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忘归 > 第四百二十二章 崖下沼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bequgex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刻,那石洞之上,距洞底约三丈左右之处,有一斜伸而出的平台,台上打理得甚为平坦,有一角小亭,丈许方圆,一方石桌置于其中。

    亭中二人,相对而坐,谈话间,耳边正响起阵阵的敲击之声。

    “便这般放他们走么?”其中一老者微皱着眉,朝身前的一中年男子问道。

    “不然呢?”男子神情平淡,反问道。

    “纵虎归山,终成大患啊!”老者面露忧色,叹了一句。

    “这天下,终是年轻人的,南庭宗有此奇才,亦算这神州之幸!”男子应道。

    “怕只怕,日后徒增烦恼啊!”老者犹自有些不放心,复又接道。

    “这天下,可不止神州一地,仙道断绝,你便是扫尽八荒,又有何用,世事难料啊,又哪里有长久之敌!”男子回了句,似乎对老者之言,并不甚在意。

    “这少年呢,你怎么看?”老者闻言,摇了摇头,亦不再纠结,转而问道。

    “祸兮,福之所伏,这孩子罪于乾元城,此回出山,自是凶多吉少,不过,看面相倒也非短命之人!”男子面露感慨,眼神中复有几分悲悯。

    “当年在那浮屠岛上,他无故失踪,之后一场巨变,神州正道损失颇大,不过似乎那铁剑门和天琅坊一直都未放弃寻访,他这点修为,便是出去也只是到处奔逃的命!”老者亦接了句。

    “多历磨难,亦非坏事啊!”男子突然笑了笑。

    “好罢,那就送他们离去!”老者闻言,随即起身,长袖一挥,一道青光打入那洞壁之上,随后,便见那原本空无一物的石壁,荡起了一道道水样的波纹。

    而与此同时,那石壁之外亦随之发生变化。

    站在那其上的苏迈和陆云奚二人正以剑敲石,忽见崖壁上光幕一闪,那岩石一片扭动,变戏法般伸出一条条石块,交错着直往下延伸而去,彼此之间相隔不到一丈。

    “云奚,这怎么回事?”苏迈见状,面露喜色,但一时间却又有些不可置信。

    “难不成,是我们无意间,将这石壁上的机关打开了么?”陆云奚亦有些疑惑,望向脚下的石阶,一脸错愕。

    “应该是的!”苏迈应了一声,随后又道:“先生之前,有提过这石阶之事么?”

    “没有,他只说自这崖壁爬下去,至于如何下,却未细说!”陆云奚应了句,随后复道:“此处已无路可走,若不能使用灵力,便无可能再往下,唯一可能,便是这些石阶了。”

    “只怕先生早已知晓,故命我们下来,这些石阶,应是可行之路,我去看看!”苏迈复将那黑剑收起,握紧那烟霞紫绫,便试探着,向脚下第一级石阶跃了过去。

    这突然而现的石块,看上去颇有些单薄,不过苏迈踩上去之后,倒也无甚意外发生,看上去,亦是有惊无险。

    用力踩了踩,确定其踏实可靠之后,苏迈复又向下一阶跃去,随后便招呼陆云奚如法随行。

    那长庚鸟不知是否亦有些惧怕那符阵,

    此刻紧跟着陆云奚,也不敢飞在半空,却是四脚着地,小心地跃了过去。

    这石块间隔不到一丈,对寻常世人而言,或许颇有些困难,苏迈二人虽不敢使用灵力,但毕竟修行多年,这身形却很是轻盈,故而一路而下,倒也未生出甚意外。

    如此越级而下,苏迈粗略数了数,近半个时辰过去,二人已跳过逾百级石阶,而崖底之下,却依然看不到头。

    放眼望去,灰蒙蒙一片,也不知是云是雾,头顶脚下,竟是同一光景。

    “云奚,先生可曾提过,这断崖到底有多深?”苏迈立于一条石之上,斜倚在那崖壁上,歇息片刻,突然问道。

    “未曾!”陆云奚回了句,随后又四处望了望,亦觉有些奇怪,二人此刻便如在半空中一般,随着不断下攀,那来时之路却早已不见,那些诡异的石块,亦消失于山壁之中。

    除了不断向下而行,却是再无路可退。

    “奇怪了!”苏迈亦抬眼朝头顶望了望,眉头紧锁,眼神有几分疑惑。

    “有何奇怪?”陆云奚闻言,忙问道。

    “我总感觉这些石块,像是有人在背后操控一般!”苏迈回了句。

    “你是说,有人在暗中盯着我们?”陆云奚闻言,面色一变,语气中很是惊讶。

    “若按先生所言,这崖壁之上的符阵很是厉害,并叮嘱我们不可使用灵力,那自是非同小可,我怎么也不信,凭我们随意在那石壁上凿几下,便能将这石梯打开,除非,有人故意放我们离去!”苏迈略一思索,随后便道。

    “这么说,也有此可能,不过这岛上除了墟里的村民,便只有先生一位修士,我们在这岛上数年,亦未发现有外人出现,若真有人操控,那又是谁呢,自不可能是先生所为!”陆云奚接道。

    “这也是我不解之处,若说真有别人隐于此处,以先生之修为,不可能一无所觉!”苏迈复回了一句。

    以他所知,,若真有人在此布阵设防,想要瞒过先生,几乎不太可能,况且这么大动作,绝非一时之功。

    除非,先生亦清楚此事!

