一颗奢华的钻戒。红艳艳的指甲油涂得很整齐。

    房间里所有的一应摆设都是最高档的,连床尾的大电视都是今年刚换上的新款。旁边的衣橱里挂着当季最流行的裙子,柜子里整齐的摆着各种高跟鞋。化妆台上一应高档的化妆品,旁边还挂着一条红宝石项链。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放着新鲜的水果。旁边摆着几张前段时间和丰年会的照片。徐正淳抱着英子在怀里的照片,上面的照片已经被水笔画烂了。

    “谁给她的这些东西?有人在帮她?”华仔疑惑的看着桌子上的照片,但这些照片显然不是记者拍的照片,这显然是偷拍的。

    不过看得出,这些年她被徐正淳照顾得很好。她原本被判十五年刑,但因为说是疯了,徐正淳念及旧情就安排到这里照顾她了。她在这里的生活过得很好,所有一切徐正淳都给她安排了最好的。除了不能离开人民医院的范围,能满足的要求几乎都能满足。

    女人是徐正淳这一生最大的软肋,不管女人如何伤害了他,他终究不会去伤害一个女人。

    白色的纱裙,上面绣着精致的珍珠。一双精致的高跟鞋穿在脚上。

    “你做的。”

    徐正淳站在门口没动,冷冷的问了一句。声音低沉忧郁,带着凌冽的气势。仿佛是从地狱传来的声音般。

    听到徐正淳的声音,罗蕊慢吞吞的从摇椅上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从落地窗前走向门口。

    她并未抬头,只是优雅的欣赏着步子。

    “如果不这样,你肯来见我吗?”

    说着罗蕊抬起了头,一张已经被毁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啊......”

    罗蕊尖叫了一声。

    右眼眼眶内陷的闭着,没有眼球,而眼下一条条长长的疤痕覆盖在脸上,而左眼半眯着。高挺的鼻梁,坚毅的薄唇。他手上握着一条盲人杖。白色的西装套在原本挺拔修长的身体上。

    “怕了?我现在的样子你怕了?怕我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

    徐正淳一步一步逼近罗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

    “你的脸?你的眼?”

    罗蕊见徐正淳的步步逼近后退一步靠在了床尾上,伸手想去摸一下这张她日思夜想的脸。

    “我这样子,你可还喜欢?你要看看你留在我身上的伤吗?”

    说着徐正淳扔掉了手上的盲人杖,快速的脱了外套,拉松领带,解开衬衣扣子,一把拉开衣服露出左胸的位置。一道明显的刀伤直插心窝处。粉红粉红的伤疤在本来比较深色的皮肤上显得格外的刺眼。

    “啊......”

    罗蕊尖叫一声想要跑开,却被徐正淳一把抓住。

    “怕了?这是你给我的。你怕了?你插下刀的那一刻,你怕吗?”

    徐正淳抓住罗蕊的脖子。一使劲,罗蕊抱着徐正淳的手,张着嘴巴拼命的呼吸,两脚在下面踢着。

    “淳哥,放手,这样你会掐死她的。”

    华仔见罗蕊脸色有点发青了,马上开口制止徐正淳在用力。

    徐正淳放了手,罗蕊到在床上,用手顺着自己的胸口使劲的呼吸,尽量平静下来。“他这是想要我的命。”

    而就在抬头的那一刻罗蕊看到了徐正淳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素圈戒指。“原来他终究还是为了她而来的。看来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你终于还是为那个女人戴上了戒指。可惜你永远也娶不到她,永远,休想!”

    罗蕊一把抓住徐正淳的左手疯了一样去拔徐正淳手上的戒指。徐正淳握紧拳头手一推,罗蕊被推出五步远,想上前结果了罗蕊。而华仔马上拉住了徐正淳。

    “淳哥,不可,英子还在家等着你。”

    华仔一下拦在了徐正淳面前,他知道罗蕊这是惹到了淳哥心中的肉了。

    “今天的一切是你安排的,是吧?为了见我,还是为了见她?”

