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龙象 > 第一卷 人间有风霜 第三十七章 趁火打劫

第一卷 人间有风霜 第三十七章 趁火打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啪!

    那声音响亮突兀,响彻内院。

    整个院门之中都在那时静默了下来。

    秦怀义侧着头,保持着被扇下耳光的状态。

    他感受到侧脸传来的那一阵阵火辣辣的刺痛感,神情恍惚,似乎即使到了这时依然不敢相信,有人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扇他一个如此响亮的巴掌

    他怒目看向眼前的薛云,在瞥见对方英俊得过分的脸蛋时,也是一愣,但下一刻怒火便侵吞掉了心头泛起的惊讶。

    “混蛋!给我打!”他愤怒道。

    身后的十余位学院弟子不敢迟疑,纷纷在那时爆喝一声,朝着薛云围拢了上来。

    薛云的眉头一挑,嘴角上扬。一阵清风拂来,撩起他额前的发丝,阳光照下,他的侧脸定格在那一刻,宛如一幅画卷,漂亮得一塌糊涂。

    女弟子们发出一声惊叹,盯着薛云的目光多少有了几分迷醉。

    薛云似乎很是享受这样的目光,他有意侧头朝着众人微微一笑,这样的做法惹来了那台女弟子们更加热烈的欢呼。那场面,比起李丹青在青楼中见过的花魁出阁时酒客们的起哄声更加热烈。

    这时,秦怀义的打手们已经欺身上前。

    薛云瞟了一眼气势汹汹的众人,面无惧色,脚尖点地,身子宛如灵兔一般,看似不经意间步伐,每一次迈步却都能避开了一次攻击,但又不显狼狈,反倒轻松写意,行云流水。

    对比之下,那些攻杀而来的弟子们反倒更像是无头苍蝇一般,显得笨拙不堪。

    十息不到的光景之后,一轮攻杀落空,薛云退回原地,负手而立,任凭衣袂飘动,额前发丝轻扬,嘴角含笑,却不多语。风姿飒爽,配上美得不像话的脸蛋,让场下的女弟子们目光愈发迷醉。

    就连李丹青在这时也不由得撇了撇嘴:“比小爷还能装。”

    那十余位弟子如何能忍受自己做了这薛云的垫脚石的事实,在那时纷纷面露愤恨之色,再次齐刷刷的冲了上去。

    铮!

    薛云的眸中寒光闪过,随即一声轻响荡开,他背后的长剑出鞘,一道清冽的剑芒划过,他的身形闪烁,在众人之间穿梭,速度之快,几乎已经到了常人难以看清的地步。

    袭来的众人只觉眼前一花,回过神来之后,薛云的身子却已然退到了李丹青的身侧。

    内院中的弟子们大都看不出就里,只有诸如夏弦音这般修为不俗之人,在那时纷纷面露异色,看向薛云的目光之中都涌出了几分惊骇之色。

    撕啦。

    下一刻,一道道闷响升起。

    那些十余位弟子颈下的领口裂开,黑色的长衫纷纷脱落在地。

    薛云瞥见此景,嘴角微微上扬,收剑归鞘,一套过场行云流水。

    内院中的众人纷纷发出惊呼,他们很明白,若是这薛云愿意,剑锋再稍稍进上一寸,划开的就不是这些家伙的衣衫,而是他们颈项。

    胜负也好,生死也罢,在这时已有定论。

    而身为当事人的那十余位弟子,更是亡魂大冒,心中一阵后怕,在这时也顾不得身后秦怀义气急败坏的怒骂声,只是纷纷朝着薛云行了一道大礼,嘴里言道:“谢过公子不杀之恩。”

    随即便极有默契的一溜烟的退了下去……

    转眼那浩大的阵仗便只余下了秦怀义一人,秦怀义方才那嚣张的气势也随之消减了大半。

    他面色有些发白,忌惮的看着薛云,嘴里的声音也有些打颤:“你可知道我是谁!你敢和我作对,应水郡……”

    “秦家世代立足应水郡,秦承贤三十年如一日,兢兢业业走到今天,你秦家才有了今日这光景。”

    “李将军的牌位如今被供奉在武阳朝的太庙之中,受我武阳香火供奉。那是与武阳朝先帝以及诸位扶龙重臣一般的昭烈英灵,这样的人物,秦公子也敢诋毁,我看是秦公子想要毁了你秦家三十年来经营起来的一切吧!”

    薛云盯着秦怀义上前一步,朗声言道。

    秦怀义的身子一颤,脸色煞白,显然在那股热血褪去之后,他也意识到了方才自己那番话可能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哈哈哈!这位小兄弟,小小年纪修为就如此不凡,能入我阳山实乃我阳山之福!”这时,一道爽朗的笑声从高台上传来,却是春柳学院的杨通拾阶而下,来到了众人的跟前。

    他一脸春风和煦的笑容,目光在诸人的身上一一扫过,接着说道:“正所谓不打不相识,这位李世子深藏不露,我家弟子也是为了见识李世子的本领故而出言相激,但在心底,我家怀义却是对于李将军素来敬重,这一点我们春柳学院人尽皆知,这位小友也就不要太过上纲上线了。”

    秦怀义是个什么样的货色,整个应水郡人尽皆知,应水郡中素来有武阳城头李世子,应水郡里秦怀义的说法。

    毕竟整个武阳朝能在纨绔方面与李丹青比肩的,那注定不是什么寻常人物。

    但饶是如此,杨通依然力排众议将这位秦公子招入了春柳学院,背后打着算盘自然是人尽皆知,无非就是讨好那位应水郡的郡守,以此支持自己登上下一任阳山山主的位置。

    此刻这番牵强的说辞,说到底也只是为了保护秦怀义而已。

    薛云对此不置可否,只是侧头看了一眼李丹青。

    杨通活了这么大岁数自然心思机敏,他赶忙在那时言道:“怀义!还不为自己的莽撞给李院长道歉!?”

