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光影年代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就说咱俩不认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中年人自称姓陈,香港人,中等身材,奶白色裤子色彩鲜艳的POLO衫,戴个渐进色蛤蟆镜,地中海秃顶,目前定居洛杉矶。

    这年代穿成这样的,十个有八个港台中老年。

    好莱坞就在洛杉矶,或者这人是《泰坦尼克号》制片方的?

    看着就不太像,如果那边派人过来了,梅露兰·多拉一定会事先通知苏长青预留见面的时间。

    陈先生说他只是来传话的,要求与苏长青单独谈:“我说几句话就走,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

    这是玩什么花样,搞得特工接头似的。

    陈先生的确言简意赅:“我是大卫·兰道先生的朋友,这次受托特地到内地找您,只为提醒一句:再见面时,一定要装作互不认识从未见过,切记切记。”

    苏长青预感得很准,还真是大卫·兰道这个所谓中国通前来洽谈合约,毕竟他也是《泰坦尼克号》制片人之一。

    他明知故问:“为什么装不认识?”

    陈先生国语不太好,但话说得很明白:“兰道先生说他即将前来中国洽谈有关事宜,之前发生的某些事过于凑巧,极容易引起误会,如果不谨慎对待将对您二人都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请苏先生务必牢记这一点,他说您会明白什么意思。”

    看来大卫·兰道还记得见过这个中国导演,版权问题出来后就傻了眼:“WTK?!”

    知道剧情的人就那么几个,苏长青在与他见面后不到一个月就发表了《我真的不想坐泰坦尼克》,说不是他泄露的谁信,就是跪地上指着上帝发誓也没用。

    卡梅隆九二年就动了拍《泰坦尼克号》的念头,花了两年时间创作剧本,而后进行了版权注册,如果此后剧情泄露了很容易追究法律责任,问题是苏长青的发表在九四年十一月,比版权注册早了将近两个月。

    这时间点太诡异了,和好莱坞演戏玩?

    了解剧情的人屈指可数,而大卫·兰道又与中国人打过交道,如果不是长年积累的人品作保证,以及这么做对他本人毫无益处,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他。

    所有人对提前发表这事都很不理解,因为无论从哪方面调查都不合理,泄露对所有知情人的利益都是打击,而那个写的中国人基本和好莱坞八竿子打不着,这原本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如果版权争议发生在美国,那么展开彻底调查真相终究会水落石出,可惜相关当事人在北京,不想把问题闹大只能通过使馆文化官员接触了解。

    大卫·兰道很清楚这是个大问题,一旦与苏长青见过面的事被人知道了百口莫辩,强调自己没有动机是没有意义的,世上许多操蛋事都说不清动机,与卡梅隆的友谊很可能因此完蛋,而且犯了行业大忌,以后在好莱坞也别混了。

    只能说命运不公,一生的成就与努力,突然就挂在一篇莫名其妙横空出世的上。

    更要命的是《泰坦尼克号》前期已经投入几千万,这个项目要是有闪失,好莱坞那帮巨鳄如果翻脸,那么巨额赔偿也可能在后面等着。

    之前版权问题制片方与苏长青僵持不下,大卫·兰道急得如同热锅上蚂蚁,就怕中间出什么差错把他搭进去,简直度日如年。

    现在苏长青答应了放弃,谈判的事也落在他头上,但毕竟不是一个人前来洽谈,接下去的事一定得处理好,细节上不能出纰漏,宁可不惜代价与对方定立攻守同盟,先度过这个难关再说。

    他相信苏长青听得懂陈先生传话的潜台词,大家都是生意人,不会放弃好处故意与他为难。

    大卫·兰道始终不明白苏长青怎么了解的剧情,现在也不太关心了,查了一个多月都查不清楚,他一样没本事弄个水落石出,反正这个锅绝对不背就是。

    苏长青答应陈先生会按照大卫·兰道说的做:“我们的确是第一次见面打交道,告诉他放心吧。”

    不得不佩服大卫·兰道的谨慎,电话打个招呼的事,却特地请人来传话,看来是真的害怕。

    不过现在打个越洋电话也不容易,语言不通难以确认对方身份,万一出了差错追悔莫及,天知道卡梅隆是否已经让调查局介入,别被逮个正着。

    不过这样一来兰道先生的处境就更尴尬了,等于在说不清道不明的路上越走越远,还送了一个大把柄攥在了苏长青手上。

    然而他别无选择,相比较好莱坞同仁,他认为苏长青更容易搞定,无非是多给点好处堵上嘴的事。

    实际上制片方也是这么考虑的,追究故事怎么泄露的、是如何炮制的,可能会引起轩然大波,吓跑了投资人损失更大。

    数亿的投资,好莱坞寄希望这部电影创造历史,这笔生意不能冒不必要的风险,静悄悄压下去算了。

    苏长青却不敢太过乐观,但凡老美妥协的事都得特别小心,在秋后算账这件事上,他们做得一点也不比别人差。

    接下去的每一步都得小心规划,既要达到目的,又不能把老虎屁股捅疼了,不然九八年《泰坦尼克号》全世界公映完了,反过来就会被清算。

    过河拆桥的事老美干多了。

    两天后梅露兰·多拉通知苏长青:“好莱坞制片方代表五月三日到达,届时尽快安排双方见面。”

    “好消息,这事早结束对双方都有利。”

    梅露兰·多拉接着补充:“鉴于这笔交易的内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双方参与会谈的人数都控制在两人,不能带翻译人员。”

    苏长青有些意外:“我的英语应付不了专业会谈,没翻译怎么行?”

    梅露兰·多拉就等他这么问呢:“为了方便沟通届时我负责翻译。”

    这话打脸未免太快,苏长青哼哼笑起来:“你不是说你们的官员不介入商务吗?”

    “是的,我们不介入商谈,”梅露兰·多拉说得理所当然:“我只是你们的翻译。”

    苏长青当然不希望她在场:“这只是一笔小生意,我说你犯得着操心吗?”

    虽然《泰坦尼克号》是笔大投资,但只是在电影行业而言,何况目前只是版权纠纷而已,中美之间数百亿美元的交易多了去,也没见使馆如此介入。

    梅露兰·多拉的行径不正常,有点小题大做,显然有其他考量,一时让人想不通。

    她还在派发定心丸:“苏先生请放心,这方面我们有非常健全的法律法规……”

    苏长青没耐心听她唱高调:“这么说来,人家夫妻在床上翻云覆雨,你站在边上看不算介入,是吧?”

    梅露兰·多拉顿了一下:“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