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今天晚上不回家 > 01:八年后重逢,你却成了我哥哥。

01:八年后重逢,你却成了我哥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八年了,程满月多少次午夜梦回,梦见那张回眸清澈的脸庞,幻想过无数次他们再重逢的场景……

    她一直觉得,上帝欠他一个交代……

    她也一直坚定得相信,他们一定会再见面……

    八年前,十七岁,那个男生几乎满足了她少女时代对爱情的所有幻想,给了她此生最难忘的一段回忆,然后,没有任何征兆的,他的一条短信:“我们分手吧。”从此,那个人好像从未在她的生命中出现过一般,不管在哪里都找不到了。

    如今,程满月二十五岁了,在全国最好的艺术院校读研三。

    这也是十七岁时,她和他说过的,自己一定要考入这个百里挑一的全国最好艺术院校,那时,他看着她的目光,满是赞赏和爱恋。

    而就在今天,这个风和日丽,再平凡不过的下午,他坐在她面前,西装革履,正襟危坐,旁边,是他风度翩翩的父亲。

    “满月,这是你夜伯伯,这是他儿子,叫夜星河,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他比你大一岁,以后就是你哥哥了。”程满月的妈妈林芳华坐在她身边,温柔得介绍道。

    程满月大脑一片空白,她幻想过他们再见面,也许他已结婚,也许已经变成一个大肚子大叔,也许他们之间可以坦然一笑说起曾经都是年幼无知,只要再见他一面,问他当初为什么分手,哪怕只是不爱了,也算一个交代。

    那时的程满月,多倔强多骄傲啊,连他的一句“我们分手吧。”程满月都觉得追问一句原因都是伤自尊的纠缠,立刻回复了一句:“好”。从此再无音讯。

    如今,程满月长大了,将自己剖析开来,认识到当时所谓的自尊心,无非是在耀眼的他面前卑微的自卑罢了,连分手都努力维持着自己洒脱的形象,害怕纠缠会让对方对自己感到厌烦,或者说,她以为是一句试探的玩笑,根本没想过,那个满眼是她的男孩子,真的消失了,只留给她一个八年的遗憾。

    “你好。”夜星河抬起眼皮,面无表情得看了一眼程满月,似乎,他根本不认识她一般。

    “哦,你好。”程满月应和道。

    他没有变成大肚子大叔,依然如年少时那样帅气,高挺的鼻梁,细长的眼睛,坚毅的下颚线,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坐在对面,退去了少年稚气,他已经变成一个成熟的男人了。

    看到夜星河还是这样耀眼,程满月心里竟有一丝不甘,她宁愿岁月是把杀猪刀,让她好死心,可是,他依然如少年时一样,散发着令所有少女尖叫的魅力,或者说,现在的他,更有魅力了。

    那一年,他见到她,总是满眼笑意,嘴角一咧,坏坏得笑起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一把搂过程满月的肩,说:“程满月是我的,你们不要跟我抢哦!”

    而如今,他高冷得让人不可靠近,淡定得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

    “满月啊,妈妈和你夜伯伯,打算组建一个家庭,老来有个伴,希望你能支持和祝福妈妈!”林芳华满眼泪水得说。

    “当然,妈,你能找到幸福,我真的很替你高兴,这么多年,你也该有个人依靠了,我知道你一个人多辛苦,现在我马上毕业了,你也该享享清福了。”程满月懂事得说道。

    夜盛明比林芳华大三岁,今天,程满月才知道,妈妈的男朋友,竟然明夜集团的董事长。

    “满月啊,伯伯知道,你爸爸在你十二岁的时候,因为救人救火,因公殉职了,他是个英雄,我很敬佩他。你妈妈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另一半,就是怕后爸对你不好,我和你妈妈一见如故,也是认真在交往,伯伯没有女儿,以前就一直想生一个女儿,奈何那个年代计划生育,都不允许生二胎。星河他妈,也是八年前去世了,夜伯伯的心里,这么多年一直很孤独。以后,一定会把你当亲生女儿一般对待,我没想过要代替你爸爸,我只想让你知道,以后你们娘俩,都可以依靠我了。”夜盛明诚恳得说。

