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得道莫成仙 > 第四十三章 灵力初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颜尔侧了侧身子,示意他可以进入。

    他便大踏步地走了过来。

    晨光尚未驱散室内的灰暗,屏风、桌案等家具仍是一座一座黑黢黢的影儿。

    江怀殷刚一踏进房门,脸上的担忧便淡了一分。

    整整一夜,他都在聆听着程未晞的呼吸,浅浅的,似有似无的,偶尔断断续续的,听得人心慌,生怕那喘息声就此中断。

    直到天明之前,那呼吸总算平稳了许多。

    可江怀殷不放心,生怕自己的听觉有误,非要亲眼看到才踏实。

    他三两步便走到床榻边,瘦高的身形微微向前探,仔细端详着程未晞的面色。

    依旧苍白,却不再透着青黑之气,嘴唇湿润,颈部的青紫上也涂着药膏,想来颜尔彻夜照顾得精心。

    江怀殷回头:“多谢!”

    颜尔微怔。

    莫名其妙的感谢她可不接受。

    她听帝君吩咐做事,照顾的又是未来帝君夫人,关这狐妖什么事儿?

    话说他为啥这么殷勤?帝君怎么会允许他在未来夫人的身边转悠?

    随手收拾着屋子,轻声道:“程姑娘不是为你受伤,我也不是受你所托照顾她,你无须谢我。”

    江怀殷便也不再多说。自动自发去提水,自动自发润湿帕子交给颜尔,又自动自发推窗通风……

    如此七八日,江怀殷白天都会守在程未晞的床前照顾,事无巨细,不用吩咐便一一做好。

    可这仅限于和程未晞有关的事情,比如眼下,桌案上的茶壶中没了水,因为不是程未晞要喝的,他便不会主动去做。

    颜尔端着茶壶走出房门,只有孟歧在,两人四目相望,她轻轻向屋内看了一眼,孟歧便会意,拱了拱手。

    颜尔这才拎着茶壶走远。

    她的身影将将消失,另一侧的小路上便走来一名少女。

    那少女穿着畴华山小辈们常穿的白色长衫,裙摆是浅粉色的,脚步挪动间恍若微风轻拂花瓣。手中端着一只托盘,放着一只茶壶,几只茶杯。

    孟歧瞧着这少女眼生,又没听说轻染安排了其他人来帮忙,便出声询问:“你是何人?”

    那少女略抬头,一双含水的双眸瞧过来。

    孟歧只觉那眼睛仿佛有着莫名的吸力,令他无法移开视线,紧接着头脑一懵,仿佛有一层白雾笼罩着眼睛,什么也看不清,连思考的力气都没了,明明自己还站着,却是如同睡着了一般。

    那少女轻蔑地勾了勾嘴角,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江怀殷守在床前,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以为是颜尔。

    可那声响却与平日不同,仿佛轻了许多,遂回头去看,正好对上一双近在咫尺的眼睛,正定定地望着他。

    那眼睛很是幽深,像一滩池水,望不到底,又像一个山洞,张着大嘴,安静地等待猎物走入。

    江怀殷皱眉,身体向后退了一些,右手拦在床榻前:“你是谁?”

    那少女的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狐疑,随即又温柔下来。

    眼波如同潮涨潮落的海水,缓缓流动而来,一下一下冲刷着沙滩,仿佛要将人的神志卷走。

    江怀殷神思清明:“你到底是谁?”

    少女眼中的温柔、慵懒、平静尽数褪去,倔强的五官满是诧异。

    她右手虚空一抓,握住一把薄如蝉翼的匕首,闪着寒光,猛地就朝江怀殷的脸部刺来。

    江怀殷侧头,躲开匕首,身体却是没有动,始终挡在床榻前。

    少女一击未中,反向挥臂,匕首又横着扫过来,险些划过江怀殷的眼睛。

    江怀殷渐渐意识到,这女子似乎是冲着他来的,且刀刀冲着脸,不夺命,倒是要毁他的容。

    两人粗略过了几招,声音略响,江怀殷生怕扰了程未晞休息,便伸手夹住少女手中的刀刃,稍一用力,锋利的刀刃便断成数截。

    断刃划破掌心,一滴血自手掌落下,差点滴在程未晞露在被子外的手背上,他忙伸出另一只手去接。

    少女的视线沿着他的动作顺势看过去,不由一凝。

    刀锋随即一转,竟朝程未晞刺去。

    江怀殷立时使出全力,一道墨蓝色的光芒自手中打出,击在少女的腹部。

    少女向后飞出很远的距离,狠狠撞在窗棱上,一时竟爬不起来,口冒鲜血,嘶嘶地喘着气。

    江怀殷诧异地看了看自己的手。

    白昔年休息了一上午,踩着时间过来换孟歧的班。

    刚走进和光斋,便瞧见孟歧站在门口,昏昏沉沉,仿佛没了意识,心中道了一声不好。

    闪身便飞进屋内,右手虚空一抓,祭出了自己的兵器破军戟。

    四下一看,颜尔不在。

    床榻上的程未晞依旧昏睡。

    站在床边的江怀殷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己的手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窗棱边,一个少女正挣扎着起身,嘴角的鲜血滴在了白色长衫上,倒比裙摆的粉色更加鲜艳。

    白昔年想也不想,就朝少女攻去。

    那少女知道自己失了时机,硬碰硬毫无胜算,便不再恋战,使出最后的力气,闪身飞走。

    白昔年忙追了出去,方追出和光斋,便停下脚步。

    他素来谨慎,生怕这少女会使出调虎离山之计,便暗中传讯陆轻染,自己则寸步不离和光斋。

    门边的孟歧身体虚软,眼神混沌,没了神志。

    白昔年拍了他的脸几下,没有任何反应,便将他往肩上一扛,送进屋里。

    江怀殷望着孟歧的样子,眼神一跳。

    白昔年自是没有忽略,冷声问:“你知道他是怎么回事。”

    肯定的语气,不容质疑。

    江怀殷亦是肯定的语气:“他中了狐惑之术,那个少女应是狐族。”

    狐族?八荒狐族虽不是人间狐妖所能相比,却是一脉相承,很多法术都是相通的。难怪他会知道!

    眼睛看向孟歧,白昔年暗觉棘手。

    狐惑之术并不难解,一滴施术者的鲜血即可,可若寻不到,便要混沌百日。

    而最令人恐惧的,便是这百日之内,中了狐惑之术的人,始终受施术者的驱使。

    白昔年看向方才少女摔倒的地方,很可惜,并没有血迹。

    看来只能让青吾长老想想办法了。

    江怀殷的掌心被那柄匕首划伤,不时有鲜血低落,他用棉布擦了擦,随手丢在桌案上,也没包扎,就又回到程未晞的床前。

    白昔年盯着那染血的棉布,鬼使神差地就拿了过来,往孟歧的眉心一放。

    孟歧猛地打了个激灵,眼神逐渐恢复清明。

    白昔年原本并没有报什么希望,谁想竟奏了效,心里十分诧异:“为何你的血能将他唤醒?”

    江怀殷回过头来,根本没留意方才的一切。

    白昔年向前一步,有些咄咄逼人:“八荒狐族以狐惑之术为本命法术,为何你这人间狐妖的血,能解八荒狐族的本命法术?”

    江怀殷面对质问,平静得如同毫无涟漪的湖水:“我不知道。是你用了这个法子,难道不该问你自己吗?”

    题外话:

    江怀殷的灵力会一点一点显露出来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