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转生了还变成了哥布林 > 成年·兽人族篇 第一百一十一章.再次与它交谈·拒绝·僵局

成年·兽人族篇 第一百一十一章.再次与它交谈·拒绝·僵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感受到自己身体各处传来的酸疼时我下意识的睁开了自己的双眼,睁开双眼第一眼看见的还是那高高挂在顶端的奇形怪异的钟乳石。

    躺在地上的我呼吸了几口坐浑浊的空气便坐起身来,我用着自己的右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头试图让刚刚睡醒的自己试图恢复精神。

    我的四周还是一片昏暗要说这里唯一的光源应该是就是那副面具散发出来的血红色光芒了,这抹怪异的血红色光芒令这处地下空洞中显得有种无比怪异的氛围。

    注视完四周的环境后我便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拍走身上的灰尘后我下意识看向了位于我的前方那副漂浮在半空中还在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怪异面具,在我睡过去的时候我隐约记得它似乎是有什么话要等我醒来之后再说的。

    前方不远处那副还在散发着血色光芒的面具像是察觉到了刚站起身来的我将它自己的正面面向了我,它身上的血红色光芒也因此变的更加透亮起来。

    [哟~起来了啊,哥布林?]

    面具用着它那相当独特的声音以一副关心我的语气询问着站在它前方不远处位置的哥布林。

    “面具,你想和我谈什么?”

    我没有理会面具看似关心着我的问候而是单刀直入的询问着它究竟想和我讨论什么言语?

    [哈哈哈~你身上这种直接了当的性格我倒是很喜欢呢!]

    听见我刚才说出的反问面具笑了起来对我如此说到。

    “所以说你到底想和我谈什么?你得知道我现在可没有时间在这里浪费,时间可是很宝贵!”听见面具对我充满玩味说出的话语我没好气的回应着它说,当我说完话后我拿起自己随身携带的羊皮水壶打开瓶盖往嘴里灌了一口水。

    [你觉得……待在这里很浪费时间吗?……我问你通过刚才与那些『地底守护者』们之间的战斗你明白了什么道理?]

    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面具听见我说的话后诺有所思的喃喃自语起来并向我问出了一个在我听起来感到疑惑的问题。

    “现在的我不是它们的对手……要想从这里离开是不可能的……”

    我用着自己的右手摸了摸下巴思索着面具所说的那个道理,当我想到这其中的道理时我板着个脸声音低沉的说。

    [看起来你能理解你自己目前的处境呀,哥布林。没错!现在的你无论是和它们那些『地底守护者』战斗多少次结果都是不会变的,你用剑气、魔法给它们造成的伤害完全赶不上它们自身的恢复速度。嗯,虽然这么说可能会伤到你,但是现在的你真弱阿。]

    听到我低沉说出的话语面具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它反而是像是附和着我说出的话如此对我说着并很清楚的指出现在我身上的一个大问题。当面具将这个问题完全没有掩饰指出来的同时它也说出了我既不想听见但也不得不承认的话语,是的现在的我很弱…和那些『地底守护者』比较起来身为哥布林的我是劣势的。

    “喂!我说面具,你究竟到底想和谈什么?!”我用着右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眉头在下一秒的瞬间声音略大没好气的质问着漂浮在我前方半空中的面具。

    对于我大声提出了的质问面具没有任何想要作答的意思,漂浮在半空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它开始缓缓螺旋浮动起来。看着浮在半空中不断旋转的面具我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我实在搞不懂它接下来到底想要做什么?

    [哥布林,我记得你说过你想离开这个鬼地方对吧?]

    面具用着它那难以辨别情感的声音询问着我。

    “对!”我很干脆的回应着面具提出的询问。

    [但是…你却没有可以从这里离开的力量……]

    听到我干脆说出的话语后面具一针见血的说。

    “你说的这点我很清楚!”我用着坚定的声音低沉的说。

    [你想要力量吗?]

    就在我脑海里充斥着稍加恼怒的情绪时突然间面具向我这样问道。

    “诶?力量?”

    听见面具传递过来的声音后站在原地的我发出了疑惑万分的声音,我搞不明白为什么面具要对我说出这样莫明其妙的话语?它是有什么目的吗?

    [嗯,力量。可以让你将那些『地底守护者』轻松杀死的力量,可以使你从这个昏暗的地底中离开的力量!怎样?你想要吗?]