    “谢谢夜伯伯。”程满月挺感动的,也听得出夜伯伯说得是真心话,他一直很在意她的表情,生怕满月有反对的神色。程满月心里她很替妈妈高兴。

    程满月每次想到那场大火,都心有余悸。

    小学六年级时,她和小伙伴放学回家,一个小区某栋楼的一整个单元都烧了起来,天然气爆炸,火苗冲天,从里面不断传呼出来呼救和哭喊声。

    程满月的爸爸作为消防员,冒着滚滚烈火翻窗进去,在爆炸之际,将一个小男孩从三楼的窗户扔下,自己却永远倒在了大火中。那天,十二岁的程满月全程目睹爆炸的那一幕,父亲被抬出来后,已全身被烧焦。

    单位送来锦旗和勋章,给林芳华发放了抚恤金,那个小男孩一家多次上门感谢,给林芳华塞了很多钱,都被林芳华婉拒了。可只有程满月知道,妈妈在家里,对着爸爸的遗像哭了多久。

    后来,那栋失火的住宅楼很多人都不敢住了,小男孩全家搬走了,彻底失去了联系。

    直到有一天,程满月用胶带缠已经穿破掉的鞋子时被林芳华看到,林芳华抱着她大哭一场,一直说对不起,从那以后,林芳华又变成了一个无坚不摧的妈妈。

    程满月一直学习很好,没让妈妈操心过。林芳华在他们县城的医院当主治医师,家里两个人过得简朴干净,相互依靠,母女俩关系一直很好。林芳华没有将全部的希望和压力压在满月身上,她看了很多母亲强势害了孩子的案例,她一直很支持满月的爱好和决定,但是只有一条,不可以早恋,一定要考上大学。

    程满月知道,在单亲家庭里,母亲可以做到这样民主,已经太过难得,而夜星河,是她和妈妈之间唯一的秘密。

    考上大学,离开那个小镇之前,妈妈一个人的六年里,不是没有男人追求过妈妈,甚至有条件不错未婚的中年男子,不嫌弃她带着一个女儿,一直追求林芳华,都被林芳华拒绝了,她害怕继父对满月不好,在医院,她救治过被继父杏侵的孩子,她震动极了,心里暗暗决定在满月成年之前坚决不再嫁人。为了满月的成长,她牺牲了自己的幸福。

    考上大学以后,林芳华跟着满月一起来到了首都,去了一家私立医院做医生,母女俩每周见面吃吃饭,像姐妹一般。又过了七年,程满月本科毕业被保研,到今天答辩完毕后,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希望她能和夜盛明见一面。

    夜盛明就是在住院的时候,面对林芳华细致入微的照顾,对她产生感情的,两人交往了半年多,夜盛明已经离不开她,林芳华一直害怕,这个年纪再再婚,各自儿女都会不理解,而夜盛明这样有地位的男人,身边二十多岁的小姑娘都在卯足劲想要嫁进去,林芳华心里并没有底气,没想到,夜盛明对她动了真情,诚恳得跟她求了婚。

    这个年纪还能再遇到爱情,林芳华想跟程满月商量,得到她的支持。出乎意料的是,程满月在得知妈妈交了男朋友时,高兴地大大得抱住了妈妈,她真心替妈妈高兴,林芳华当时就落泪了。

    “你看,你们一个叫星河,一个叫满月,这名字都这么巧,起得像亲兄妹一般。”妈妈开心得说道。

    程满月点点头,不自然得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妈妈的下半生找到了幸福,她也有了一个高素质的爸爸和哥哥,多好的事情啊……

    只是,如果她从未认识过夜星河就好了……

    “满月啊,这是伯伯送给你的见面礼。”夜盛明将一个小盒子推过来。

    林芳华也没有想到夜盛明竟然贴心得准备了礼物,感激得看了夜盛明一眼。

    程满月小心的解开包装精美的丝带,发现里面是一把钥匙和一张黑色的银行卡。

    “喏,我在那栋楼,给你买了一套200平的跃层公寓,我听说你研究生要毕业了,马上就要工作了吧,总不能租房子住,这是伯伯的一点心意。在三环的别墅里,我也给你留了一间朝南的卧室,吃完饭,我们可以去看看,你可以按照你喜欢的样子布置,以后,回家住或者住公寓,哪里方面就住哪。这张卡,就当做伯伯给你的零用钱,你可以随便刷。”

