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大宋:八岁皇叔做史官 > 046 沙场秋点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046  沙场秋点兵

    干,当然是要干的。

    如果像历史上那样,就知道给人家送钱、送女人,只会把敌人的胃口越撑越大,直到有一天,金国挥军南下,把大家一口吞了。

    但也不能让身娇肉贵的赵大锤侯爷亲自上阵杀敌,香瓜虽好,也不能都自己吃啊!

    就算系统突然良心发现,来个清仓大甩卖,把香瓜和其他的武器统统打折销售,也得有人给小金人送过去“品尝”不是?

    这个人选,赵佶首先想到了他最嫡系的队伍,上四军,即捧日军、天武军、龙卫军和神卫军。

    这四支军队,装备最好,待遇最高,同时也号称战力最强。

    至于真实情况如何,呵呵。

    为此,赵大锤特意连麦文史大家周老师,详细询问了一下,争取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周老师,这四伙人能打吗?”

    【这四军只是装备好、待遇高,但基本上都是绣花枕头——一肚子草。平时摆个仪仗,弄个花架子还行,一上阵就尿了。】

    “没这么惨吧?好歹不少人呢?”

    赵大锤也大概了解了一下宋朝的军制,一个军有四五万人,四个军合在一起,小二十万人。

    这就是二十万头猪,也能阻挡敌人很长时间吧?

    【这里面原因比较复杂,既有兵源的问题,也有管理的问题,还有制度的缺陷。】

    周老师毕竟是靠历史材料研究,只能从史实中的只言片语去推断。妄加猜测,不是他的风格,只能点到为止。

    但总的来说,观点只有一个:不看好。

    估计也不会错,如果上四军真有账面上那么强大,也不至于一下子就被金人围困了汴梁,俘虏了皇帝。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就知道了。

    看赵大锤这么说,赵佶也怀疑了。

    朕最倚重的上四军,居然只是个样子货,朕每年花了那么多的钱,真要是屁用不顶,我要这童贯有何用?

    接到演兵命令的童贯,一脸懵逼。

    关我毛事?

    以前都是高俅那个死鬼管京营四军的,我才接手没几天啊!我跟高俅不熟的,好不好?

    高俅那个废物,只因为蹴鞠玩得好,官家就破格提拔,一路升到了殿前都指挥使,把上四军弄得乌烟瘴气、乱七八糟的。

    虽然以前也很乱,但也没高俅当权时这么差劲。

    现在倒好,发神经似的想去检阅战力了,临时抓瞎了,就把我老童给塞上去顶缸吗?

    官家这锅甩的,高,实在是高啊!

    想到这里,童贯就对赵大锤充满了怨念。

    你弄死高俅,咱家没意见。可您就不能晚下手两天,起码也等演兵之后啊?

    说什么都晚了,童贯只能一边怨天尤人,一边赶鸭子上架。

    当即下达军令,命侍卫亲军下辖之龙卫军京东校场点兵。并擂起聚将鼓,严令:一通鼓到者,不罚不奖;二通鼓到者,杖五十;三通鼓到者,斩立决!

    龙卫军是大宋军队中唯一的一支具甲骑兵,号称与西夏的铁鹞子、北辽的皮室军不相上下。在冷兵器时代,堪称战略部队。

    奈何承平日久,西夏势微、北辽覆灭在即,没了对手的龙卫日渐散漫,逐渐沦落成了老爷兵。

    闲散惯了的老爷兵们,离家近的,到军营点个卯就走。稍远些的,也呼朋唤友到勾栏瓦肆甚至是花街柳巷玩耍去也。

    剩下的,都是外地人,或是穷鬼或是罪囚。

    一通鼓响起后,看着稀稀拉拉的三四千个奇形怪状的兵痞,赵佶的嘴都气歪了。

    “这就是朕的龙卫?这就是每年耗费百万贯的具甲骑兵?”

    不怪赵佶生气,人数少、长得丑咱都能忍了。具甲骑兵,你好歹也弄匹马出来啊?就整几个衣衫褴褛的乞丐站在那里,马呢?

    有马还是无马啊?

    童贯咳嗽了一声,哗啦啦翻了一下军士名单和装备清单:“还请安乐侯口下留情。据清单来看,龙卫有将士一万三千余,各式马匹两万余。”

    “马呢?”

