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证案警史 > 第六十六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道是不是李默文的错觉,他发现他离开不过短短半个月,整个特案组都陷入了一团迷雾。

    舒薇自从那次茶楼失踪后就再也没回来,不过刘局说她是请了假的。

    而余长曦就是彻底失踪了,听薄繁说她已经离开了关押她的地方,那么她又为什么迟迟不肯现身呢?

    还有那个博山科技生物研究所的院长许世谋,他看似跟这件案子毫无瓜葛,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是有过参与的,但参与者绝对不止他一家而已。

    这几天袁文源一直都在秘密追查许世谋的人际关系,特别是从事过医疗行业、跟许世谋暗中有过密切来往的。

    而林光和林福生则是继续挨家挨户去调查,特别去查那些拥有地下室的单位。

    薄繁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别人向他打听余长曦的事,全部都被他四两拨千斤的绕过去了。

    他并没有解释盘溪山遇袭之事究竟跟余长曦有没有关系,因此还有不少人怀疑,就是余长曦设计了薄繁。

    那么也就解释得通余长曦为什么要躲躲藏藏,为什么要隐瞒身份了。

    根据众人多次交换意见之后,他们的目光逐渐锁定到了最近风头正盛的慕龙集团身上,根据调查,他们也查出了慕龙集团慕苍海还有一层非同寻常的身份。

    慕龙集团是一家国内知名的大型医疗设备公司,而且慕苍海跟望宇楼老板余海平相识多年,两人不仅是故交,目前还多有来往,但明面上并没有什么利益上的交往。

    而且慕苍海最近似乎还有大动作,他的手已经伸向了整个医疗系统。

    袁文源抓了抓那一头鸡窝似的头发,他嘟囔道:“这关系还真是越来越复杂了。”

    李默文也叹息了一声,他突然有点想宠物店老板了,等老了,他也去开一家宠物店,悠悠闲闲度过一生,多好。

    “一点也不复杂。”薄繁抬起头,拉了把椅子坐下,然后说道:“我们先来理一理人际关系。”

    几人像一排认真听课的乖宝宝一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块透明液晶屏幕。

    只见薄繁随便几个行云流水的操作,便以思维导图的方式将所有人际联络网展现了出来。

    “博山科技生物研究所的院长许世谋,原名吴正非,曾经是某高院的博士生导师,六十多年前他的妻子遭人迫害后就性情大变,开始利用他妻子的DNA试图复活他的妻子,也就是我国法律明令禁止的克隆技术,被发现后给予处分,不过他的似乎并没有放弃。”说到这儿,薄繁的嘴唇抿了抿,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

    众人等了会儿,他这才指着慕苍海的照片介绍道:“慕苍海曾经是一名特种兵,退役后还自主加入了二十年前的鲨鱼伏击案,后来鲨鱼死于自己人手上,他也就销声匿迹了,不过现在又开始出来冒头,事情不会那么简单,他可能是在为什么人打掩护。”

    “打掩护?”袁文源都懵了。

    要知道如果慕苍海真的是在掩护什么人,那就说明他身后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极有可能就是使正常人基因变异的药。

    那么,这就涉及到了社会安定,他究竟有几条命来与整个社会对着干?

    李默文咂咂嘴,回过味来不由得一拍桌子,“那许晚有没有可能去找他?”

    听说鲨鱼曾经是有一个孩子的,但是在警察找到她的时候孩子就已经被人带走了,连性别都不知道,说不定已经死了呢。

    如果算算年纪就跟现在的余长曦一般大,二十来岁的样子。

    如果余长曦就是鲨鱼当年被人带走的那个孩子,那么带走她的那个人就只有可能是鲨鱼的心腹,她就极有可能知道真相。

    一想到这儿,众人都不由得一拍脑门,最近还真是没休息好,一天到晚净瞎想了。

    薄繁摇摇头,她了解余长曦,她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也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所以就算她知道幕后之人的真实身份也绝不可能把自己搭进去。

    “别瞎想了。”薄繁一把薅在了袁文源乱如鸡窝的脑袋上,他吩咐道:“老袁,你去调查慕炼,听说他身边还有一个很厉害的人物,你要小心行事,要是黑不过也不要气馁。”

    “就是慕苍海那个孙子?”袁文源疑惑的问道。

    “嗯。”薄繁点点头,然后对李默文安排道:“小李,你去把舒薇找回来,我怀疑她是被人绑架了。”

    “绑架?”袁文源都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

    刘局不是说她是请假了吗?怎么到了薄繁嘴中就变成绑架了呢?

    薄繁并没有继续回答袁文源那满脑子问号,而是直接去了医院。

    医院里李明秋和陶开其实伤都好的差不多了,但由于他们身份特殊,所以并没有办理出院手续。

    薄繁是先去找的智商最低的李明秋,发现他正一个人像只饿狗似的,贪婪的望着窗户外的那一轮日光,嘴里还不时地嘀咕着什么,眼神里全是憧憬。

    看到薄繁来了,他立马收敛了一些,几步走到薄繁面前,温顺的像只哈士奇。

    别看这汉子满身肌肉发达,但是头脑着实是简单了些,李默文曾一度怀疑这货是在母体的时候脑子就进水了。

    “警官,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啊?”李明秋很狗腿的给薄繁搬了把椅子,然后自己则坐在了病床上。

    “你随时都可以出去,但出去之后是生是死都与我们无关。”

    薄繁也并非是威胁,现在外面的人虎视眈眈,内部又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实在是不想再分身去操心别的事了。

    李明秋一听,立马就缩了缩脖子,他收了钱却没有办好事,雇主又是个狠角色,等他出去后指不定会被怎么整呢。

    “不不不!不是我想出去。”李明秋赶忙解释。

    薄繁瞥了他一眼,只听李明秋委屈巴巴的问道:“能不抽我血了吗?我晕血。”

    说完还不忘把袖子往上一撸,几个小小的针孔赫然在目,薄繁又瞥了他一眼,李明秋咽了咽口水,“你们不会是把我当成移动血库了吧?”

    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