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闺殊 > 第二百零八章:故意报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

    花雾还来不及发出惊愕的尖叫,就对上了容尘那双睁开的眼睛,此刻的看着自己。

    吓得她赶紧抽身想逃走,可是偏生又脚下被什么东西给拌了一下。

    整个身子就直接滚到霖上,然后她惊恐地伸手指着容尘:“你…你…你什么时候醒的?你你怎么醒了也不吱一声,吓死我了,以为你是诈尸呢!”

    呵,诈尸?亏这丫头也想的出来,容尘暗暗腹诽道。

    接着他也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目光却一刻也没有从花雾的身上移开。

    他走下床,“你醒的时候我就醒了,真是想不到啊,没想到你这村姑好大的胆子,趁着孤在昏迷之际主动来投怀送抱。”

    他着,抬起手摸了摸下巴,有饶有意味的道,“怎么从前就没看出来你有这份心思呢?”

    “啊?”花雾让他给蒙了,只能用不解的眼神看着他。

    “孤意思是你既然有这份心思,那孤可不能辜负了,毕竟…”他走到他面前缓缓蹲下,

    眼睛在她身上上下打量一圈,出了最后几个字,“你还算是有几分姿色的。”

    花雾是已经被雷的里嫩外焦了,震惊的看着他,“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啊,你的命是我救会来的,

    你要是干出这样的事儿,你就是猪狗不如,恩将仇报,你知道吗?”

    “噗嗤”容尘被她这个样子逗得忍不住想笑。

    花雾还在慌乱之中,而此时容尘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蹲下身子伸手挑着她的下巴。

    “怎么,你还觉得委屈了不成?”

    “啊?”花雾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她突然发现容尘怎么自醒来之后就变得怪怪的了,

    这脑回路也不是常人所能及得上的…

    容尘迷惑的眯了眯眼睛,原先看着丫头挺聪明的。

    怎么自己才病了没多久,她这脑子里就跟进了水一样,有些呆傻了呢?

    这样想着,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还真是有些遗憾…虽然他也觉得之前那个聪明的花雾似乎更能引起饶兴趣,

    可是这个傻乎乎的好像也不赖,毕竟好骗…

    于是他脸上的表情又严肃了七分,甚至是有些凶的盯着花雾。

    “你这平民也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趁本殿下在昏迷当中进行非礼,

    还爬到本爬到本殿下的床上来,你可知道本殿下完全可以治你一个死罪?”

    “阿”

    花雾又是阿的一声,嘴巴张的已经能够塞进去一个鸡蛋了。

    等回过神来立马就骂道,“不是你这人要脸不要脸?昨…这明明是你…我要走是你抓着我的衣服,

    你…你现在怎么不认账了?你怎么能这样子话呢?你居然还好意思出这样的话是我非礼了你。

    你一个大男人,你怕什么非礼呀?”

    看着她慌乱的样子,容尘的嘴角忍不住往上扬了扬,

    然后他决定耍一次无赖,“可惜你的事孤一点印象都没有,

    孤只记得方才醒来所看到的情形,孤不管,因为孤不记得了。

    孤只记得方才醒来的时候,你就趴在孤的身上,

    哦,对了,你还紧紧的搂着孤。”

    花雾听着他一口一个孤一口一个孤的脑袋都要大了。

    她还是不大习惯容尘用孤这个自称,吞了吞口水,“所以你到底想要什么?”

    “容尘好笑的看着她,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孤的意思啊?

    这世上可不只是你们女子的名声重要,我们男子的名声也同样重要,那你是不是要对本殿下负责?”

    什么?老爷啊,她没有听错吧?

    这家伙居然想让自己负责。,负什么责怎么负责?

    当听到容尘不要脸的出这句话的时候,花雾已经震惊的不能够再震惊了。

    负你个大头鬼呀!

    她很想这么骂一句,可是想想后果后还是算了。

    这口气她只能忍下了,谁让别人会仗着身份欺负人呢。

    “你…你这是恩将仇报你知道吗?我可是费尽千辛万苦,陪着你在这里熬了整整一夜,才把你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你现在却让我对你负责,你还要不要点儿脸了?我告诉你啊,我只管治病,可不管你的终身大事。

    你要还是这么矫情的话,我有一个法子,出门左转,再绕过一条走廊,那儿有一口枯井,你可以一头扎下去。”

    容尘眼睛瞳孔一缩,这丫头够心狠啊!就逗她几句而已,

    竟然就想着让自己去死,那他这会儿是不是已经后悔救自己了?

    花雾气呼呼地从地上坐起来,理了理衣裙又理了理头发。

    然后斜着容尘一副没好气的样子,如果可以,她真想冲上去在他身上狠狠地咬两口。

    容尘见也逗她差不多了,便站正了正身子,“这么你是不想对孤负责了?既然不想负责,你还愣着干什么?”他的脸色又严肃了两分。

    花雾都快要伸长了脖子看着他,这人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呀!

    “你什么意思呀?什么叫做我愣着干什么?我愣着关你什么事呀?”

    容尘白了她一眼又再次开口了,“你既然不想对孤负责,那你倒是出去找个丫鬟来服侍孤啊!”

    完他就双手张开,看着花雾,花物这才意识到原来容尘现在身上只穿了贴身的薄衫,

    浑身肌肉的线条都映衬的若隐若现,而恰好此时东边的旭日刚刚升起,

    又刚好那么两三缕的阳光透过窗就照射进来,映在在容尘的身上。

    使他的身体有一种近乎半透明的视觉效果,花雾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个词,

    所谓的阿波罗神邸在俊美也不过如此了吧。

    而此刻她已经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红的像一个熟透聊苹果了。

    她只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在烧,然后赶紧撇过头去。

    不敢再看他,容尘见她这个样子,心情顿时大好,微微勾起了嘴角,露出一丝坏坏的笑。

    他故意朝她走过去,有些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要不你来伺候本殿下更衣?”

    花雾这回可就有点儿恼羞成怒了,瞪着他道,“你美得很呐,我又不是你的婢女凭什么伺候你更衣!”

    顿了顿,她又了一句,“你给我等着,老娘这就出去叫人进来伺候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