    赵大锤就认准死理了。

    人可以溜出去玩了,马也溜出去了吗?就不怕遇见套马的汉子吗?

    童贯就没来过龙卫大营,哪知道人和马都跑哪儿去了,只能讪讪说道:“估计都在整军,时间还有,还有。”

    好在,有知道节制的,出去玩的不算太疯,又陆陆续续回来了上千号人,让童贯挽回了点颜面。

    “这也不够啊?”赵大锤很不厚道地幸灾乐祸,“有一半人没有?”

    “咳咳,时香还没烧完,应该还有,应该还有。”

    时香燃尽,二通鼓响起,稀稀疏疏地又跑进来上百号人。这次还不错,总算是连人带马都有了。

    只是那骑在马上的人,个个脸色通红,酒气熏天,这算是醉驾吗?

    童贯的脸也通红了,被气的,怒吼一声:“把这些无视军纪的混账,每人重责五十军棍!”

    能骑着军马出去喝酒的,就没有一个小家小户的子弟。

    军中司马还没安排执法队动手,那些醉汉子就骂骂咧咧起来。

    “这货谁啊?敢打老子,明天就弄死你!”

    “这个人好像是童太尉,不好弄啊!”

    “我管他是铜的还是铁的,到老子这里都得变成泥巴捏的!”

    “就是,一个没卵子的玩意儿也敢跟咱爷们叫板?我爹是……”

    童贯狂笑一声,颔下胡须无风自动:“哈哈哈哈,老夫的卵子比你们的胆子大。打,照死里打!”

    执法队的也懂得打板子的规矩,司马的脚八字朝外,就是意思一下就得了。双脚站平了,就是按一般的规矩来,不轻不重。

    如果是内八字,嘿嘿,黄泉路上慢走吧!

    见太尉大人已经是怒不可遏,直接开口让打死,司马也不敢放水,但也不敢真往死里打,双脚站平,手一挥:“行刑!”

    这么一站吗,大家心里就有数了。打伤即可,不要出人命。

    执法队上前,手持大棒一顿殴打,把那些有马的家伙拽下来,一顿猛敲:“让你有马!让你有马!”

    虽然也有想反抗的,但架不住执法队里面有刀啊!

    除了执法队那帮孙子,军中非战时一律不得使用武器。你要是敢反抗,说不定兜头就是一刀,那就惨了。

    忍着吧!

    屁股打烂了,哪怕是打残了,也比落得身首异处的强啊!

    站在高台上的赵大锤,看着那一溜溜白花花的屁屁从白变红,从红变黑,不禁诗兴大发,当即吟诵起一首《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那沧桑的表情,豪迈的语调,让人情不自禁地沉浸于其中。

    赵佶就是诗文大家,理解能力很强,可就是感觉有点别扭。

    眼前这一堆怂包,配得上这么激昂悲凉的词吗?

    还可怜白发生?可怜白屁屁疼还差不多?

    第三通鼓响起,赵佶站起来,童贯也站起来了,就看到底有多少作死的人视军令如无物,迟迟不归。

    鼓声停,百十个勋贵、老将慢慢悠悠地回来了,其中不乏赵佶的熟人,甚至还有沾亲带故的。

    这下子尴尬了,总不能把这些人都给宰了吧?

    可如果不杀他们,军纪何在,皇帝的威严何在。

    就在赵佶准备挥泪斩马谡的时候,赵大锤阻止了他:“官家莫急,我有办法收拾他们,保证让他们生不如死。”

    “皇叔有何手段只管用,生死勿论。”

    赵大锤嘿嘿一笑:“谁在乎这帮酒囊饭袋的死活,但总要给他们一个公平的机会,勿谓言之不预也!血子仇,你对付得了这帮货色吗?”

    血子仇傲然轻笑:“土鸡瓦狗而已,杀之如屠狗耳!”

    “那好,血子仇,本侯爷命令你,一炷香之内,把那些狗都宰了。”

    “……”

    血子仇看了看赵佶的脸色,见赵佶默许,当即豪兴大发,一举身后的长枪:“侯爷,可否为末将温一杯酒?”

    “壮哉!若将军真有这番技艺,朕亲自为你温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