    位于我前方不远处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面具突然漂浮到距离我只有两米远的位置以一种诱惑着我的语气问着我。

    听到面具说出的话语我愣住了,确实……它所说的要给予我力量很诱人…但实在是太可疑了!更何况我也不知道接受了它所给予的力量后…我会变成怎样?说不定我会变得比那些遗迹中的不可名状之物好不到那去的怪物……

    “我不……”

    [别这么快拒绝啊,哥布林!]

    就当我想要开口对那副面具说出拒绝它的话时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面具几乎是同时与我发出了声音,在它的声音中有种令人一听就很明显能察觉到的异样情绪。

    听见面具说出的话后我愣住了紧接着我的脸上浮现了纠结的神情,此时的我在思考着‘如果接受了面具给予我的力量后……’可能会出现的利与弊。

    “面具…如果我接受了你给我的力量后,我会死吗?”经过一番思考后我将自己的目光看向了那副散发着血红色光芒带有不详气息的面具沉声的问。

    [死?你很怕死吗,哥布林?]

    听见我问出的问题后面具下意识的反问道。

    对于面具提出的‘你很怕死吗?’这一问题我不由自主的陷入了沉默,时间大约只过了一小会站在原地的我仿佛回想起妈妈(温妮雅)的面貌后微微勾起了自己的嘴角。她第一次对我微笑时的笑容,品尝我为她做的饭露出的笑脸,以及她熟睡时的惺松的眉目……一幕幕如同幻灯片那样的印入了我眼前。

    “……与其说是怕,我只不过是怕自己还没有完成想要做到的事就一无是处的死去罢了。……虽然这么说很随便,但…没有完成自己想要做到的事就死了……那样也太窝囊了吧?”看着还在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面具我语气坚定的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答案。

    漂浮在半空中散发着血红色光芒的面具听见我对它说出的话语后,它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血红色光芒变的不想刚才那样强烈而是柔和许多,这种柔和的感觉就好像是阳光照射在水面上映出的水光那样。

    [你不会死,但是接受我力量的过程可能…大概会很痛苦说不定。]

    面具用着使人听起来就显得很调皮的语气回应着我。

    “我不会死?”听见面具说出的话我一时间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见的声音反问。

    [你可不是像他们那些垃圾的存在!]

    听到我疑惑的反问面具声音响亮的对身为哥布林的我这般说道。

    (它所说的‘垃圾’大概就是身处在这处地下空洞内早已变为岩石的尸骸吧?)

    [哥布林,将我戴上吧。戴上我之后,你就可以获得前所未有的力量了!!]

    面具漂浮到我的身前用着鼓励着我的语气对我坚定的说。

    “不,我拒绝。”尽管面具漂浮到了我的身前对我鼓励然而我却并不想将其戴上去。

    [诶?为什么?你难道不想要力量吗?!]

    像是目睹了我的这般举动面具立刻着急了起来对我反问出了一系列的问题。

    “我总有种感觉…只有我将你佩戴上去后,我说不定…就不会是我了吧……”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背对着那副面具朝一处既不干燥也不潮湿的区域走去。

    听完我所说的话罕见的事发生了那副面具没有向我说出任何想要挽留住我的话语,它丝毫没有辩解的意思沉默了起来就像是默认了我所说的话。

    [那个……哥布林!]

    突然间面具大声的对刚坐在盘坐在地上的我喊到。

    “什么事?”我摆出疑惑的脸色反问。

    [你的名字叫什么?]

    漂浮在半空中仍然还在散发着血色光芒的面具这样问道。

    “询问他人的名字之前,你是不是得将自己的名字告诉给别人?”看着位于我前方不远处位置的面具我如此说到。

    [……弗林德格。]

    听见我说的话面具先是沉默了一会后将自己的名字的告知给了我。

    “弗林德格…弗林德格,是个好名字啊!”听到面具将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我反复的念了几遍后笑着对面具赞赏道。

    [诶?]

    名叫『弗林德格』的面具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语愣住了。

    “不好意思啊,刚才只顾自说自话了。我的名字叫『图特』,是哥布林族的战士长。”看着弗林德格我很简短的将自己的名字与身份告知给了他。

    [图特尽管你虽然是位哥布林,但在我看来你身上流淌的血脉绝对不只是哥布林。]

    得知我的名字后弗林德格像是在认可着我的样子对我说。

    “谢谢啊。”我点点头做出一副被他人看破秘密的窘迫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对弗林德格道谢。

    …………

    彻底陷入僵局了……我到底该不该接受他所给予给我的力量呢?

    ……搞不懂…不明白…很纠结……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