    秦怀义自是心有不甘,他颇为愤懑的看了李丹青一眼,却还是不得不沉下性子,朝着李丹青低头拱手言道:“在下莽撞,还请李院长恕罪!”

    “好说好说。”李丹青咧嘴一笑。

    这话出口,杨通与秦怀义都长舒了一口气,心头暗道这个李丹青还算知趣。

    只是这样的念头刚刚升起,李丹青却迈步走到了秦怀义的跟前,一只手伸出搭在了秦怀义的肩膀上说道:“我与秦兄是故交,当然知道秦兄断不可能真心会说出那样一番话,情急之言,自然也就情有可原。”

    “对了,说起来我与秦兄也有些时日未见了,前些日子有些繁忙,未有来得及与秦兄一晤,改日我在大风院设宴,请秦兄前来一叙,秦兄届时可不要推辞啊!”

    此刻这位李世子的脸上神情热络,一副情真意切的模样,以至于让秦怀义在那时都暗暗怀疑自己是不是与李丹青真的有过如此深的交集,他出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自然,自然。”

    听闻这话的李丹青眉开眼笑,下一刻却又皱起了眉头:“但是我们大风院的情况你是知道的,院中财物都拿来给门中弟子购买修行所需的丹药器材,我这个人又素来刚直不阿,自然干不出挪用 公款以为私用的事情。”

    秦怀义心中暗暗骂道:你们大风院除了你哪还弟子?

    但嘴里却不得不附和道:“那是自然,李院长公义之名,我武阳朝四海皆知。”

    李丹青脸上的笑意更甚:“秦兄明白就好,但是我又不愿秦兄来时吃得太过寒酸,传出去让世人知道你秦公子有我这样一个穷酸朋友,本世子倒是不在乎那些虚名,可毕竟有辱你秦公子的名声,你说这该如何是好呢?”

    秦怀义一愣,还未想明白李丹青这一大圈的弯弯绕绕到底是何用意,可眼角的余光却瞥见李丹青的一只手伸出,在他的面前搓动着拇指与食指,同时还一个劲的朝着他挤眉弄眼。

    到了这般地步秦怀义就是再迟钝也反应了过来,这李丹青是想要趁火打劫!

    他不由得怒从心生,脸色顿时涨得通红,却又不敢发作。

    “那……李院长觉得这顿饭多少钱合适呢?”秦怀义压下了心头的怒火,咬着牙问道。

    “那就得看在秦公子的心中你我这交情能值多少钱了。”李丹青眯起了眼睛,笑着言道。

    秦怀义心头被极力压抑的怒火在那时险些喷涌而出,他一咬牙从怀里摸出了足足三张千两的银票,递了过去。

    李丹青接过银票,瞟了一眼,撇了撇嘴,手里掂量着银票,叹了口气言道:“我把秦兄当做知己,但在秦兄眼里在下似乎只是一个普通朋友……”

    李丹青说着,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有些幽怨,甚至自怨自艾,他惆怅的又叹了口气,低声道:“终究是错付了啊……”

    秦怀义见状顿觉周身一阵发麻,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

    也许是受不了李丹青这拙劣又让人微微反胃的演技,又也许只是想要快些摆平眼前的麻烦。只见秦怀义忙不迭的又从怀里掏出三张银票塞到了李丹青的手中,沉着脸色言道:“只有这么多了!”

    李丹青倒也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他乐呵呵的接过银票,唯恐被人抢走一般的塞入自己怀里,嘴里头也不抬的说着:“我就知道秦兄心中,在下还是有分量的。”

    “但是大风院事务繁忙,我还有好些弟子等着我去给他们传道授业,这设宴的事情恐怕得等到明年……不!后年!嗯……也不行!我的档期挺满的,下次吧,下次一定。”

    秦怀义当然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去吃这一顿“鸿门宴”,可李丹青这分明连敷衍都懒得敷衍的态度,却着实让这位应水郡的秦公子气血翻涌,险些就被气晕过去。他可不想再跟着家伙呆下去,唯恐自己真的被气出个病来,在那时冷哼一声,转头拂袖离去。

    李丹青却是看也不看对方一眼,只是一个人在原地翻来覆去的数着怀里的银票,眉开眼笑间,俨然是一副财迷做派。

    王小小与夏弦音见他如此都暗觉脸上有些挂不住,纷纷侧过脸去,似乎不愿意让人觉察彼此认识,而一旁的白芷萝更是直言不讳的骂了句:“丢人现眼。”

    唯有那薛云站在原地,看着李丹青,眉眼间笑意盎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