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征程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千年前的李白

第六百二十九章 千年前的李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拿着望远镜看着太阳下站着的众人,拓永刚似乎能从中找到无穷的乐趣。

    “他们这胆子也太小了,一点都没有我当初的勇气,想当年我可是敢和齐桓正面刚的人。”

    看着太阳底下的众人,拓永刚摇了摇头,现在的人,胆子是越来越小,一点都不像当初的他,没有正面和齐桓刚的勇气。

    “呵,结果呢?”

    吴哲是一点吹牛逼的机会都不给拓永刚,刚是和齐桓正面刚了,代价就是他们每个人做五百个俯卧撑,拓永刚站旁边看着。

    “结果,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拓永刚脸色涨红,当年的训练,着实不是多么美好的回忆。

    齐桓那黑大个,当初下手实在是太狠也太黑了。

    “要站你们站!我不站了!”

    汗水把衣服打湿,身上都是黏糊糊的,终于有人站的不耐烦了。

    廖勇一抹额头汗珠,直接走出队列,看了看陈煜宿舍的方向就是迈步离开。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爱谁谁。

    廖勇一走,张冲也有点站不住了,他和廖勇可是竞争关系,廖勇撂挑子,他怎么能落后呢!

    “我也走了!”话一出,蒋小鱼拉都没拉的及,人就已经是走了出去。

    “喂,张冲,秃子,回来,我们再看看!”

    蒋小鱼在后面卖力喊着试图阻止张冲这莽撞的行为,这都站了这么久,再站一会咋了,这样才稳妥!

    张冲头也不回,不听蒋小鱼的叫喊。

    鲁炎看着张冲的背影,略一犹豫,竟也直接走了出去。

    在这里瞎站实在是太过无聊,就算真是陷阱,他也认了!

    “喂,鲁炎,你走什么,快回来!!”

    蒋小鱼心累,这都什么人,他一个忍者带这两个莽撞汉,他容易吗!

    “在这里站着等太傻,没有任何意义,要站你站,我不站了。”

    鲁炎回头说了一句又是转身离开,一去不复返。

    “哎,鲁炎,你听我说.....”蒋小鱼的瞎囔囔没有任何作用,鲁炎径直离开。

    “哎,我说........等等我啊!”蒋小鱼急追了出去、

    一个人站着太无聊,他其实也不想站了,旁边有两个傻缺陪着时他还能自我安慰,现在两人走了,他着实不想继续站了。

    赵子武皱眉看着离开的蒋小鱼几人,心中一番权衡,看了看陈煜宿舍的方向又看了看头顶的烈日。牙齿一咬,也是迈步离开。

    几人这一走,就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原本整齐的队列中一个接一个的离开,很快就是走了一大半。

    “排长,我们怎么办?”

    巴郎还站在人群中,别看他平时凶巴巴的,但这个心有广阔草原的大汉却是个遵守规矩的乖娃娃,放在学校,便是三好学生。

    向羽看了看左右已经走得差不多的人,眉头微皱。

    “走吧。”说罢,便是带头走了出去。

    “哼!”苏卫一直注意着向羽,见两人打算离开,口中一声冷哼,也是迈步离开。

    他是绝对不会落在向羽后面的。

    “哈哈,那些憨子,我还以为他们会一直在那站下去呢!”拓永刚丝毫不知,他此刻在陈国韬几人眼中更像是一个憨子。

    几人此刻听到他这话都是无语摇了摇头,你要真闲的没事,那躺下睡一觉难道不好么!

    在所有人的煎熬等待中,一个下午缓缓过去,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也没来,直到夜色出现,众人那可不安静的心才终于是平静了下来。

    帐篷内,蒋小鱼搬着马扎坐在门帘旁,看着外面的黑夜。

    “嘿,这还真是出人意料哈,那陈黑心今天竟然真让我们休息一个下午。”

    从下午到现在,蒋小鱼脸上终于是出现笑容,中午便应该出现的笑容,一直让他托到现在。

    “哈哈哈,有惊无险,值得庆祝!来,就让我们大睡一场,来庆祝这个高兴的事吧!”

    蒋小鱼一个人在那里尬言尬语,向羽几人都是冷眼旁观,静静看着他表演。

    “咳咳咳,那个,你们觉得明天考核是怎么样的。”见几人不响应他,蒋小鱼只好牵强的转移话题。

    张冲、鲁炎抬头看着蒋小鱼,就是这货,说什么稳妥,说什么再看一看,害得他们在那里站了那么久。

    “不知道。”

    两人看得蒋小鱼头皮发麻时,巴郎出言缓解了他的尴尬。

    “睡觉吧,明天的考核没那么简单,今天都好好休息。”

    向羽作为大哥大,说完就是直接拉开了被子,拉倒一半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手一顿。

    “张冲注意点,不准打呼噜。”

    ......气氛为之一静。

    张冲老脸通红,手脚无措。打呼噜怎么了,打呼噜犯法吗?你想打呼噜还不得行呢!

    张冲都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蒋小鱼三人诧异的看着向羽,向羽这话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可爱呢。

    “看什么?准备睡觉关灯。”向羽板着脸,在教官不在的时候,他依旧是那个威风凛凛的向排。

    自从他们来自到这后,陈煜几个人几乎就不怎么管他们睡觉的事了,爱啥啥。

    陈煜当初说的是负责训练,可没说负责生活管理。强大,就是这么任性。

    只是他虽然不管睡觉,但众人却是睡得比平时更早。

    平时都是见床就倒,倒下就着,与其说陈煜不管睡觉,不如说是没有机会管,练时尽往死里练,根本不给让他们晚上瞎折腾的精力。

    关灯睡觉,蒋小鱼脑中一直想着明天的考核,没能入睡,没过多久,张冲那边传出了动静。

    “呼噜~~~~呼~~~”

    向羽刚刚说的话应验了,一个小时还没到,张冲就是闹了起来。

    蒋小鱼皱眉看向张冲的床,这声音,咋睡?

    张冲的呼噜不是很小声的那种,而是跟跑火车似的,杠杠的。

    辗转反侧,看着帐篷外的月光,蒋小鱼似乎有些理解李白为什么大半夜的不睡觉,而是跑去写静夜思了。

    或许千年前的李白,也有一个张冲这样的室友。有个这样的室友,谁能睡得着?

    别说他,就是诗仙李白都歇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