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凶楼 > 第5章 隔壁的臭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不是电话里的声音和刘斌一模一样,我几乎以为这是一个恶作剧。

    刘斌请假了!!

    那——蹲坑里的这个人是谁?

    我重重地咽了口唾沫,心脏在这一刻几乎停止。

    我对着手机,哆嗦着道:“刘,刘哥,你别开玩笑了,你真没来医院?”

    “来没来医院你还不清楚么,行了,别闹了,我和朋友在KTV唱歌呢,你也早点休息吧。”

    电话里,刘斌的声音十分自然。

    眼看他就要挂掉电话,我连忙道:“刘哥,你能发一张你唱歌的照片给我吗?”

    刘斌迟疑了一下,显然搞不懂我什么意思,但还是答应了。

    很快,一张彩信发了过来。

    照片应该是刘斌的朋友拍的——只见刘斌坐在一张沙发上,周围灯光绚烂,他脸上笑呵呵的,手里拿着话筒,对着镜头举了起来。

    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握着手机的手咯咯咯地不断颤抖……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寒风从窗外刮来。

    我打了个寒颤,目光盯着面前的蹲间,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猛地冲了过去,一脚将小门给踹开。

    砰!

    门应声而开。

    然而里面,却是空空如也……

    我傻眼了。

    没人?

    可是,刚才我明明看到“刘斌”走进去了啊。

    怎么回事?

    巨大的恐惧犹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我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感觉,拔腿就跑。

    一口气跑到了休息室,将房门紧锁,这才发现自己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出香味,颤颤巍巍地点着。

    过了许久,才慢慢冷静下来。

    电视里,正在播放之前的球赛回放。

    刘斌在几分钟前,还在休息室里。

    可现在,他却去了KTV。

    整我?

    只是这样有什么意义?

    即便他是在整我,又怎么能这么短的时间内,从医院跑到KTV?

    不,还有一个可能。

    我吐出一口烟圈。

    如果刘斌KTV的照片,是提前拍好的,刚才进蹲间的时候,趁我不注意,偷偷溜掉,然后躲在D栋的某一处,给我发了一张早就拍好的照片,这样是不是就符合逻辑了?

    最大的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给刘斌打过去。

    剧烈的心跳慢慢恢复正常,接着是浓郁的疲倦感,我实在困到了极点,直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这一晚,我没再出去巡逻……

    第二天早上,我被一阵剧烈的敲门声吵醒。

    迷迷糊糊的起床,我走过去打开门,外面是一脸怒容的孙姐。

    在孙姐旁边,还有一个四十来岁,贼眉鼠眼的中年男子,歪着脑袋打量着我。

    “怎么回事呢,叫这么半天都没反应?知道现在几点了吗!”孙姐有些不满地说道。

    我连忙道歉。

    孙姐见我脸色不对,伸出手放在了我的额头上:“有些烫,是不是昨晚着凉了?”

    我摇了摇头,疲倦地说没事,躺一下就好。

    “要趟回去趟,我来接班了!”那贼眉鼠眼中年男子没好气地说道。

    我皱了皱眉,看向孙姐。

    “哦对了,他叫刘富强,负责白天看守D栋,刘斌是他的堂弟。”孙姐跟我解释道。

    刘斌的表弟?

    我又多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

    老实说,气质和相貌差距都挺大的。

    “去打一针吧,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孙姐说。

    我点点头,客套了几句离开。

    身体确实有点不舒服,我给母亲送完饭后,没有去学校,给陈伟打了个电话,让他帮我请一天病假。

    虽然学校比较乱,但要拿毕业证,基本规则还是要遵守的。

    我找了一家小诊所,随便打了一针,确实舒服多了。

    回去后,又开始睡觉,一直睡到下午四点多,这才起床。

    坐在床头,看着窗外逐渐昏黄的天空,感觉生活浑浑噩噩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有惆怅,但也有庆幸。

    ……

    晚上去D栋上班,发现刘斌还没来,我给他打电话,他说还得请一天假,让我一个人晚上注意点。

    我莫名有些烦躁。

    注意点?

    注意他的恶作剧?

    本来还想问一下他昨晚的事,没想到他今晚依旧不来。

    心虚?

    呵,我就不信他一辈子都不来上班。

    十点多。

    我看了会儿电视,然后出去巡逻。

    一个人巡逻的滋味很不好受,每每听到病房里传来的各种绝望的哭泣声,心情就变得十分压抑。

    有时候我真想进去劝一劝他们,但往往还没进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住在这种遮天蔽日的地方,早就失去了希望,我又能劝他们什么?

    来到四楼,路过404的时候,我身体本能地紧绷了一下,很快走了过去。

    “大夫,我要投诉!”

    402病房走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病人,捂着鼻子,一脸焦躁的模样。

    他们习惯叫守夜人为大夫,我也懒得纠正,说:“投诉什么?”

    “隔壁有臭味,太臭了,一晚上都睡不着!”

    “臭味?”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也闻到了一点。

    “是啊,臭死了,从昨晚开始,就有臭味,现在越来越臭了!“

    “是不是有人在里面上大号啊?哎哟妈呀,太臭了!”

    又有几个病人从病房里走出来,跟我抱怨道。

    我让他们稍安勿躁,然后像条狗一样,路过一个病房就嗅来嗅去,企图找到臭味的源头在哪。

    一个大妈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耐烦道:“还嗅个啥啊,臭味就是从401传来的。”

    401?

    我怔了怔。

    401,根本就没人住啊?

    我来到401的门前,果然一股臭味扑面而来,特别浓郁,仔细闻一下,几乎可以让人窒息。

    一个没人住的房间,怎么会有臭味?

    难道是死老鼠?

    本来我还想着等明天保洁过来再说,结果病人们纷纷表示忍受不了这股气味,强烈要求我打开401病房。

    我实在没办法,只好掏出钥匙,打开了401的房门。

    门一开,里面顿时传来一股强烈的腐烂味道,就像放了好几天的烂肉一样,我捂着鼻子,差点没吐出来。

    突然,我的目光一下子定格在了靠窗的那张病床上!

    只见床上似乎躺着什么东西,上面盖着一层白布,凹凸不平。

    难道……臭气的源头就在这里面?

    身后几个病人好奇地在围观,我胆子大了一些,忍着气味,往那病床走去。

    接着,猛地掀开——

    哗——

    我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床上是一个人,

    一个死人,

    一个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死人,

    刘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