    “莫非,先生有甚事,瞒着我们?”陆云奚望了苏迈一眼,面有疑色。

    苏迈沉默片刻,看神情,极不愿相信会有如此。

    先生在他眼中,乃是风光霁月的隐世高人,这三年多来,对他恩深情重,可谓亦师亦友,他自然不信,先生会在他们背后,做些甚事。

    “不管这背后是否真有人操控,只要我们安然离去,此间之事,便再无干系,反正也不会再回来,随他去吧!”沉默片刻,苏迈突然说道。

    陆云奚点点头,她虽心中有疑,但眼下有更重要之事,只要能离开此地,别的,她也懒得去关心。

    片刻,二人便复起行。

    如此又向下行了数十丈,前方依旧看不到有甚异样,不过,当苏迈再欲往前跃去时,却觉手中的紫绫一紧,却是陆云奚将他拉住。

    “怎么了?”苏迈忙转过向,朝身后问道。

    “你可闻到有甚味道?”

    陆云奚鼻翼微动,随后说道。

    “味道?”苏迈先前并未有何感觉,闻言忙闭上眼,深吸了一气。

    “好像……有股臭味!”少顷,便听其说道。

    “嗯,像是腐臭!”陆云奚点头应了句,顿了顿,复道:“看来,这崖底快到了!”

    “没错,有气味飘来,说明这底下有东西!”苏迈应了声,面有喜色。

    “快到崖底,这崖壁上的符阵就不再起作用,待我先去探探!”陆云奚接道。

    也未等苏迈回应,便见她身形一闪,举步之间,复向下落去。

    脚尖在那石块之上借力一点,兔起鹘落,很快便不见了踪迹。

    那长庚鸟似乎很好热闹,见状,亦跳跃着,如飞而去。

    留下苏迈一脸惊讶,想要追上去,却又无此身法,只好望着手中飘荡的烟霞紫绫,苦笑不已。

    犹豫片刻,苏迈亦只好独自跃行,小心翼翼地向下而去。

    约过了不到一刻,便见崖底白影晃动,很快,陆云奚便折返了回来。

    “怎么样,是甚情况?”苏迈见状,忙问道。

    “崖底便在这下面约五十丈之处!”陆云奚稳住身形,回了一句。

    苏迈朝下望了望,随后忽觉有些不对。

    “那蠢鸟呢?”随陆云奚一道而去的长庚鸟,此刻却未随之而回。

    “我让它去四处侦察下!”陆云奚应了声,随后又道:“这底下是一片沼泽,有不少鸟兽尸骸散于其中,先前那腐味便自此而出。”

    “难怪……”苏迈应了声,复又接道:“那崖底,可有危险?”

    “暂时还未发现,不过应不简单!”陆云奚接了声,随后伸手朝半空一招,苏迈手中的烟霞紫绫如活了一般,朝她飞去。

    只听得一声“走罢!”,苏迈便觉身子如飞而去,陆云奚脚尖轻点,很快,便落到崖底之下。

    苏迈脚未落地,便觉有股极重的臭味涌来,夹杂着腐肉味,还有一种说不出感觉的腥臭。

    二人落在一片稍干燥的草地之上,抬眼望去,无数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水洼铺满崖底,再远处,便是一片丛林,看不清有甚东西。

    “这水洼之内,不会有甚吃人的妖物吧?”苏迈望了片刻,笑着朝陆云奚问道。

    “不好说啊!”陆云奚神秘一笑,轻回了一句。

    “眼下已到崖底,想来那符阵应已无碍,赶紧把那鸟儿叫回来,载着我们过去罢!”苏迈见状,不知她所言是真是假,心想着,反正有那长庚鸟在,让它隐着身,飞出去,自然没事。

    陆云奚点点头,正欲说话,却听得耳边突然传来叫喊声。

    “有声音!”苏迈亦很快听到。

    “像是长庚在唤我们!”陆云奚侧耳倾听,随后道。

    “它好像在喊救命!”不待苏迈回应,陆云奚突然面色一变,急道。

    “快去看看!”苏迈脚步一动,便欲向前。

    “随我来!”天渊剑应声而去,陆云奚一拉苏迈,便跃了上去。

    因不知这半空之中,是否会受那符阵影响,故而她亦不敢飞得太高,在距地面数丈之地御剑而行。

    剑光一闪而过,二人身形亦急飞而去,脚底下,那一片片的水洼亦急速向后退去,看上去,并无甚凶险。

    fpzw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