    徐正淳一把推开华仔,咆哮道。

    “我要见她,我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你如此。我要看看我一个堂堂BD的高材生,比不上一个下三滥大学都毕不了业的蠢东西。”

    罗蕊扶着墙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已经完全失明的徐正淳。他还是他,可他也已经不是他了,他真的犹如外界说的那样是个地狱阎罗。

    “而英子那个女人自己调查过,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长相,身材,学识,头脑哪一样比得过我。而她却留在他心底,她却被他护如生命。”罗蕊扶着墙叫嚣着。

    “你不配。”

    徐正淳又一次顺着声音慢慢的一步一步逼近罗蕊。

    “我不配,我现在还是你徐正淳的妻子,而她只是一个破坏者。我原配要见小三,有什么不配的。”

    罗蕊站直身体,靠着墙一步一步往外面退,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声音。

    “她不是。”

    徐正淳手臂的暴起,愤怒的一步逼近罗蕊。

    “她不是吗?哈哈哈,她不是吗?这是什么?这是我们的结婚证,你给我说她不是。哈哈哈。”

    罗蕊听到徐正淳说,英子不是小三时,整个人有些癫狂了。从口袋里拿出那本已经被她摸得不想样子的结婚证,在徐正淳面前晃着,希望他能看见。可是徐正淳的眼睛没有任何反应。

    “你真的什么都看不见了。啊!你这真的全瞎了。为什么?为什么?”

    罗蕊站起来,去摸徐正淳的眼睛,徐正淳没动。罗蕊看着徐正淳那毫无光彩的眼睛,嘴里喃喃自语道“看不见了,真的看不见了,为什么看不见了,为什么看不见了。”

    “你看看我呀,你看看我呀,为什么你看不见了,你看不见我穿这么漂亮给谁看呀,给谁看呀。”

    突然罗蕊失控了,使劲的拉扯徐正淳身上的衣服,使劲的拉扯着。徐正淳并未说开口,只是冷冷的站着。

    “我今天这个样子,不是拜你所赐吗?你问我为什么我看不见了。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徐正淳冷冷的退了一步,与罗蕊拉开了距离。

    “把这婚离了,我还你自由,不离那你就去监狱待着。”

    说着徐正淳转身要走。

    “瞎子,别走,别走。陪陪我好吗?你孤独了六年,我也孤独了六年。陪陪我好吗?”

    罗蕊一下抱住了转身离开的徐正淳,走到他的面前,摸着他的脸,他的眼。想去吻上。

    “瞎子,别走好吗?陪陪我。就算你真的瞎了,样子变丑了,我也要和你在一起,我爱你,我爱你。”

    罗蕊凑上了徐正淳的唇。

    徐正淳一转身,直接把纠缠在他身上的罗蕊推开。

    “陪你?你配?”

    徐正淳站定身体,微微前倾。

    “你的爱,我消受不起。我用我这张脸,这双眼,还了你那两年的情,足够了。”

    徐正淳半蹲在罗蕊的面前,冷冷的望着她。嘴唇微翘。

    “华仔离婚协议给她签了,现在安排民政局的人到院长办公室办离婚。”

    说着徐正淳蹲在地上去摸英子送他的盲人杖,华仔马上把盲人杖捡起来递给他。拿到盲人杖后,徐正淳转身离开了房间。

    “瞎子,你回来!瞎子,你回来。”

    罗蕊被徐正淳推开后一个人慢慢的跪坐在了地上,痛哭起来。

    “这个院里拆了,以后不用了。”

    “平亭联系司法处,起诉她以装疯扰乱司法公正,要求执行判决。”

    平亭站在徐正淳的旁侧,微微点头,抬眼看了一下回廊的尽头。

    徐正淳握着手中的盲人杖在华仔和平亭的引导下走向二十层的电梯。

    “既然她动了我的小女孩,那就不用在念及情义了。”

    徐正淳冷冷的声音响起。

    “瞎子,你回来。”

    电子门卡一声关上了。房间里还回荡着罗蕊痛哭的声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