    程满月和林芳华惊呆了,从这个高级餐厅的落地窗望去,还能看到那座市中心的地标建筑,夜盛明的见面礼,竟然就跟送一个洋娃娃一般轻易就送了个200平的公寓,程满月一脸蒙圈得看着夜盛明。

    “伯伯,这可不行,这太贵重了,我说什么也不能收。”程满月将盒子推回去。

    “是啊,你怎么也没提前跟我商量,这一上来就送房子,你把我都吓到了,这个不能收,我给满月攒的钱,已经够在郊外付一个首付了,以后她嫁人哪怕就跟老公吵架,也有个自己的小窝,我都给她打算好了,这个你拿回去,心意我们领了。”林芳华说。

    “这是我的一片心意,满月,你要是不收,就是不满意我这个未来爸爸了?”夜盛明说。

    “不是不是,夜伯伯,这个真的不能收。”

    三个人你推我推,只有夜星河一脸漠然。

    突然,他叹了一口气,抬起眼皮看着程满月说:“收下吧。”

    夜盛明看了儿子一眼,满意的点点头。他知道,儿子这关是过了。

    在这之前,夜星河一直不同意他再婚,一直觉得他身边的女人都是图他的钱,直到他第一次见到林芳华,惊讶于父亲竟然找到是同龄人,林芳华优雅温和,贤妻良母的慈爱气质打动了夜星河,便不再多说什么,直到今天,看到林芳华说什么都不肯收下这套房子,他终于感叹了这次老爸没有看错人。

    其实,当他看到程满月走进餐厅的时候,惊讶于如此巧合之时,他便知道林芳华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以前,程满月经常提起她有一个好妈妈,令他非常羡慕,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父亲再婚,竟然找的是他曾无数次想上门拜访讨好的认定的未来丈母娘。

    茫茫人海,为什么偏偏是她……

    八年了,他们竟然都离开了那个小镇,在这个大都市,以这种方式重逢了。

    上帝真是可笑,这又不是在演狗血电视剧!夜星河心里想。

    可是就这样发生了,看到程满月坐在自己对面,夜星河努力控制着情绪,脑海里闪过各种过去的画面和可能的未来。

    阻止这段婚姻,就会牺牲爸爸的幸福,不阻止,以后就会跟程满月住在同一屋檐下,这就意味着,初恋女友,将会变成自己的妹妹。

    面对夜星河突然的发声,程满月也很惊讶,这套房子不是小数目,程满月算了算他就算中了五注双色球一等奖都未必买得起。就算未来是一家人,这么贵重的礼物,也会让程满月心里有压力,如果未来妈妈在夜家住得不开心,程满月也不能让妈妈被别人诟病是为了钱嫁进去而受这委屈,她和妈妈有志气,就算嫁入豪门,看中的也不是这家的钱。

    但是,令他意外的是,17岁的夜星河,那时看起来根本不像一个富二代,他转学到程满月的班级,看起来就是一个家教良好的干净少年而已。

    “夜伯伯,您的心意我真的很感动,但是我一个女孩子,有这么大的房子,其实根本用不着,更何况,我以后不是有真正的家了吗,我已经很久很体会过一家人热热闹闹的气氛了,我很期待能与您和哥哥一起重温家庭温暖。您要是真的想送我见面礼,就……就送……”程满月想了想,说:“就送我那套我一直想买却舍不得买的颜料画笔吧!”

    “嚯哈哈哈哈!”夜盛明爽朗得大笑起来,说:“只是这样吗?”

    “那要好几万呢!”程满月大大得比划了一下,连夜星河都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这是他从坐下来到现在,第一次有了表情。

    程满月一点都没变,性格还是那么直爽,似乎,八年的时间,并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什么痕迹,似乎,17岁的春风,就在吹在昨天。

    “那就把你想要的颜料画笔全买下来吧!”

    “谢谢伯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