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狂妻入怀:大牌弃妇不好惹 > 第99章 事到如今,你还狡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糖?你给她买的糖?”

    “不是,是云茜小姐带给你妈妈的。”

    云依人听闻,心内百感交集,这云茜在搞什么?她心中疑虑重重,“那糖在哪?可以给我看看吗?”

    “我不知道,你妈妈宝贵着,谁也不让碰,也不知道被她藏在哪里。”看护可能是觉得云茜这样做有什么企图,不由道,“云小姐,那些糖正因为和药一样,所以才会让吴小姐误会,是药。”

    预感背后有人在指导这一切,云依人胆寒。

    云依人进去了,想好好从季婧嘴里套套话,毕竟她对她的关心是真的太少了。

    季婧在看书,一头乌黑的头发,美的如画中女子。

    她坐了下来,握着她的手,轻轻地叫了声,“妈?”

    季婧移开了目光,看向云依人时,她的眉间尽显柔情,“依人,你来了?”

    “嗯,我来看看你。你在看什么书?”

    “云茜那丫头给我的,说我无聊时可以看着解解闷。”此时的季婧如正常人般,完全不像失心疯的人,“对了,你和擎酒怎么样?俩人没吵架把?”

    “他在工作呢。过几天是你的生日,你想怎么过呢?”

    季婧嗤了一声,“和往常一样过啊,一家四口聚在一起,到时候叫上帆明一家,吃个饭。”

    云依人怔然,她微笑着,“好。到时候就按你说的办。”

    “嗯。”季婧没在下话,翻阅着书本,直到从书本夹里翻出来一粒糖,她拿出来,问:“吃糖吗?”

    云依人脸色白的厉害,她伸手要刚接过,却不想季婧调皮的把纸撕开,塞进了自己嘴里,“想吃就自己去买把。”

    “妈……”

    “哈哈,骗你的啦,糖还有。”她微笑着,又从书本里翻出一粒糖递给她,“快吃把,别被小丽发现哦,不然她又该说我了。”

    小丽是那个看护。

    云依人这回成功的从她手里接过了糖,看着此时的季婧,就知道,她的病还没有完全好,只是压制住了她体内急躁的暴性。

    云依人离开了,叮嘱看护,云茜在来医院看季婧,就第一时间告诉她。

    云依人去了时老太太的病房。

    不见时擎酒,却看到辛小语坐在外面的休息椅上,哭的梨花带雨。

    看来中的毒很深?

    云依人拧眉,刚要掏出手机打电话给时擎酒,不想在安慰辛小语的温曼注意到了她,“云小姐,过来聊聊把。”

    辛小语看到云依人,恨不得想要杀她的心都有。

    云依人无奈,只得把手机放回包里,走过来。

    “云依人,你可真歹毒。就算是奶奶不喜欢你,你也没必要下毒手把?”辛小语眼睛哭的红红的。

    “我再说一遍,我进房间的时候,祖母就已经中毒了。”

    “你撒谎!”辛小语情绪激动,“你来时宅前十分钟,我还见到奶奶好好的在那,你还想糊弄我吗?”

    云依人拧眉,也知道此时的辛小语不会骗自己,“情况我也不清楚,我怎么会知道?”

    “明明就是你!事到如今,你还狡辩!”辛小语哭得肝肠寸断,“云依人,为什么,你恨我,就冲我来啊,对一个八十多的老人干这种事,你算什么人。”

    云依人看着她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冷笑,“怎么,你也知道痛?当初你拿可人和小北威胁我时,可曾想过我的感受?”

    “所以你为了报复我,就对奶奶下毒手是吗?”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你以为我会和你一样,用那种卑鄙下流的手段?”云依人的视线落在她身边的曼温,“若你真想查出想杀害祖母的凶手,就劝你可以查查进出时宅的人。”

    “云小姐,时家的人可不会像云小姐般吃里扒外。”曼温冷不丁防的道。

    云依人扬眉,满不在意道,“我也相信时家的人确实不会,不过很可惜,我嫁给了时擎酒,就成为了时家的人,而你俩,是以什么身份呢?”

    辛小语被云依人的话气得脸色发白,刚要回怼一句,就见医生带着一群护士从里面出来,“医院禁止喧闹。”

    “医生,奶奶的情况如何?”辛小语顾不上别的,担忧的走上前问道。

    “好在发现及时,毒已经排出来,若想让病人恢复的快,你们就别在外面喧闹。”

    辛小语愤愤的眼神扫向云依人,眼里投出一抹“算你运气好,不和你一般计较”的眼神,便带着曼温进了病房。

    云依人却跟着医生去了他办公室,问清楚时老太太中毒的原因。

    “这个恐怕不可奉告。”医生也是有职业操守。

    云依人打电话想把时擎酒叫来,可不想时擎酒有事要处理,已经离开了医院,好在费森被留了下来。

    “夫人,这件事是个误会,你不必太过担心。”

    “误会?”云依人才不信,定然是时擎酒和费森俩人在隐瞒着她些什么,“我看不简单把,老实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费森左右为难,“夫人,你就不要再为难我了。”

    “不说是把,那我打电话给时擎酒。”云依人掏出手机,却被费森阻拦。

    “夫人,不让告诉你,正是少爷的意思。”

    云依人就知道!她沙哑着嗓子,问,“是不是那药方有问题?”

    费森没说话,一脸吃了翔的表情看着她。

    云依人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把从季婧那得到的糖果拿出来,递给费森,“这东西你可熟悉?”

    “这不是时老太太吃的药吗?”

    “不。”云依人道,“这是一粒糖。”

    “糖?”

    看着费森的反应,云依人心霎间陷入低谷,“这是我从我妈那拿的糖,和药的外观一模一样,你说奇不奇怪?”

    “夫人,这药你是从何而来?”

    “药怎么来的你就别管,你只需告诉我,时老太太是不是也曾服用过这糖一样的东西?”

    费森一下子变哑巴不说话。

    “若我没猜错的话,时老太太近段时间服用的药就是这种把。”见费森一头雾水,云依人解释道,“因为我今天去她的房间时,发现以前的药,她没有在动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